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4日,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抵达以色列,开始为期3天的国事访问,自此,莫迪成为印度历史上首位正式访问以色列的现任印度总理图片1

对近70年来印度总理首次到访,以方给予高规格接待,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率内阁在机场迎接。先前,仅美国总统和罗马教皇到访时,内塔尼亚胡才亲自到机场迎接。不仅如此,在接下来的印度总理行程中,内塔尼亚胡将陪同莫迪出席他访以期间几乎每一场活动,这些均足以体现以方对印度总理首访的“最高程度重视”。当日,笔者也刚好身在耶路撒冷,放眼望去,耶路撒冷国会山及其他重要区域到处飘扬着印度国旗,让人不禁感慨,国际政治的风云变幻归根到底不过是国家利益间的排列组合而已

国家利益博弈与印以建交

事实上,印以两国自建国以来,长期在官方层面上处于彼此“忽视”的局面,直到1992年双方才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之所以如此,同印度及以色列国内的特殊情况均有关系。

从印度的角度来说,作为一个和中国一样的发展中大国,印度经济的增长长期离不开阿拉伯国家的石油供给。2015年,印度的原油进口量超过了390万桶/天。沙特阿拉伯对印度的原油供应量占其总进口量的20%,是该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商。在印度的原油进口中,约有58%来自中东产油国,主要是沙特和伊拉克,而这两个国家同以色列的关系一直非常特殊。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为了打击对手以色列及支持以色列的国家,宣布石油禁运,暂停出口,造成油价暴涨,对相关国家经济增长影响巨大。历史的一幕近在眼前,印度不得不考虑同阿拉伯国家搞好关系。图片2.1

印度需要考虑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国内的穆斯林群体。据统计,2013年印度国内的穆斯林数量大概为15400万,占比约14%。如果和以色列政府走的过近,印度国内的穆斯林群体的情感就会受到伤害,而这有可能会引发该群体对印度政府的强烈不满,从而导致严重的国内政治危机,这是印度不能够接受的。图片3

那么以色列又是怎么看待和印度的关系呢?一般认为,以色列作为一个犹太民族为主体的国家,在存在与阿拉伯人客观争端的情况下,其想要获取外部支持的愿望更强烈。印度虽然不是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但是仍旧是所谓的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其在政治发展理念上,与以色列一致。更何况,作为一个以出口为导向的国家,印度国内的庞大市场,特别是军事领域的需求,一直为以色列所重视,因而以色列没有理由不想和印度走的更近

但是,以色列也明白,印度国内的穆斯林问题及对外的石油需求问题是印度政府不能忽视的,因而以色列各界政府,无论是谁组阁,对印度一直秉承的“中东平衡外交”都表示理解

携手合作:军事、互联网安全、农业科技

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现在莫迪打破70年来的“禁忌”,成为首个访问以色列的印度总理,本身就是对以色列的巨大支持,但这种支持绝不仅仅是表面文章,其背后是印度和以色列在军事、互联网安全、农业科技等领域的进一步深度合作

1.  军事合作是重中之重

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报告显示,2012年至2016年,印度是全球最大的大型武器装备进口方,占全世界进口总量的13%。今年8月份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以色列已经是印度第四大武器供应商。两国军购交易每年超过10亿美元,涉及无人机、雷达、网络安全及通信系统采购及构建空中防御系统。据称,印以两国在4月签署了价值20亿美元的空中和导弹防御协议。这也被以色列视为近年来最大的单笔防御协议。辛格此次访问以色列,签署的最重要的一份协议《航空合作条约》,就与以色列“巴拉克”-8防空导弹体系有关图片4

巴拉克防空导弹(希伯来语取雷霆之意)是以色列宇航工业公司(Israel Aerospace Industries, IAI)与拉斐尔先进防务系统公司(Rafael Advanced Defense Systems Ltd,RAFAEL)研制的舰载防空导弹系列。印度是巴拉克系列导弹的最大国外客户,2000年便引进巴拉克-1作为印度舰艇的制式近程防空系统,随後也对巴拉克-8产生高度兴趣。2007年6月,印度与以色列正式签署合作开发巴拉克-8导弹的协议,计划初期经费约3.3亿美元,由印度与以色列各分摊一半,印度方面的参与单位是印度国防工业的龙头──印度国防研发组织。在2009年11月,印度又与以色列签署巴拉克-8防空导弹的後续开发、生产合约,价值11亿美元。在后续的日子里,巴拉克8型导弹进行了多次成功试射,现在已经正式装备部队。图片5

