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以色列时报》报道,特朗普的过渡团队已着手探讨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走的后勤问题,并考察新的选址地点。特朗普的高级助手凯利安·康威表示,迁移大使馆是当选总统特朗普“非常优先的事项”( a very big priority)。把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是特朗普竞选时所做的承诺。大家一般都把这种承诺当作候选人的竞选策略,而对他当选后是否真会兑现承诺将信将疑。因此,康威上述表态,让人觉得在迁馆这事上特朗普是要动真格的了。要知道康威在特朗普圈子里可不是一般人物,她是特朗普的第三任、也是最后一任竞选经理,有媒体评论说特朗普能在民调大幅落后对手希拉里的情况下,奇迹般翻盘并最终赢得了大选,康威是其中最为关键的人物之一。因此从她嘴里说出的关于特朗普的执政想法可信度相当高。此外,特朗普提名的新任驻以色列大使戴维·弗里德曼也说,他期待在耶路撒冷的美国使馆开展他的工作,这似乎也印证了康威的说法。

但特朗普真会这么做吗?现下做结论还为时过早,因为,这并非一个简单的搬迁问题,而是牵涉到巴以分歧的焦点之一,即耶路撒冷归属问题,是否“迁馆”,特朗普要考虑的远不止所谓后勤、使馆选址这些具体事项那么简单,他最重要的考虑是“迁馆”会产生怎样的的后果。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占领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东区,以政府宣布耶路撒冷为永久的不可分割的首都。然而,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耶路撒冷东区和约旦河西岸是以色列1967年战争后的“被占领土”,并不承认以色列单方的观点,因此,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以色列建交国都将使馆设在特拉维夫。

1995年,美国会众参两院都以压倒多数(参院93–5,众院 374–37)通过了“耶路撒冷使馆法案”。法案说,一国有权选择某地作为首都的权利,而以色列已选择耶路撒冷作为其永久首都。因此美国应当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并且应在1999年5月31日前在耶路撒冷设立驻以色列大使馆。不过法案还有一个豁免条款,规定美国总统有权基于国家安全考虑,在提前通知国会后将法案推迟6个月执行,并且可以在期满后继续延期。

法案虽已经通过,但作为行政部门的总统及其内阁要付诸实施却顾虑重重。在巴以没有达成一致,国际社会也没有就耶路撒冷归属形成共识的情况下,将大使馆搬到耶路撒冷会招致巴勒斯坦方面以及阿拉伯以致整个穆斯林世界怎么样的激烈反应,实在是后果难料。更何况,包括美国的盟友在内的其它国家也都是把使馆设在特拉维夫,华盛顿如果自己把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还有可能破坏自己和盟国的关系。种种考虑之下,“使馆法案”通过后的历届政府,无论民主还是共和党,从克林顿、小布什到现在的奥巴马,都无一例外地利用法案的豁免条款,以一个“拖”字诀应付。本月早些时候,奥巴马总统刚签署文件,以国家安全利益为由,再次将执行“耶路撒冷使馆法案”的期限继续延长6个月。

对于“迁馆”的敏感性,相信即使是“缺乏政治经验”的特朗普,也不会不明白。所以,特朗普虽然竞选时对奥巴马的中东政策,伊朗核协议、叙利亚内战、对巴以关系的处理方式等等,都进行了猛烈批评,然而,在真正入主白宫后,特朗普也绝不会一股脑把奥巴马的政策全部推翻,而是会对对奥巴马的政策做出全面评估,该否的否,该改的改,该留的还得留,在此基础上制定自己的中东政策。虽然大家对特朗普的中东政策会是什么样还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无论什么政策,要想顺利推行,都必须以尽可能保持巴以局势稳定为前提,而搬迁使馆则必定会破坏巴以局势稳定,造成巴以对抗。实际上,巴方已对康威和弗里德曼的言论发出了警告。巴勒斯坦首席谈判代表埃雷卡特说,任何将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的企图都会摧毁和平进程,并使本地区陷入混乱、无法制和极端主义状态。

对于巴方的警告,特朗普恐怕不能等闲视之。如果特朗普贸然决定“迁馆”,用不着巴政府“煽动”,巴勒斯坦人的各种抗议和暴力袭击必定大量出现,甚至可能演变成又一次阿拉伯人“起义”。这种情况除了给特朗普推行自己的中东政策增加阻力外,没有任何好处。而且,是否将使馆迁到耶路撒冷并不是中东问题的关键,目前也没有必要非去碰触不可。因此,不管“迁馆”是特朗普心目中多么“优先”的事项,短期内他似乎不太可能冒着挑起冲突的危险做此决定。

那么康威有关“迁馆”的表态 ,并不代表特朗普本人的意思,而只是她自己的看法吗?那也未必。以她的身份,她对媒体表态肯定会先跟特朗普打招呼的,甚至她说的这些有可能就是特朗普授意的。

特朗普这么做一是为了向支持他的选民们表示他一定会履行竞选承诺,也在全国人民面前树立言必信、行必果的强有力的总统形象,这种形象对于弥合大选后美国社会民意的分裂、争取那些对他怀有强烈敌意的民众或许能起到一定作用。更重要的一点,特朗普是要赢得国会的支持,而这种支持对于他今后的执政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与历届民主、共和党内阁都不愿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官方立场相反,国会中主张承认耶路撒冷为首都的两党议员人数却是占有多数。今年早些时,部分共和党参议员还提出议案,要求修改“使馆法案”中的总统豁免执行条款,以改变长期以来总统一直推迟执行搬迁使馆的情况。而特朗普通过康威这样高级别的助手出来表态,就是为了让议员们相信,对迁馆问题,他不会延续前任总统的做法,而是打算执行“使馆法案”了,告诉大家他都已经准备采取选址、考虑搬迁后勤这样的具体行动了,表明他的承诺决不是说说而已,以此赢取这些议员们的好感和信任。今后无论提出多么好的政策,没有国会的配合,都难以顺利实施。

一方面担忧搬迁使馆引发无法预计的动荡,一方面又希望争取国会今后的支持,特朗普要作决定的确很费思量。目前为止,对于是否搬迁使馆,他并未有过正式表态,大家都好奇他自己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他在此事上到底作何打算。他的过度团队发言人杰森·米勒的表态是:当选总统特朗普坚定承诺将把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但是,搬迁之事“没有时间表”。发言人应该是可以正式代表特朗普的立场了,特朗普在此问题上究竟怎么打算,也许可以琢摸出一点味道来。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