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到了死海,一大早大家就跑到海边体验漂浮。现在发篇上次的文章。

漂在死海,一动不动,任阳光打在脸上,很惬意,那短暂的下午将长久定格在我记忆深处。2005年3月28日,在以色列采访期间,我有幸领略了死海的神奇。

但凡上过初中的中国人,都应该知道死海,那篇被编入教科书的《死海不死》实在太有名了。依稀记得当年上《死海不死》一课时,我们被勒令分析“死海不死”这4个字的结构,然后老师充满激情地启发大家:“题目中出现了两个‘死’字,‘死’海却‘不死’这一矛盾,激发了你哪些兴趣?你对这篇说明文的内容有哪些推断?”

在无穷尽的逻辑分析和总结中心思想后,本课结束,死海也离我远去,我只知道,死海在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人可以躺到海面上,即使不会游泳也可安然无恙。

死海不死到底是主谓结构还是偏正结构,至今还是糊里糊涂,但一想到马上见到死海,便莫名地激动起来。

路边石碑上写着“海平面”

死海位于以色列和约旦之间,距离圣城耶路撒冷25公里,距离以色列最大的城市特拉维夫84公里。

上午10点,我们一行5人离开耶路撒冷的圣殿山,乘车前往死海。离开耶路撒冷不远,绿色就逐渐减少,路两旁的山岭开始变得光秃,偶尔有些绿色透出,倒成了稀有品种。

不过,自然条件的恶劣没有阻挡人类的生存,阿拉伯人的一个分支贝都因人就在这一带靠放牧为生。在阿拉伯语中,“贝都因”的意思是“住帐篷的游牧者”,这也说明了贝都因人最大的特点是喜欢自由、喜欢漂泊。据说贝都因人十分好客,去死海游玩,他们的帐篷必须要去,他们会邀请你到帐篷中做客,他们会亲手为你煮上热腾腾的咖啡,但是如果你一口气喝完了,他们会认为你立马就想走,一点也不“厚道”;反之,他们会再为你续杯,请你再留一会儿。

遗憾的是,由于时间仓促,没能领略他们的热情好客。

刚过贝都因人的生活地带,司机忽然把车停在路边,来自台湾的导游张玲玲女士建议我们在此拍照留念。原来,路边石碑上写着“海平面”,从这里再往下走,就要到海平面以下了。

转过一个大弯,死海便到了眼前。以色列的官方材料说,这是一片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海域,蜿蜒于由石头山和深邃的峡谷构成的风景地带。资料显示,死海南北长75公里,东西宽5至16公里,海面面积不过1000平方公里,而且水位逐年下降,论规模,充其量是一个中小型的湖泊。

临近死海,导游带领我们参观了死海旁边山岭上的马萨达要塞。公元73年从耶路撒冷逃出的犹太人与上万罗马大军奋战了三年半,最后要塞被攻陷,960位犹太人选择了集体自杀,而不是被抓到罗马当奴隶。这里,也成了以色列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之一。

到了死海,千万不要往下跳

从那段荡气回肠的历史中走出,转瞬间到了死海岸边。吃完度假酒店的自助餐后,享受死海的时刻终于到了。

泳裤是出发前从家里带的,太阳帽也早就准备好了。一位同事忘了带泳裤,无奈下只好花20美元买了一条。好贵,差不多可以买一套劣质西装了!当然,这可不是酒店故意宰客,以色列的物价本来就高。没办法,这是一个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近1.7万美元的国家,一个普通中学教师月薪也能到1500美元。

死海位于海平面下400多米处,是陆地的最低点。它的海水比大洋的海水咸10倍,海水溅入眼睛可不是好玩的事情。因此,到死海游泳可千万不能扑通一声跳下去。

遵照导游的指点,我一步步往海水深处走,在水齐膝的时候慢慢蹲下,然后头往后靠,脚往前伸,就这样把身子拉直了。

哇赛!真的漂着啊!