根据之前以色列和印度签署的协议,巴拉克-8导弹虽然由以色列和印度联合开发,但实际上约70%的开发工作在以色列完成,基于此,印度难以在本国生产该型号导弹。印度长期以来一直希望国防工业本土化,从而减少武器进口,此次《印以航空合作条约》的签署,很可能就是要帮助推动印度在本土生产该型导弹图片6

2. 互联网安全是突破重点

以互联网安全为代表的反恐领域,也是印度和以色列合作的重点。事实上,针对中东重中之重的反恐问题,印度和以色列定期磋商,还经常交换反恐情报。在2010年时,以色列时任总统佩雷斯甚至表示:印度的安全已经变得和我们的自身安全一样重要

反恐领域当中,以色列最擅长,同时也是印度最感兴趣的,就是以色列的互联网安全技术。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近日报道,以色列是世界上长期遭受网络攻击最为频繁的国家之一,每个月都会经历几十起国家层面的网络攻击,而且每一刻都面临着3至5起各种来源的网络攻击。全球范围针对以色列的网络攻击主要来自国际反犹、反以组织和个人。这些针对以色列目标发起的网络攻击或网络恐怖煽动,已被以色列政府列为四大主要安全威胁之一,呈现出攻击源多样、攻击点多元、攻击手段复杂、攻击时间同步的特点。为此,以色列不断加快组建网络战力量和开发网络攻防技术。

目前,以色列军情部门中负责网络安全的主要机构为“8200部队”和C4I司令部,辛贝特等也承担了部分职责。军事情报局下设的“8200部队”作为以色列国防军的高科技分队,是承担网络防御和网络战任务的主力。该部队主要负责情报搜集、密码编写和网络攻防。图片7

以色列还是世界上为数不多具有网络战实战经验的国家之一。2007年9月6日,以色列对叙利亚东部代尔祖尔的阿尔奇巴核设施发起“果园行动”袭击,在这次行动中,以色列国防军网络部队通过网络攻击手段令叙利亚空军雷达系统陷于瘫痪,然后派8架战机深入叙利亚腹地对核设施发动空袭,成功摧毁预定目标而没有遭到叙利亚方面的任何反击。2010年,美国和以色列为破坏伊朗核计划,运用“震网”病毒成功袭击了伊朗布什尔核电站的工业控制系统,致使其约1/5的离心机失灵甚至报废,极大地阻滞了伊朗核计划进程。图片8.1

以色列互联网安全方面的军转民领域也令人印象深刻。经过20多年的发展,以色列已成为全球网络安全领域的领头羊,德国电信、易安信、洛克希德·马丁、花旗银行、PayPal、通用电气、亚马逊、思科、英特尔、AVG、甲骨文国际知名企业纷纷在以色列设立网络安全研发中心。2016年,以色列获得全球网络安全领域私人投资的20%,超过90%的全球500强企业采用以色列的网络安全解决方案。

总之,无论是单纯的反恐军事领域,还是在民用领域,以色列在互联网安全方面的技术优势不言而喻。对于印度而言,其面临的互联网安全的威胁是客观存在的。在互联网极度发达的今天,可以说,没有一个国家(也许朝鲜除外)不会面临外部互联网打击的威胁,而印度在这方面所面临的威胁更大。

2016年,印度从法国DCNS集团(法国国有船舶制造企业)购买的“鲉鱼”级潜艇的技术和操作规格被泄露给了《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事件发生在印度莫迪(Modi)政府启动1500亿澳元(折合1130亿美元)计划使军队现代化之后,如此机密的文件竟然外泄,表明印度在网络安全和数据加密方面缺乏专业知识。

2015年,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ASPI)发布亚太地区网络成熟报告。在ASPI这份报告中,印度在四个网络安全方面得分仅为4分(总分10分),远远低于中国、日本和新加坡。这些包括网络问题的组织结构、网络安全协助、网络犯罪中心和金融网络犯罪法,以及军事角色在网络安全中发挥的作用程序。 印度整体网络成熟度等级为50—远远低于澳大利亚(79.9)、新西兰(72.8)、日本(85.1)、中国(64),甚至文莱(51)。

作为一个地区军事大国,这样的局面自然不能为印度政府所容忍,此次莫迪访问以色列,就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也会在互联网安全领域寻求更大的合作。据报道,在莫迪访问以色列期间,以色列政府已经正式邀请印度参与以色列国家网络防御工程,旨在建立印以两国民间和军事部门之间的紧密联系,而这几乎就是在委婉的表达:以色列将会向印度提供先进的互联网安全技术。

