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营的三天两夜中,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在死海泡泡、美美容,也不是在En Gedi玩玩水、晒晒太阳,而是徒步五个小时走完Masada。触及了Masada高地的最东、最西、最南、最北之后,其地势的险要、气势的雄浑,以及反映出的历史的更迭、民族的自尊和个人的无畏停留在脑海,久久不肯离去。

Masada在2001年被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地处朱迪亚沙漠Judean Desert的东部边陲,靠近死海海岸,位于恩戈地En Gedi和索多玛Sodom之间,是耸立在断层崖之上的高地。凭借其偏僻的地理位置和险峻的地势成为天然的防御堡垒。

从Northern Palace放眼望去

Masada的历史主要是根据Josephus Flavius的叙述,他是一世纪著名的犹太历史学家,曾是大起义the Great Revolt(发生在公元66年至73年,主要是由于罗马帝国对犹太人的宗教压迫而引起)期间加利利犹太军队的首领,最终投诚。根据他的记录,Masada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00年左右的哈斯摩Hasmonean时期,因为考古发现了印有当时在位国王的硬币。之后在大希律王时期(公元前37年—公元前4年),希律王Herod意识到Masada在军事战略上的重要性,于是下令修建了防御工事和豪华宫殿,现在游客参观最多的正是这一部分的遗址Northern Palace。大起义期间,Masada成为犹太反抗军的防御基地,在耶路撒冷沦陷之后,约900多名犹太狂热分子(称为Sicarri)逃到Masada,在这最后的根据地反抗罗马帝国的统治。正是这一段历史使得Masada名扬天下,并且在犹太人的心目中占据了不可动摇的地位。

Northern Palace三层中的最低一层

当时罗马派出8000人的第十军团the Tenth Legion Fretensis围攻Masada,久攻不下。于是,在山下的各处扎营12座,切断粮草运输,期望城内守军在弹尽粮绝之际乖乖缴械投降。但是,亏了古人的智慧,大希律王在修建Masada的时候已经料想到这里天高地远、鸟不拉屎,于是修建了29个储藏室还有大量了储水洞,足以保证城内几年的消耗。世界上没有什么军队愿意用几年的时间等对手投降,更何况气焰嚣嚣、势头正盛的罗马铁骑。为了攻下山头的炮台,罗马军在西侧用石、土堆起一条坡度近45度的“攻城之路”Roman Ramp,将造好的塔和破城锤运上山顶,准备击碎城墙。眼见大势已去,反抗军首领Eleazar Ben Yair提议城内所有的犹太人自杀殉国,宁为鬼魂,不为奴隶。于是,他们在石头上写下每个家庭的名字,进行抽签,抽到签的,丈夫先杀掉一家老小,再自杀,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城内900多人几乎全部丧生,只有几名妇女和小孩躲在储水洞里得以幸免。所以,当罗马军队破城而入之时,大火已将所有的粮食、器物乃至尸体全部烧毁,只留空城一座。

罗马军队修建的攻城之路Roman Ramp

在罗马军队撤离之后,直到第五世纪拜占庭帝国时期,才再次有人居住于此。他们主要是一些基于宗教原因的隐士,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隐居此地,并修建了教堂。但是在七世纪伊斯兰教兴起之后,教堂不复存在。在近现代一批又一批考古学家不懈努力下, Masada再次回到世人眼前,抗争的历史使它成为犹太民族的文化标识,也成为全人类的自由宣言。

拜占庭时期的教堂

Masada不缺乏绝世美景,否则希律王不会在此建造宫殿,从Northern Palace放眼望去,土地、海洋尽收眼底,“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帝王气势激荡于胸。Masada也不缺乏文化底蕴,不同朝代的建筑遗迹于此融合,展现了壮丽的历史画卷。Masada更富有人文灵魂,对犹太信仰的坚守、对民族自由的争取、对奴役外侮的反抗谱写了不屈的自由颂歌。

城内的储藏室

通过几日的徒步,我赞叹犹太人对历史的尊重、保护和传承到何等的地步。

在任何一个景点,都会有各个年龄层的人前来参观,从小孩到老人。他们把参观当作铭记历史、传承历史的方式,保证犹太民族的认同感和凝聚力。有的父母甚至会带年纪很小的孩子参观,包括婴儿。他们不会像中国父母担心带着小孩子不方便,反而,他们认为这是对孩子从小培养很重要的方式,耳濡目染之下传递文化的认同感,挑战孩子的体能和勇气。包括很多初中生会有组织地徒步参观这些历史景点,一方面学习民族历史,另一方面,锻炼强健的体格。

徒步的中学生

除了当下人的行为方式,在朝代的更迭之中也反映出对历史、对文化由来已久的尊重和保护。在Masada,有众多的犹太会堂,它们修建于不同时期,即便是在战争期间,反抗军也没有放弃宗教生活,仍然坚持按照经典的要求规范自己的行为。在会堂之中,必然会有清洁池或浸礼池,宗教活动之前必须清洁身体的要求从来没有被放松过。

清洁池,注意黑线

对历史遗迹的保护体现在景区管理机构的极其负责。在以色列境内有66个国家公园和190个自然保护区,占以色列国土面积的20%,并且有一些仍在计划之中。所有的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均由环境部管辖的INPA (Israel Nature and Parks Authority)负责管理,他们不仅担负着景区的日常维护,还负责对公众的教育。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几个细节:在Masada的遗址上都标有一条黑线。很多人即使看到了都可能不知道那是用来干什么的。其实,黑线以下表示是考古挖掘出的原来的遗迹,黑线以上是后来修复的部分。还有,景区会有很多精致的模型,帮助游客复原历史,比如Masada的水系统非常巧妙,在Northern Palace就有这样一座水系统模型,游客可以模拟Masada的储水洞在雨天如何蓄水,直观地了解到这一系统的先进。

Northern Palace的模型

对历史遗迹的保护还体现在游客的自觉上。在我参观过的所有景点中,没有发现任何人为的破坏。相比国内随处可见的“某某某到此一游”,不得不令人肃然起敬。还有犹太朋友表示在长城上看到类似的字迹时感到很可惜,甚至无法理解。所以,国内对公众的教育实在有待加强,这不是社会、学校的责任,更多的是家庭教育的责任,我们应该向以色列的父母学习。

如果你是一个有耐心、愿意付出体力、并且喜欢历史的游客,那么以色列绝对是你的天堂。

西面城墙~

推荐两个网站:

INPA的官方网站:可以了解到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珍稀动植物的信息。

以色列旅游网站:了解到以色列境内著名的景点,包括开放时间、收费、联系电话

相关文章:

死海露营记 (一)——行程篇

死海露营记(二)——好运篇

死海露营记(三)沙漠绿洲— En Gedi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