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以色列成了硅谷以外,越来越多中国资本海外投资的热门目的地。很多中国投资人都知道这其中的巨大潜能,但能投到实际项目上的仍只是少数。因为在以色列投资绝对不是赌风口、炒概念,而是寻找科技创新与商业化最恰当的结合点,这是一门需要对公司技术、团队和中国市场空间等诸多维度进行综合考量的手艺。

上个月,英途率队元璟投资、景林资产、美年大健康、瑞康医药等飞赴以色列,聚焦于移动医疗和医疗器械。实地探访了近20家以色列医疗领域标杆性企业,结合自身投资经历,中国投资人们分享了对以色列投资的新思考,enjoy~

景林资产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兼基金经理张小刚:

这几天看的这几家公司,从投资者角度看,我个人认为估值都偏贵。在过去的四五年,医药和互联网经历了起伏很大的赢损。从11年到去年7月,整个美国纳斯达克的医疗市场涨了4倍。从去年7月到现在又跌了50%。所以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美国的基金在投资未上市公司时估值都会砍掉非常多。他们也知道这个市场吹了很多泡泡。现在可能是短期泡沫峰值刚过的调整期,是慢慢看公司的时候,不是真正下手的时候。因为底还没有看到,还是有很多泡沫在这儿。

以色列这个国家确实很厉害,国家的体制,政府把GDP的4.5%都用于科学创新,保护IP的法律体制和社会分工都做得很好。比如我们看的其中一家公司,创始人对几乎所有的事务包括注册和IP保护都没有经验,周围却有一大群律师帮着做这个事情,说明社会分工是很明确而有效的。很多机构全套服务都帮你挑着了,只要有Idea就能付诸实施,这种系统化让我感触非常深。

美年大健康产业集团、天亿投资集团(中卫基金)副总裁兼合伙人韩笑:

我自己是学医的,进投资领域的时间很短。之前长达10年的时间我都是在美资的医疗器械公司工作。所以在这之前,我们投资的都是虽然比较早期,但是能够在一年内转化到市场应用的。这次来以色列看到的技术都偏早一些,进入到中国需要至少两年,对于我们是一个学习和了解的过程。我之前做过两个企业,以色列的公司和我们国内的公司不太一样,比较偏技术型,从技术角度上看很有想法,但没有过多从医生和医疗的角度考虑。这些痛点是技术人员认为需要,还是客户真正需要。例如今天看到的妇科设备和技术,这些耗材类是很容易被copy的。它的想法很好,但一旦进入中国,半年就会有国产的相似产品,当然这还看它的专利锁得多严。所以早期投资以色列的公司一定要看它的核心专利和后端运营的能力,你用多大的股份来控制这家公司。如果只是参股,风险会大一些。因为我们的基金更倾向于非常有把握,或者是在体检领域内我们能够帮助成长的投资。对于我们更能把控,性价比更高。以色列的这几家公司和我们在国内看的公司的投资理念是有一些差异的,但的确也有看到觉得很好。我们也会进一步沟通跟进。

杭州元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田敏:

这次以色列之行,因为我个人不是首次接触以色列项目,2014年我在纪源就陆陆续续接触以色列来中国寻求投资的项目。当时没有来以色列,都是以色列的科学家到中国去。那时候感觉以色列有很多技术是你在中国完全看不到的,这些技术可能中国再花10年时间也没有人能够做得出来,是非常非常领先的技术。但进入到实质,与以色列人真正开始谈判时又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们当时曾看中以色列的一位科学家,他在美国工作很多年,已经拿到美国国籍,手上有12个处于不同阶段的医疗器械的产品,其中有一两个非常成熟,在美国已经拿到FDA,在美国市场和欧洲市场开始销售。但有的还在试验期甚至只是在研发阶段。那是他拿了一个产品到中国寻求投资,我们跟他谈了差不多半年,有小半年都是在说服他将他12个产品拿出来融资做一个平台。因为瓶颈,单一的医疗器械在中国想要做出很大的企业是不太可能的。医疗器械市场较小,如果没有一系列产品能推出,对投资来说没有太大的价值。除非是很早期还有一些价值,所以我们希望看到产品的梯度,然后把所有产品包起来总体估值后发展中国市场。我们也希望帮他找到中国的运营商、代理商和生产商帮他做这件事情,相当于中国的很好的合作伙伴。而以色列人确实比较精明,对谈判价格和架构改变非常谨慎。对原来没有设想好的架构,你去改变它是非常难的。他们思考的逻辑和时间也非常长。

所以说这些科技是很好的,值得我们一直去关注。但从投资角度,其实我认同昨天OrbiMed的投资理念:在以色列,你需要把技术投资和运营投资分开来看。以色列的项目适合早期介入,作为非常新兴的技术,你早期在A轮以前的阶段介入还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它完整的体系保证它能一直往前推动,至少可以推动到FDA,这段时间价值的增长还是看得到的。后期投资一方面估值较高,另一方面高科技在应用领域也有不确定性,高位接盘很容易把项目砸在手里。我们公司现在也在考虑做全球投资,因为美元基金光投中国市场还是比较局限的。中国资本市场已经比较开放,以往只能用美金的项目也逐渐开始接受人民币。我们公司人民币和美元都有,美元这块我们会多去看国际项目,包括以色列和美国新兴的技术。如果能早期介入会是很好的选择,毕竟这些技术在中国是很难看到的。

医药控股集团派昂医疗器械总经理程迪芹:

我这次来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想要看看投资的方向,二来我对生产研发,和产品在全国市场注册后的市场销售很感兴趣。但这次来我感受到的是以色列的创新非常落地,是全面的真正在创新。体系各方面很完善,以色列人也很艰苦奋斗,虽然条件不一定高大上,但他们容易积极地去做一些事情。另外导游也让我很感动,一个是今天上午我们视频时看不见,她就为了一个结果不顾自己形象地解决问题,可能这就是以色列人身上所具备的“解决结果是第一要素”的品质。这种意识理念也是达到科研结果的一大原因。

第三方面,我想分享给大家我经历过的一个以色列伤口护理的产品,它能让伤口创面很大的经过肉芽组织生长。这个产品在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免费发放给遇难者试用,试用后它开始在全国进行推广,在陕西建了厂,但在应用后还是没有进入西京医院——陕西最大的医院。因为它做了临床对照后很薄,整个产品材质对于肉芽组织空隙太大。而中国自己也有类似的产品比以色列的效果好很多。通过这个例子我想告诉大家,我们不能太神化以色列,他们有些东西也不是真正最前沿的,还需要我们进一步了解。

另外就是如果一定要投资一个产品,一定要拿到三到五个大的客户、医院专家的反馈。这样才能帮助到你的判断和决策。我注重销售环节,因此我很关注价格,价格高低对于我们实现销售也有很大影响。如果我们投资了,但产品消费不到患者身上,不能达到治疗效果,不能完善疾病治疗,那投资回报也是不能落地的。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