3. 农业科技合作是重要补充

除了军事和互联网安全,最后一个值得关注的,就是印度和以色列在农业技术领域的合作。以莫迪访问以色列,并与以色列政府签订《水资源保护和饮用水协议》为契机,印度必然会大力寻求以色列在农业科技领域的支持,特别是在粮食安全领域的帮助。

事实上,自印度和以色列建交以来,以色列公司就积极投资于印度的灌溉设备、医药、纺织和建筑业等领域。在经济自由化的背景下,印度各州政府可以直接处理同外国的经济往来,各州直接管辖的股份有限公司往往都与以色列方面建立了紧密的经济联系。图片9

以色列的农业科技举世闻名,其中最具实力的是其滴灌技术和海水淡化技术。农业是以色列用水大户,滴灌技术是以色列最著名的节水灌溉技术,据称早已开发到第六代。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滴灌面积发展很快。自1999年,该国80%以上的灌溉农田已经应用滴灌,10%为微喷,5%为移动喷灌。根据作物各类和土壤类型设置的滴灌控制系统,使田间用水效率显著提高,达到每立方米增产2.32公斤。发明滴灌以后,以色列农业用水总量30年来一直稳定在13亿立方米,农业产出却翻5番。由于管道和滴灌技术的成功,全国灌溉面积从16.5亿平方米增加到22亿~25亿平方米,耕地从16.5亿平方米增加到44亿平方米。以色列拥有成熟的节水灌溉技术和灌溉器材,同时市场运作十分得力,不但生产的花卉、蔬菜、水果等在欧洲和美国市场销路很好,仅其开发的灌溉技术、生产的灌溉设备,由于用水效率大大提高,就已出口到全球不少国家,创下巨大的产值。图片10

在海水淡化方面,以色列自20世纪60年代起,就致力于海水淡化技术的研究,目前已拥有先进的海水淡化技术和设备。以色列今天55%的用水来自海水淡化,成为中东地区唯一一个不再受到严重水资源压力影响的国家,它的Sorek工厂是世界上最大的逆向渗透海水淡化工厂。

与国内一些人大力鼓吹所谓的印度“绿色革命”相反,印度国内的粮食问题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解决。据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发布的全球饥饿指数,2012年印度饥饿指数排在全球第15位,比津巴布韦、乌干达等一大批饥饿的非洲国家得分还要高,甚至比印象中饥荒频发的朝鲜还要高出13个身位。印度50%的人口从事农业生产,而农业只占GDP的18%。这意味着印度农业从业人员收入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36%,而印度全国人均GDP排在世界第129位(2011年),印度很大程度上仍是一个农业国,印度粮食安全其实非常严重。

在粮食安全领域,最令印度人头疼的就是用水安全问题。目前,印度国内的水资源总量是11000亿立方米,然而,现在印度的总用水量已经接近了印度可采的总水量,作为人口大国,每年增加2600万人口,现在还面临地下水严重超采,工业特别是农业用水,解决难度极大。印度要养活12.6亿人口,一吨小麦需要1000吨水,加上印度极其炎热,地面蒸发量非常大,这都另水资源问题极其紧迫。

在上述大背景下,以色列的节水技术就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印度自然是希望获得相关技术的支持。从以色列的角度来看,加强对以色列农业科技,特别是水资源领域的技术出口,一方面可以进一步获得外汇收入,拉近以色列和印度的关系;另一方面,农业科技领域的技术出口,也会相对淡化以色列军工出口的色彩,缓解与印度有潜在冲突的国家(如咱们中国)的不满和焦虑

总结

“A country does not have permanent friends, only permanent interests.”(没有永远的朋友,仅有永远的利益) 这是十九世纪英国首相帕麦斯顿的一句话,已成为了英国外交的立国之本。可以说,事实的真相就是如此,不管你接受与否,国家间的交往归根到底就是利益的权衡和再分配。印度总理此次访问以色列,甚至没有去巴勒斯坦,巴勒斯坦对自己缺席莫迪的出访计划表示十分不满,但一个没有任何实力的国家的不满在国际政治领域几乎一毛钱都不值。图片11

撇开政治本身不谈,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以色列在军事、互联网安全、农业科技等领域的技术优势是客观存在的,在可预见的未来,印度与以色列在相关领域的合作只会进一步加深,而这,也就是创新之国的魅力所在吧——技术换来友谊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