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色列刚开始建国的时候,创始人之一大卫·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就把这个刚起步的犹太国家塑造成了无尽科技创新的源头,并造福于中东地区和整个世界。早在本古里安成为首任以色列总理之前,他就坚定地推行建国前的可持续发展策略,致力于国内的工农业发展。由于自然资源匮乏,以色列不能依靠能源和矿物资源,其土地荒凉,多为贫瘠的不毛之地。在本-古里安的设想中,以色列将是由独创性驱动,并拥有克服逆境能力的一个国家,通过对周边国家做出宝贵贡献以证明其在世界各国中的恰当位置。

要理解以色列如何成为今天的高科技强国,就必须看到本古里安的远见卓识和纯粹意志。仔细审视与以色列当前创新策略有关的本-古里安的早期规划和政策,可以看出其自上而下、富有活力的政府手是如何推进所有行业的整体创新力的。

本古里安所设想的维护以色列犹太民族生机的途径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可持续发展。建国前的准政府机构重视科研研发和军事技术进步,再加上早期开拓者的坚持不懈,为现代以色列成为创新中心奠定了坚实基础。推动早期以色列对创新重要性理解的政策、计划和哲学信条通常来自于本古里安的个人指令。本古里安通过他在犹太总工会、犹太代办处和以色列建国后三十年担任国家领导人的作用,确定了以色列科技研发的形式和发展方向。通过本-古里安的积极努力,以色列不断克服地缘战略、经济和技术障碍,成为了当今世界技术最先进的创新创业中心之一。

大卫·本古里安:创新与农业把梦想变成现实

本-古里安正确评估了以色列得以生存的唯一出路——利用聪明才智来克服资源缺陷。1955年,在宣布建国七年后,本古里安敏锐地指出:

在我们这一代,也许正在发生人类所知晓的最伟大的革命:这场革命包括人类控制自然力量、原子力量、征服太空,揭晓宇宙奥秘。我们不能与其他国家在国力、财富、规模或材料方面相提并论,但我们在知识和道德方面则丝毫不逊色于任何国家。

 

作为世界上最先进的民族,我们必须进行科学研究,无论是基础科学还是应用科学,都要达到最高峰,这并不是某个个体的特权,而是所有人民的权利,是创造者、土地建设的权利,科学应该应用于在这块土地上创造出来的经济和文化领域,用于推进农业、工业、建筑、教育和卫生事业的发展。

 

这是充斥着痛苦、悲伤和勇气的犹太历史给我们留下的独一无二的最大遗产。我们所应做的每一件事都应该全身心地以加强安全、扩大经济发展、教育后世子孙和吸纳移民为目的,并以结论、原则、基础与应用科学的至上性以及最先进和复杂的技术为基础。

本古里安认为,为了生存,以色列必须转变传统的发展模式,创造一种创新型的经济。虽然现代战略思想家可能认为这是21世纪发展的一部分,但可以说本-古里安早在20世纪初就为此播下了种子。面对建国初期严峻的环境,这位新伊休夫领导人很快就意识到了创新和创造性思维在民族生存、确保长期可持续发展和繁荣方面的重要性。从1935年到1948年本古里安担任劳工总联合会总书记期间,他一直积极制定政策、灌输哲学信念并设立全国性机构,对以色列在工业和科学生产以及国内农业产能方面的未来发展和性质产生了深远影响。

1951年,本古里安确定了工业与国家生存能力之间的关系。

我们的生存离不开工业和高端技术能力。每个行业对我们的安全需求来说都至关重要,而这一点对于某些我们正在建立和扩大的基础行业来说尤为重要。工业为个体经营者、公司、合作社和基布兹集体农庄提供了宽广的发展空间,但在安全方面要求国家在基础行业发挥国家主导作用。无论有无民间资本参与,政府都必须大力发展某些特殊工业,因为它们在安全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如果没有多样化和国家支持的经济生态系统,以色列将很快失去基本的安全保障,导致其在多条战线上易受攻击。本-古里安在思考如何能够实实在在地带动以色列产业发展时意识到:

治国理政与科学相结合…指引我们维护主权和国土安全;聚集流亡者、建设家园、确保人民和未来的和平。因为这些事情不仅需要政治和经济上的努力,同样也需要精神和科学上的征服。

