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7142150

在特拉维夫,住在酒店里、走在大街上,各色人等长什么样子的都有,外表上基本找不着明显的共同点。导游米娅说所有的犹太人鼻梁都特别高,以至于美容师的主要工作是把鼻子削低。她的这个观点立刻被我否定了,因为我和以色列工人银行的董事长会谈的时候,他的助理就是一个鼻梁偏矮,鼻头呈蒜头状的胖子。

外表上,虽然找不到共同点,但周围的这些以色列国民在精神上都刀削般的整齐划一——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宗教的热烈诚挚的信徒——在以色列85%左右是信犹太教,13%是穆斯林,这是在同一个国度里的“天敌”,还有2%是少数民族。他们信教不但与生俱来,而且不断被深入教育以致融化在血液中。如果比较虔诚的程度,我看在中国只有磕长头奔向日喀则的藏民堪能一比。

我心中要解的第一个谜就是犹太人为什么招恨?主要答案就出在宗教上。

犹太教、天主教、基督教、东正教以及伊斯兰教,教义都离得太近,关联度太深,而佛教就离得较远。离得近的,关联度深的就容易打起来。两个卖白酒的为了争市场,容易点燃战火,增加一个卖红酒的,也会混在里面打,要比出个高低,旁边那个卖茶叶的和他们怎么都不会打起来。

张平教授告诉我说,犹太教可比作上帝信徒中的教义1.0版,而基督教可比作2.0版,伊斯兰教可比作3.0版。3.0版和2.0版都认为自己最贴切表达了上帝的意图,还要你1.0版何用?而1.0版则认为自己才是最根本理解上帝的,其它的是修正主义。这一打起来就旷日持久,至少两千年了,而且是多次的拉锯战,越打就仇恨越深。

而中国人、蒙古人、东南亚佛教国家的人都不恨犹太人,可以侧面说明宗教确是主要因素。

但希特勒们为什么恨得这么咬牙切齿呢?一是犹太人毕竟少,好收拾;第二可能是自卑感在作祟。二次大战前,在德国的犹太人是出类拔萃的优秀,据说地位不比今天的犹太人在美国的地位低。诺贝尔奖的获得者犹太人有170多个,经济学奖则超过了40%。不到1000万的犹太人,在全世界80亿人口之中,获得了40%以上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个比例确实不可思议。而这个不可思议的结果之一,就是让犹太人情不自禁地得瑟起来。

在以色列,我见了他们的部长,见了他们最高级的神职人员,还接触了以色列人民公社的铁杆成员——一个78岁的老太太,哦,还有在北京时见到他们的总理内塔尼亚胡。20170827142203

20170827142209

20170827142216

20170827142224

20170827142230

当你夸奖以色列人聪明的时候,不管你用多么高级的形容词,他们都会矜持地、微笑地听着,那表情的解读就是,这个事实大家都知道,说这话的人太多了,你还是夸点别的吧,真会让你内心有点热脸贴了冷屁股的尴尬。这个劲头儿,我想大概不是现代、近代才有的,两千年前的古代,估计犹太人就这么评估自己了。咱们当然无所谓,像希特勒那样的人物怎么受得了。内心深处知道不如人家(这是自卑感),但喊出来的却是“犹太人是贱种,不能让世界毁灭在他们手里”!于是就大开杀戒,惨绝人寰的屠杀,70年后人们依旧记忆如新。

有希特勒这种潜在自卑感的人大概不在少数,这也是犹太人招人恨的原因之一吧。

这就是我得出的犹太人容易招恨的原因,而用犹太人自己的话说,是产生世界排犹主义的原因。

仗着我不是学者,话又是说给自己朋友听的,博一笑而已,给自己解惑,让自己活的明白点,顶多是作为谈资,用词不严格,定义不严格,各位看客就别和我较真儿了。

去以色列之前,就带着解惑的念头。而解惑的方法是看和谈,因此找谁谈很重要。我在“解秘之一”里专门介绍了张平教授,去见他的时候又专门看了他的资料,听了当地人的介绍,得知他在以色列是个学术地位极高的“大儒”。他翻译的《密释纳》一书,被称为在犹太圣经之下的第二经典。

20170827142237

据当当网CEO李国庆说,网上评论《密释纳》的竟有1900多人,一方面说明中国关心犹太宗教的人数之多,另一方面也说明了这么深奥的典籍,竟然有这么多看得懂还能发表评论的人,说明了译者对原著理解之深,以及其中文和希伯莱文的功力实在非同一般。

张平先生和我谈了一个由此引出的话题——“犹太人吸取了什么教训”?

这自然不是“要谦虚待人”之类的教训,他们依然牛。而是犹太人拼命要建立自己的国家。

经过两千年的多次拉锯战,或称为耶路撒冷保卫战,19世纪前的犹太人被打得没有了根据地,流落全世界,以欧洲为主。大概在一百多年前犹太人中的智者赫茨尔(《犹太国》作者)就开始筹划要建立犹太人国家,就是犹太复国主义。据张平说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上世纪20年代他们本来有机会在今天国土的位置上建国的,但没有得到犹太优越阶层的响应,他们觉得我在德国过得很好,没必要到那个苦哈哈的地方居住。

机会稍纵即逝,一下子到了1939年,二战开始,犹太人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这之后,他们痛定思痛,全世界的犹太人一起奋斗,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在上世纪40年代末,终于建成了以色列。所以,全球的犹太人拼命地热爱这个国家,不管他们内部有多少矛盾,当这个国家发生了任何困难,他们都会不遗余力地奉献、支援。最后的结果是(我说的),犹太人的信条是不招事、不惹事,但绝不怕事。谁爱恨我都随便,我该干什么干什么。

我们中国人也开枝散叶遍天下,强大的、有地位的祖国会让各地的华侨心中踏实、安稳。其实不用以色列的教训启发我们,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故事,已足够说明这一点了。

柳传志

2017年8月14日

————————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联想控股微空间”,原文标题为《柳传志:解开我心中的以色列之谜》,版权归作者及“联想控股微空间”所有。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