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周前,两名以色列警察殴打一名埃塞俄比亚裔的以色列士兵的视频浮现在网络上,种族主义在以色列魔仆出瓶。它已经潜伏了几十年,但是以色列人一贯善于否认它。如今亏了事件的爆发,我们再也不能漠视存在于我们社会中的这个痛处了。

种族主义在以色列并不是新生事物。在一个著名的以色列喜剧片 “Lool (鸡舍)”中有一段小品(带英文字幕)演示每一次新olim(移民)来到以色列,他们如何被受以厌恶, 以及他们如何迅速(并欣然地)加入反对其他新移民的团伙中。这个小品非常娱乐大众,并很快成为经典,而且如同所有好的幽默片一样,正因为它如此真实它才那么滑稽可笑。

然而,种族主义无法从困扰以色列社会的其他问题中分离出来。如果我们只注重处理种族主义自身,我们解决不了它,反而会延续它并恶化其它的社会挑战,因为我们将会浪费时间和精力在徒劳的努力上。

当警察殴打士兵的这个视频被流出,埃塞俄比亚团体爆发了暴力抗议。遗憾的是,只有这样才使得每一个人承认存在着问题。以色列总理鲁文·里夫林( Reuven Rivlin)说,“我们已经犯了错误。我们没有正视,没能够认真倾听。” 而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说,“我们不能接受这种现象。警方正在处理它,我们需要改变这些事情。”

正如刚才所说的,不管有多好的意图,仅仅针对种族主义以及任何形式的歧视的个别问题是无法解决他们的。只要一个社会的思维模式是依据“我”而构成的,问题就会变得越来越严重。

我们不能指望人们马上变得包容、开放,并开始依据“我们”来思考一切。我们必须首先转变思维,而这需要努力。也许这需要深度的自我反省,但我们真的没有其他选择。我们已经在一个临界点上,如果我们不解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们将无法作为一个国家来生存。

很遗憾美国是一个试图消除种族主义却失败的好例子。在这么多年这么多努力之后,即使拥有了黑人总统,但可悲的事实是,黑人在美国生活的每一个方面中仍然被歧视着,正如这段发人深省的视频中所验证的。

因为我们的自私,我们倾向以机会主义的方式去算计其他人。也就是说我们把他们看作是潜在收益或潜在痛苦的起源。超越这种剥削态度的唯一方法是我们不仅要理解,而且要真切地感受到我们全都属于一个单独的实体。

当人们用这样的方式来互相对待,他们就会像关心自己一样去关心他人。那么理所当然地,他们不会伤害到其他人,正如他们不会伤害到自己一样。

这样的转变也许看起来像不可能实现的壮举,但是通过一个支持相互担保而非宣扬自我中心的环境的影响,包容一切的心态会成为唯一合理的思维。如果你暂停一分钟,认真反省我们切实存在于其中的生活,你会发现利己主义真的有多愚蠢。几乎在每个工作中,我们都要以团队的形式运行。为了供给我们自身的生活,我们要去超市里买自己无法独立生产却要依赖他人生产的产品。就算维持一个社会生活的最低水平,我们也需要其他人。

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都依赖于其他人。那么让他们痛苦不堪的意义又何在? 尽管如此,当我们从各个角度都受到宣扬相反观念的媒体的灌输洗礼,我们就以为利己主义是现实。

要想改变我们的观念,我们必须改变传媒和公众舆论。在很多互联网站和组织中,人们根据一个更加包容的心态去感知和行动。在新全球化教育(ARI研究所)的facebook主页上,你可以找到很多这样的人们和这种努力的实例。然而,和改变公众心态所需要的影响力相比,这仍然是杯水车薪。

我们不能等待政府去改变社会。如果我们想要不同的结局,想要消除种族主义,我们必须开始把所有人看作一个整体,而非分离的个体。如果我的获得基于牺牲别人,那么它也将会报应在我自己身上。

我所创办的学院——ARI研究所正在努力推动这个变化。但实现它需要做的远远超过一个研究所能做到的。这需要和很多其他拥有同样观念的人联手,他们明白解决问题的方法只在于认识到我们全都属于一个整体,一个包容一切的单一实体,而不仅是一个民族,一个信仰,一个城市,甚至一个性别。当我们把包容一切作为首要的价值观,就不会给任何形式的歧视留以余地,就像右撇子的人不会因为左手不是他们惯用的手而歧视它一样。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