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1924年开封犹太人留影。

 为1924年开封犹太人留影。

丝绸之路与开封社团

中华民族与犹太民族同为具有深厚历史与文明的两大民族,两者之间有着悠久的友好交往史。中国人与犹太人之间最初直接交往的证据由于缺乏史料记载和实物证据难以确切界定,但是可以肯定在汉代就有不少犹太人通过丝绸之路经由中亚、西域来华从事经商活动。并且,在唐朝宋朝的时代也有不少不少犹太人通过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抵达中国进行贸易。在古代来华犹太人当中,开封犹太人是最大规模的群体。经过漫长的文化调适之后,开封犹太人最终融入中华民族大家庭,但是并非是因为反犹主义使犹太人强行改宗。现存史料表明开封犹太人与当地汉族回族和睦相处,这也是中犹两大民族之间友好交往的历史见证。

鸦片战争之后的犹太商人

大卫·沙逊和他的三个儿子。

大卫·沙逊和他的三个儿子。

在1840年前后,一批新的犹太人来到了中国,这批犹太人主要是从中东、南亚地区来华经商的东方犹太人。他们是从海上进入中国,目的是从事商业贸易,首先抵达的是广州、香港、上海等地。鸦片战争前后,凭着对中国市场巨大前景的敏锐判断,大卫·沙逊果断将商业活动拓展至上海,成为近代第一位进入中国市场的犹太商人。沙逊家族在香港、上海等地影响力巨大,被誉为“东方的罗斯柴尔德家族”。

沙俄迫害

1905年敖德萨迫害活动之后的犹太人。

1905年敖德萨迫害活动之后的犹太人。

19世纪末期,在沙俄爆发了新一波迫害犹太人的浪潮,这次迫害的起因是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被暗杀,有人指证是犹太人所为。于是在全沙俄范围内兴起了针对犹太社区“报复性”的迫害,大量无辜犹太人房屋被摧毁,人员亦有伤亡。这次迫害时间长达3年,具体损失难以统计。而在1903年,爆发了另一次针对犹太人的屠杀事件。自1903年到1906年,在犹太人反抗迫害活动中,有至少2000名犹太人被杀害,伤者更是不计其数。几次迫害活动使得沙俄的犹太人大量外逃,在1880-1914年之间,有超过200万犹太人逃离的沙俄移民到英国和美国。

哈尔滨接纳犹太人

由于19世纪末犹太人在沙俄的生活日益艰难,收到的迫害和制度化的反犹主义越发严重,许多犹太人接着修建中俄铁路的机会成功的逃离到了中国,一部分定居在满洲里,而大部分则选择在哈尔滨定居。而沙俄因为不断有针对犹太人的迫害活动,以及之后的一战及布尔什维克革命造成社会动乱,有越来越多的犹太人逃到哈尔滨。由于中国并没有反犹主义的传统,所以犹太人移居到中国之后终于能够过上远比之前幸福的生活。1920年至1929年,移居哈尔滨的犹太人已达2.5万人,哈尔滨俨然成为东亚最大的犹太人聚居中心和精神中心。

哈尔滨的犹太国民银行。

 哈尔滨的犹太国民银行。

纳粹德国迫害

水晶之夜后的犹太街区。

水晶之夜后的犹太街区。

自中世纪以来,欧洲一直盛行宗教上的反犹主义,德国也不例外。而在一战德国战败之后,但坚决信奉日耳曼民族最强的民族主义者始终不肯承认失败,他们把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失败归咎于犹太人。并且希特勒上台后,疯狂煽动反犹情绪,并且从制度及法律层面上给迫害犹太人提供合法性。自1933年起,德国纳粹党开始了独裁执政,开始大规模的反犹活动,并且撤销所有犹太裔公务员的职位。在1935年通过的纽伦堡法案剥夺犹太人的德国国民权利。1935年通过了两部反犹法,《德意志帝国公民法》和《德意志血统和荣誉保护法》。《德意志帝国公民法》中规定:只有日耳曼民族或与日耳曼同宗血缘的人才是帝国公民,犹太人以及吉普赛人已不再是帝国公民。《德意志血统和荣誉保护法》规定犹太人的贱民地位,使之成为“不可接触者”:禁止犹太人与日耳曼民族等所有非犹太人通婚。

针对犹太人的迫害在1938年开始达到高峰,1938年11月9日,戈培尔指挥德国各地的冲锋队烧毁了191座犹太会堂,彻底摧毁7500家犹太商店。犹太社区满地都是碎玻璃,这夜被称为“水晶之夜”。事件中发生了680起受害者自杀事件,三万多犹太人被抓进集中营。随着纳粹德国入侵波兰,第二次世界战争爆发,越来越多的犹太人处于德国的控制之下。这些犹太人先是被限制行动到隔离区,随后运到集中营,在1942年的万湖会议落实“犹太人问题的最后解决方法”以后,纳粹德国开始用这些集中营来杀犹太人。整个二战期间有大约600万犹太人被屠杀。

