作者 尼尔•梅诺丝和纳阿玛•梅诺丝
翻译 Amit(天佑)
审校 Dan & 邹云鹏

我们之前介绍了犹太传统里的一种看法,关于世界第一个人,他是由两张脸、男女两性器官以及一个身体所组成的,他同时是一个完整的男性和女性,但两部分是背对背连接着的。我们解释过,这是为了修复夫妻关系而做的比喻。

我们伴侣的脸,表露着其深奥的内心,而内心很多时候是不容易被看见的。故唯有双方都来承担“面对面”的责任,才可能找到彼此的脸,进而专注地用感情体察对方。离开了起初我们所习惯的“背对背”状态,我们甚至会发现伴侣的全新面孔。

从无意识到主动选择

关于最初的“两张脸”的人,拉比Moshe Ben Nachman (1194–1270) 提出了个很有趣的问题。假如说,神如果没有把世界第一个人分开成为两个独立的人,那他该怎么繁殖呢?

这个问题看起来很奇怪,因为我们一般认为这种故事只是比喻而已,但是这位拉比很看重它。确实,他的解答和问题一样有意思:两面的人的繁殖应该会是自动的,就像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系统自动运作一样,不需要经过互相寻觅、选择、追求,以及认识的过程。

这位拉比要表达的一个重要观点是,生命的繁衍最初是自动和无意识的——这恰恰是要分开他们的原因。两个人“背对背”连接在一起便缺乏独立选择的环节。“那人独居不好”,所以,“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 (《圣经•创世记》2:18)。 人们从此需要彼此面对面地站着,从茫茫人海里,寻觅并选择出神为自己安排的配偶,并好好地面对他/她。

从例行公事到用心用情

拉比的诠释不是一种解读游戏。他的目的是教我们关于亲密关系很深奥的一课。“背对背”代表我们都熟悉的一种状态:亲密关系进入例行公事般重复的循环,在里面我们的每次见面变成稀松平常、重复和无意识。

在这个状态里,我们重复同样的口头语和动作,就像呼吸系统自动运作一样,忘记了怎么从这个活动中得到兴奋。我们不再真实地看对方,尤其是在私密层面,一旦关系变成全自动的,在本该存在最坦诚的相见和精神连接的地方,就有了隔阂和距离。

如果你们已经处在这样的状态,那就需要像创世记里的故事那样,从“背对背”调整到“面对面”。换言之,例行公事的生活状态需要变成积极地追求,像起初一样摸索同对方的关系。

“面”比“背”好,是因为脸上有很多独特的细节。专心地看对方的“脸”,让我们发现他/她每天会发生变化,看到我们的配偶每天其实都有新的脸。所以,在每次见面时,都要重新寻找对方的脸,重新读他/她脸上所写的内容。这样一来,与对方在一起,就从别无选择变成了每时每刻都在选择,每天都会成为一场柴米油盐里的新婚

作者介绍

尼尔•梅诺丝和纳阿玛•梅诺丝

尼尔•梅诺丝和纳阿玛•梅诺丝

尼尔和纳阿玛•梅诺丝是一对儿优秀的夫妻,他们都是犹太智慧和哈西德主义的老师。他们有不少关于犹太心理学的著作,同时也讲授相关的知识。

有时他们的工作一起完成,有时各自分开关注自己的方面。目前他们居住在耶路撒冷,有六个孩子。他们知道中国的小伙伴在阅读他们的著述非常高兴,我们也会向他们转达朋友们的反馈。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

关于博主: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目前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希伯来语部就职。他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是“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