将哲学信条转变为务实的政策、创新和科学研究已成为以色列发展的基石。对于像水安全这样的核心战略问题,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采取了一种非常超前的思维方式,例如通过国家输水项目来促进研发。“1951年,本古里安决定开始铺设国家输水系统,这一决定基于两个主要愿望:一是在先进技术基础上建立起现代国家和社会,二是希望把人口分散到全国各地,包括内盖夫沙漠。国家输水项目从1953年开始,到1964年结束,耗资4.2亿以色列里拉(相当于当时的1.2亿美元), 4000多名工人(当时以色列总人口250 – 300万人)参与其中。通过创造性思维和长远构想,本-古里安带领以色列在之后的几年里走上了水资源可持续发展的道路。然而,在人口和农业需求不断增加的压力下,仅仅依靠保护水资源并不能维持以色列的生存。1955年,本古里安公开表示:‘以色列需要研究海水淡化技术,要大规模运用太阳能,有效利用雨水,并最大化风力发电功率。’ 本-古里安的愿景已经由以色列技术变为现实,这也让以色列在水资源管理和与水有关的技术方面领先于世界。”在了解到需要新的水管理创新性方法后,本古里安成为这一事业的早期支持者。

一位以色列专家说:

他(本古里安)是意识到水资源短缺及其对地缘政治局势影响的第一人。”这位专家还说,“本-古里安明白我们难以承受依靠我们邻国的代价,所以他认为我们需要用水坝收集雨水来满足部分用水需求,剩下的部分可以通过淡化海水来满足。”事实上,本古里安下令组建成立了一个政府委员会来解决水问题,委员会由水厂和电力公司代表以及美国电力公司董事长组成。首个海水淡化厂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在以色列南部城市埃拉特建立。

创新的本质是变革的催化剂

“从1948年到1973年,以色列经历了连续快速发展,年经济增长率达到9%, GDP自独立后增长了十倍。这一非凡的经济成就甚至是在国家由持社会主义立场的工党领导下严格坚持充分就业的情况下实现的。”在大规模吸收移民和不断存在安全威胁的情况下, 为了延续经济数十年的快速发展,以色列及以本-古里安为核心的早期领导人提出了新的理念。1949年3月8日,在被称为“本古里安基本指导方针”的演说中,本-古里安概述了这一理念。在评论以色列未来发展的核心原则时,他确定了三个关键因素:一是流散海外的犹太人的支持很重要;二是要利用科学技术实现国家和经济发展目标;第三个关键性因素是激荡于年轻人心中的创造性和开拓性力量。

1958年,本古里安在帮助成立高等教育理事会时,再次将政策付诸实施,建立起一个涵盖全面的组织来实施课程设置和教育标准,让以色列得以推进有利于形成创新思维和解决日常问题的创新性方法的课程。同样,本古里安也意识到:“这个犹太国家若想大规模开发土地或吸纳大量移民,就必须把科技融入生活,如果科学和技术的最高成就不会成为我们的农业和工业的基础…..”

为“沙漠之国”到“创新之国”打下基础

以色列因其先进的政策、深刻的哲学以及早期创始人尤其是本古里安的长远规划,在很大程度上已成为当今的创新主导型国家。本古里安以其远见卓识,早在建国前就建立了为日后推进科技研发的重要机构。宣布建国伊始,在本古里安领导下的以色列就推动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培养兴趣的教育政策。为了最有效地利用受过教育的知识人才,以色列要求军队具有创新性思维,期待青年人中的多数能被培养为创新思想家和实用技术人才。在打造大学—政府在科学领域的合作方面,本古里安鼓励国有资产确保以色列将来有新的战略资本。

以色列政府通过设立经济部、创新局和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确保大学层次的创新能够满足国内需求,同时还能进军全球市场。所有部门的设立都有明确的目标,即鼓励风险和产品开发以及用创新方法解决全球问题。以色列形成了一个整体的生态系统,激发国民的独特技能组合,从而克服地理和政治的现实局限性,成为“创业的国度”。

大卫·本古里安有远见的创新思想在于:了解如何构建适合的社会环境,建立各级政府支持的科技研发自主维系体系。当中国和“一带一路”倡议国家在形成各自国家的创新发展愿景时将目光投向以色列时,本古里安的重要经验或许可成为重要的参考依据。具体来说,就是通过国内创新和各级政府支持的研发推动自我可持续和国内生产的发展。

翻译:中国石油大学(北京)高新、王尹、常慧

审校:关媛

编辑:杨阳(上海外国语大学)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