上海收留犹太人

上海虹口弄堂的犹太人。

上海虹口弄堂的犹太人。

在1938年的“水晶之夜”后,犹太人的处境日益艰难,并且在1938年以后,很多国家都不再接受犹太人移民了。越来越多的犹太人被强制关进隔离区甚至集中营,而纳粹当局要求只有拿到前往他国的凭证才能离开德国,这个时候中国成为了这些犹太人唯一的选择。中国上海当时是自由港,不需要签证。但是,刚刚经历过淞沪会战的上海满目疮痍,并不是理想的转移地。但是在德国形势不断恶化的情况下,犹太人也没有太多选择。这批犹太人主要来自德国、奥利地、捷克、波兰等德国占领国家,起初他们选择海路,海路被切断后,他们又从陆路经过苏联到海参崴,通过日本领事的帮助,他们拿到过境签证,可以在日本短暂停留三个月,之后申请美国签证。可是,美国拒绝了他们,于是这些人也到了上海。约有20000名犹太人曾来到上海避难。直到1943年,日本占领当局将“无国籍难民”强制迁入虹口隔都,犹太人已经趋于平静的生活才被打破。然而等到日本战败,胜利的阴影却是欧洲亲人们惨遭屠杀的噩耗纷纷传来,避难上海的犹太难民才真正意识到,上海在他们生命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何凤山

何凤山照片及他所发放的签证。

何凤山照片及他所发放的签证。

何凤山是中华民国外交官,因在二战初期拯救过数以千计的犹太人,联合国誉其为“中国的辛德勒”,并获得被以色列政府授予国际义人。在1938年水晶之夜后,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逐步升级,犹太人为避免被抓入集中营,必须获得外国签证逃离欧洲,于是成千上万的犹太人奔走于各国使馆之间申请签证.在当时一张签证就可以拯救一条生命,因而被称为“生命签证”。但1938年7月6日在法国埃维昂莱班召开的国际难民会议上,与会的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爱尔兰和新西兰等32国均拒绝接受犹太移民。此时何凤山基于人道主义立场,不顾上司驻德大使陈介的反对,在中华民国驻维也纳领事馆向数以千计的犹太人发放了“生命签证”。从1938年到1940年5月何凤山奉调回国,2年间他共签发多少张“生命签证”其准确数字已无从统计,根据已找到的签证看,一份1938年6月的签证的号码为200号,另一份1938年10月27日的签证号码为1906号,也就是说半年间他共签发了近2000份签证。纳粹当局也以总领事馆原属于犹太人房产为由,将总领事馆没收。而在国民政府又拒绝出资租房后,何凤山自掏腰包在约翰内斯巷22号租下一套小公寓,把总领事馆搬到那里,继续坚持发放签证。为了纪念何凤山在二战中拯救犹太人的壮举,2001年以色列政府在耶路撒冷为何凤山建立纪念碑,碑上刻着“永远不能忘记的中国人”。目前正在热播的电视剧《最后一张签证》,剧中的男主角普济州的原型就是何凤山先生。

潘均顺

以色列政府所设《国际义人碑》,潘均顺的名字在其上面。

以色列政府所设《国际义人碑》,潘均顺的名字在其上面。

潘均顺的名字可能不如何凤山那样熟悉,然而却是以色列评选的“国际义人”中的第一位中国人。潘均顺生于1889年,于1916年前往俄国从事劳动业。由于1917年俄国革命爆发的关系无法回国,起先居住于莫斯科,1936年搬至乌克兰哈尔科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潘均顺于德军占领乌克兰哈尔科夫后,在亚历山卓(Alexandra)、米特罗凡·巴巴耶夫(Mitrofan Babaeva)和那杰斯达・波佩尔纽卡(Nadezhda Popelniuk)的协助下,藏匿一名逃出德军封锁区的犹太女孩卢德米拉·根里希夫娜(Ludmilla Genrichovna。由1942年1月至1943年8月23日的德军占领期间,潘均顺一直庇护著他,并且在战后继续抚养他并使其受教育。

植根与内心的友好与感谢

1-9

正是经历了二战时的苦难和绝望的境地,有越来越多的犹太人才意识到拥有一个独立的国家的重要性,也会更加珍惜同在战争期间向犹太民族伸出援手的中华民族的感情。以色列前总理奥尔默特曾表示,“我对中国的感情是根植于我心里的,不光我祖父母,我父母也曾经居住在哈尔滨。我非常了解中国这个伟大国度的历史,我家的根实际在中国。”2015年,以色列驻上海总领馆特地拍摄了一部公益宣传片《谢谢上海》,以表达以色列人民对中国人民最真挚的感谢。宣传片的最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现身表达感激之情:“我们永远感谢你们,永远不会忘记这段历史。谢谢!”

——————

关注微信订阅号:以色列创新(zhongyichuangxin)INNONATION将为你带来最权威、全面的以色列高科技公司数据,最新中以跨国投资案例,帮助中国企业和投资方自由高效的连接以色列科技和创新生态系统。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