轻轻滑动手臂,如同把仰泳的标准姿势放慢十倍,人就动了起来,毫不费劲。不想动了,还可以把手垫在头下面,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还可以抽支烟,也可以拿份报纸读一读。

可惜,我没带报纸,也不吸烟,眯了一会儿后,开始静静地欣赏艳阳、蓝天和四周的美女帅哥。

这一刻,犹如置身仙境,不知道世界在哪里,我在哪里,也淡忘了尘世间的烦恼。躺在这里学《死海不死》那篇课文,一定不会像当初那样痛苦。我想。

死海的泥能治病也能美容

在死海水面上晒太阳除了享受,还有好多医疗保健作用。

由于死海在海平面以下,阳光要穿过一层由海水蒸发和化学元素形成的天然滤光网,还要穿过厚厚的臭氧层,这就减少了刺目而危险的紫外线B,大大增加了日光浴的安全性。据说在这里,可以每天放心地晒上五六个小时。不过,那是理论上的,从我的亲身经历来看,大腿和胳膊都晒得很疼,而且上岸不久,随着皮肤表面水分的蒸发,白花花的盐巴结成了一层膜,感觉很是不爽。

然而,对皮肤病患者来说,死海可以说是风水宝地,1958年,这里的气候疗法成功治愈了牛皮癣,直到现在,到死海矿泉疗养地寻求治疗的人群中,牛皮癣患者依然占很大的比例。对于关节炎患者来说,死海也有独特的功效。最流行的方法是“泥袋疗法”,患者全身涂上经过加热的、含有丰富矿物质的死海泥,浑身黑黑的,煞是吓人。

以色列人对死海可以说是充分利用,海边一家工厂就地取材,生产磷肥,出口到中国南京,利用矿物质生产的面膜、洗发剂、护肤品更是成了以色列的特色产品,我们就在导游的带领下,在死海附近的店里买了一点以色列著名的AHAVA化妆品,也许是中国人出国购买力实在强大,这个店是我们在以色列6天当中,惟一一家准备了中文材料的地方。

为什么死海如何神奇?以色列的相关材料说,这是因为它的水源来自含有丰富矿泉的约旦河,由于周围是山,这里的水没有出口,只好上升到空气中。于是,这些水通过蒸发进入了干热的沙漠上空。这些水用它们携带的天然化学物质丰富了大气,并留下了一个每公升水中含有320克盐和各种矿物质的湖泊,还有一层黑色黏稠的、有美容作用的泥。

“死海不死”是个错误命题

无论“死海不死”这个词是什么结构,现在都可以断定,这个定义错了。死海会死,而且有可能几十年后就死。

死海地处内陆,和任何一个大洋都不相连。这里气候酷热,年平均气温25℃,一年太阳照射330天,水分蒸发量极大。原本注入死海的约旦河水由于开采过度,河水日渐枯竭,再加上对海水的利用逐年增加,于是形成了今天死海入不敷出的状况,近5年的持续干旱更给这一问题“雪上加霜”,死海周围许多原本“水石相搏”的景区已经变成了白花花的盐碱地。

以色列专家认为,照目前状况发展下去,死海水位将以每年大约1米的速度下降,长此下去,终将引起一场严重的生态灾难。按照现在的蒸发速度,死海地区可能在50年后变成沙漠。

早在19世纪末,英国和瑞士的工程师就建议,修建连接红海亚喀巴湾和死海的运河,不过当时他们的想法并不是要为死海注水,而是利用死海与海平面将近400米的巨大落差发电,并以这条运河及其向西通往地中海的延长线替代当时屡遭战火蹂躏的苏伊士运河。

2002年,以色列和约旦同意兴建一条引水管,以挽救水位正不断下降的死海。按照计划,两国打算把红海亚喀巴湾的海水,引向死海。2005年3月6日,以色列和约旦政府官员在特拉维夫会面,讨论如何挽救死海。双方就共同开凿一条连接死海和红海的运河——“两海运河”达成一致,并将邀请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美国参与合作。

尽管约以两国政府表明了合作的意愿,但开凿“两海运河”也有不少难处。整个工程可能会耗资30亿到50亿美元,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更重要的是,红海水进入死海后,“死海不死”的自然奇观可能被破坏,对旅游业造成打击。是让死海“光荣”地死去,还是让它“屈辱”地活着,成了摆在人类面前的一个难题。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