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从五旬节的名字“Shavuot”——字面意思是“周的节日”——解释了其与逾越节的联系,《托拉》文中也用此来表示五旬节。在中世纪犹太教士写作所用的希伯来语中,因为和紧随住棚节的圣会节(Shemini Atzeret)类似,五旬节又被叫做Atzeret。但不像圣会节紧接在住棚节的最后一天,五旬节和逾越节相隔七个星期,但这两个节日有着相同的含义:总结和强调前一个节日的意义。

逾越节的意义简单明了:这是一个自由、庆祝以色列开始存在的节日。因此,逾越节提出了关于自由的重要性的问题,特别是在《出埃及记》。自由最主要、最基本的意义是解除枷锁和束缚。但就其本身而言,这只是创造了一个没有身戴枷锁的存在,没有任何内在内容。即便是出于最大的好意,也不能把没有自由意志的一件东西或一个人解放出来。我们可以切断拴住椅子的链条,但椅子并没有得到自由,因为自由意味着内在的意志和渴望。以色列的儿女们一离开埃及,就从奴役中解放出来,但还没有形成自己的意志。况且,在沙漠中流浪的头几个星期,他们尚未摆脱人间的悲欢离合:他们经历了饥饿和干渴,也终于明白不是所有的愿望都能实现。尽管他们在沙漠跋涉时处处有神的保护,但几乎没有自己的意识。就这点而言,可以把以色列人比作一个幼婴,只能感知存在的最基本的感情。

在这段找寻意义、试图形成意识的混沌期结束之时,神将《托拉》授予了以色列人。事实上,五旬节不仅标志着这个原始、幼稚时代的结束,而且还过渡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阶段。没有《托拉》的《出埃及记》就像没有自由的解救,是在漫无目的地打破枷锁,虽然结束了奴隶生活,但没有自由。毫无疑问,《托拉》的授予是犹太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不仅为《出埃及记》还为所有犹太人的生活赋予了意义。从此,大框架开始形成,整个犹太民族都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我们的圣贤指出,虽然五旬节是庆祝《托拉》授予的节日,神在那天把完整的《托拉》赐予我们,但这不是一个庆祝我们接受《托拉》的节日。顾名思义,接受《托拉》就是个体和国家把对《托拉》内容的意识、志向和目标以及内心的接受转化成我们思维、经验和抱负的一部分,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是几个星期、几个月或几年就能完成的,而是需要许多代人的努力。这个过程也不会同时发生在每个人身上。因此可以说,无论是作为个体还是国家,世世代代的犹太民族仍处于接受《托拉》的过程中。这是我们存在的最大挑战,要想克服并不容易。确实,并非人人都能用理解或宁静和快乐的心态去接受《托拉》:有人是出于深刻狂喜的经历,有人则是怀着找到了解决方案的喜悦之情,还有很多人只是步履沉重地蹒跚前行,但我们都是同一挑战中的组成部分。

于是,五旬节奠定了在三大朝圣节日中的独特地位。逾越节除了有特别的仪式外,还有专门的食物;住棚节有很多仪式,在苏克棚中生活也形成了诸多限制。但在三大朝圣节日中,只有五旬节只持续一天,而且没有特别的仪式。这是因为五旬节本身就是通向其他事物起源的大门。也许这就是神在一个不是地方的地方和不知何时的时间授予《托拉》的缘故,前者只是沙漠中一个模糊的点,而至于后者,《托拉》中没有任何关于《托拉》切确授予时间的记载。事实上,《托拉》甚至没有在任何地方说明五旬节就是授予《托拉》的时间!这个节日表达了《托拉》如何被授予生活在时空中的人类,而《托拉》本身是不受时空限制的。《托拉》的授予就像一条从天堂伸到人间的“袖子”,它在人间短暂停留后,以色列儿女受到召集,用完全不同于我们存在的超现实记录这次相遇,并把它融入到自己的生活中。这不是简单的功绩。事实上,数千年来,无论是作为个人还是一个国家,我们一直面临着这个问题:在我们存在的现实中,我们如何能获得永恒的自由、成为“祭司的国度”的国民?作为上帝的“特别宝藏”,这个国家自始至终都在努力成为圣地。

——————

相关阅读:

五旬节——启示人珍惜当下的神圣

好奇的犹太人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