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一个名字【拉比读经】

圣经段落《民数记 1:1 – 4:20 》

作者 拉比雅科夫•纳根 (以色列)
翻译 利维
编校 邹云鹏,天佑(Amit)

犹太传统认为,对国家做人口统计是一种严重的罪孽,正如我们在大卫王的故事里所见的那样:

“大卫就吩咐跟随他的元帅约押说:‘你去走遍以色列众支派,从但直到别是巴,数点百姓,我好知道他们的数目’”(《撒母耳记下》24:2)。约押,这位大卫军队的头领试图劝阻大卫王,但显然没用。最终,大卫为他自己所行的事后悔:“大卫数点百姓以后,就心中自责,祷告上帝说:‘我行这事大有罪了。上帝啊,求你除掉仆人的罪孽,因我所行的甚是愚昧’”(《撒母耳记下》24:10)。

此外,统计人口是被人所“厌恶”以及“神不喜悦”的,正如《妥拉》上所说的那样:“惟有利未人和便雅悯人没有数在其中,因为约押厌恶王的这命令。神不喜悦这数点百姓的事,便降灾给以色列人”(《历代志上》21:6-7)。

人口统计让一个人成为数字,一个统计学上的数据点,它剥夺了这个人的个人价值。大卫进行人口统计,以确定他在这个国家拥有多少“刀”。在某种程度上,个人价值仅服从军事上的评估,以便服务于这个国家的统治者。

有位医生必须为一个孩子做一个危险的手术。在手术前,他问孩子的父亲:“这是你唯一的孩子吗?”那个父亲回答说:“是的”。”接着他又补充道:“我还有另外四个孩子在家里。”这样的回答并不矛盾,因为对这个父亲来说,无论他有几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是他唯一的孩子。

上世纪最大的犯罪莫过于对人的生命进行某种数学统计。在匈牙利裔英籍作家亚瑟•库斯勒所著《正午的黑暗》一书中,库斯勒宣称,这种数学统计的背后是某些政权的扭曲逻辑——为了让十亿人拥有更美好的明天,今天必须杀死一百万个人。这种将人变成统计数字的做法剥夺了每一个个体的人性。更有典型事例如,在二战针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中,纳粹在犹太囚犯的前臂烙刻上数字编号。

或许,冷冰冰的数字比一个个鲜活的名字更易操作也更有效率,但别忘了,生命中有比效率更重要的东西。

上帝晓谕所行的人口统计 VS 人为目的的人口统计

本周的圣经段落讲述的是上帝晓谕摩西对以色列人进行人口统计:“以色列人出埃及地后,第二年二月初一日,上帝在西奈的旷野、会幕中晓谕摩西说:‘你要按以色列全会众的家室、宗族、人名的数目,计算所有的男丁…’”(《民数记》1:1-2)。

为何上帝晓谕摩西所做的人口统计,而当这事发生在大卫王那里便成了罪孽?其中的不同,根据拉熙 (见文后注) 的解释,乃是因其背后的动机。拉熙注释说,上帝让摩西统计以色列人,是因为在神看来,“每个人以色列人都是珍贵的,以至于祂需要时时统计清点”(见于拉熙对《民数记》1:1的注释)。换言之,神的人口统计是缘于对以色列的爱,而大卫王的人口统计则纯粹是功利性的。

此外,在我们的圣经段落里,人口统计的本质是不同的:“你要按以色列全会众的家室、宗族、人名的数目,计算所有的男丁…”(《民数记》1:2)。这里的关键词是“人名”,它们总是出现在对十二支派的每一个人的描述中。《妥拉》强调人口统计的本质并非是基于数字的和匿名的,而是按每个人的人名统计在内,人口统计的意义在于传递每个人的价值,无论是作为个人,或是作为他们所在家室或宗族中的一员。

《妥拉》对人口统计的描述还教导我们,人口统计的目的是为了加强每个个体的独特性,丝毫不会减少个人的价值。当神晓谕摩西进行人口统计时,《妥拉》的遣词造句颇为微妙:“se’u et rosh kol adat Yisrael”,字面意思为“举起整个以色列会众的头”,这表明统计的目的在于抬高人的价值。

而在基于人为目的的人口统计中,只有最后的那个数字是重要的,人类没有能力在清点人数时将每一个鲜活的人名联系在内。在《妥拉》里,以色列后裔的数量往往会比作星辰:“我要加增你的后裔,像天上的星那样多”(《创世记》26:4),上帝不仅可以清点星辰,祂还能联系它们的名:“他数点星宿的数目,一一称它的名”(《诗篇》147:4)。

在上帝所行的人口统计中,个人的价值是被强调的,永不会消失于数字中。显然,将Bamidbar翻译成“民数记”,译辞之间,已完全失去了(犹太传统里)人口统计的真正精神。

相同的献祭,不同的献祭者

下周的经文段落将描绘十二支派首领的献祭,有不少于七十二节的经文专门用于描绘这些献祭,平均每六节描绘一个首领的献祭。奇怪的是,每个人都会带来同样的献祭,为什么律法要将相同内容的段落重复十二次?

在我们之前的讨论中,我们得到了启发。虽然献祭是相同的,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每个人的献祭都有独特的价值。当两个人给出同样的礼物,每个礼物所受也均不同,这取决于每个赠予者的个性。《妥拉》希望告诉我们的是,每一个献祭在不同的人奉献的过程中均是独特的。同时,尽管每次献祭都是相同的,但每个奉献的首领名字却被着重强调,这告诉我们,我们不仅需要问“所行何事”,还必须问“行者是谁”。

注:拉熙 (Rashi) – 所罗门•本•依撒克,是法国11世纪著名的犹太圣经解读者。

拉比介绍

拉比雅科夫•纳根

拉比雅科夫•纳根(1967年–)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犹太哲学博士,Otniel(俄陀聂)塔木德学校的教师。他有很多关于犹太精神、律法、哲学及塔木德等方面的论著。他积极与基督教、佛教及穆斯林的导师进行深度的交流。同时,他还研究东方哲学和理论,认为犹太教中也包含东方文化的因素。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是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他来自以色列,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