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新年前几天收到了这条短信:虽然这个初创公司获得了超过60万美元的投资,并吸引了数千名用户使用其应用,但是它还是倒闭了。谢谢你的支持,我们继续投入下一个新项目。

Vailly曾许诺“用简单而有活力的信息代替语音留言”,那么这个世界会因为没有Vailly而停止转动么?也许吧。我会因为它的失败而伤心不已吗?不会的。我还没有投资这家公司。我只是在领英上通过“加为好友”与其中一位创始人结识。

一个月之后我问道:“Vailly是谁?”

Vailly的失败在健康发展的初创企业国家是一个正常的现象。有多少初创公司成功了呢?百分之一?五百分之一?一千分之一?数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为什么成功以及我们能学到什么。

约瓦•拉兹(Yuval Lazi)一直在思考初创公司成功的原因。拉兹是一名律师,在特拉维夫Zellermeyer Pellosof律师事务所任职。我们近日在谷歌特拉维夫校园相识,许多初创公司的创始人被邀请至此,感受谷歌氛围,吸收谷歌精气,与谷歌年轻才俊切磋交流。

拉兹表示以色列初创公司的成功率无法计量,连初创公司的定义都还没明确。“大部分人无法将简单的创业投机与真正的初创公司区分开来。”

“当人们看到数据化的成功率时,他们并没有把在前种子期就失败的初创公司考虑在内,这些团队花费无数个日夜,甚至自掏腰包,以保证公司的运转。”这些数字被排除在外,这些是我们从未注意过的“隐形因素”。

在听过数百家创业公司的展示后,是有可能识别出导致在早期阶段失败的可能性的。下面列出一些拉兹提供的失败特点。

参与初创公司建设的人无法为公司投入同样程度的精力,这在不同年龄段的初创参与者中十分常见(例如,有些人是全职工作者,有些则是待业者)。初创团队对于参与者的预期通常都是全职。

同样重要的是,创始人在决策敏感问题上的失误,例如每个人的投资额是多少、所担任的角色、承担的责任以及收入的分配。拉兹表示,这是初创公司出现状况的典型缘由。

他说:“有时人们过于盲目,忘记了需要花费时间来分析市场。”

(注:我联系了Vailly的创始人盖•保扎姆(Guy Balzam),他说自己无法在截止日期前做出回应。)

失败并不是首席科学家年度报告里强调的事情。失败的创业公司创始人不会被邀请去总统官邸的招待会。这仍然是初创公司生态系统中正常的现象。

我们需要寻找一种方式,在失败中吸取教训和经验,正如其他成功的创业企业所奉行的一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