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早上,数名枪手在高喊“真主伟大”后血洗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办公楼,射杀12人。法国犹太裔议员梅耶•哈比卜于当天晚上在巴黎接受以色列电视台访问时称此次大屠杀为法国的9·11事件。

当法国图卢兹的犹太人和布鲁塞尔的犹太人分别在2012年和去年成为伊斯兰恐怖分子的目标时,哈比卜回忆道,“我们就曾发出警告,整个法国都将成为他们的攻击目标,让我们难过的是,这真的发生了。我们现在正身处一场抵抗圣战主义和黑暗的战争中。”

2005年七月,四名英国穆斯林在伦敦实施自杀式爆炸袭击,导致52人死亡,700人受伤。袭击发生后,很多时事评论员和分析人士也将该事件比作基地组织在2001年对美国的袭击事件。但如果该袭击事件真是英国版的911,其并没有引起对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的足够重视,也没有让足够的人看到事情真相。太多的英国人包括很多领导人和决策者都选择了隐忍和否认与伊斯兰恐怖分子进行激烈对抗的必要性,选择了指责时任首相布莱尔和备受谩骂的布什总统之间所谓过铁的关系以及其对以色列的支持。相比承认英国国内存在着严峻的伊斯兰恐怖主义问题,而且兴风作浪的还是英国本土的伊斯兰精神领袖,或者应该说是误导领袖,指责来得更方便省事。将近十年后,英国还是无法有力抵制国内伊斯兰极端分子势力的壮大,不仅导致了一系列阴谋和袭击的发生,还导致伊拉克和叙利亚误入歧途的年轻穆斯林也加入了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行列。

问题是法国、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是否能在周三的袭击事件后给出更为积极、统一和有力的回应。和伦敦自杀式爆炸案件相比,该袭击的策划更精心、目标更明确。

与穆斯林恐怖主义的斗争必须从两个方面进行。但到目前为止,欧洲国家在这两方面一直表现不佳。正如我同事阿维•伊萨查尔洛夫所言,追踪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上千名新成员对各情报组织来说就像是噩梦般的任务。这些狂热的新成员往返于中东和欧洲各国,随时准备着屠杀国内外的“异教徒”。除非同时铲除对恐怖分子灌输错误思想的体系,否则我们就不可能成功打击穆斯林恐怖主义。也就是说,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伊斯兰恐怖主义有发动袭击的念头,我们都必须让其感到胆怯。因此我们必须未雨绸缪,防止还未成为恐怖分子的穆斯林误入歧途,成为其中的一员。

如今美国正在中东结交盟友,力图共同抵制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壮大。以色列一直不遗余力打击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哈马斯恐怖分子,也明白其将和哈马斯以及黎巴嫩南部的真主党展开更进一步的斗争。恐怖分子的思想灌输体系、宗教领袖以及他们在媒体和网络上发布的内容正在毒害年轻穆斯林的思想,但中东各国对此的打击力度太小,那些容易受影响的孩子由此成为了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一员,成为了哈马斯恐怖分子的人肉炸弹和刽子手,成为了蒙着的枪手。那些邪恶的精神领袖也频频在欧洲散播仇恨思想,而且没有受到有关当局的阻拦;高等教育院校还为极端分子提供活动场地;互联网上则在四处散播仇恨言论。

越来越多居住在法国的犹太人表示他们在那里已毫无未来可言,于是越来越多犹太人从法国移民以色列。BBC电视部总监丹尼•科恩是一位极其坦率且十分成功的英国犹太人,他上个月在耶路撒冷接受访问时表示:“我在去年一年终于体会到原来在英国作为犹太人是这么难受的事情,我以前从来都没有察觉到。我开始怀疑这里真的是我们永久的家吗?这里的袭击事件不断增多,法国和比利时都发生过谋杀案。前景真的非常黑暗。虽然我一直都住在英国,但我对欧洲的反犹太主义有了前所未有的感觉。”二战以后,这是以色列首次成为担惊受怕的欧洲犹太人眼中的必备避难所。尽管以色列在二战后建国,拯救了六百万人,但悲剧已经发生,已经太晚了。

伊斯兰恐怖分子的目标远远不止犹太人和以色列。正如哈比卜周三晚上所言,那些所谓圣战分子“想毁掉法国所有基础设施。”如果伦敦爆炸案是一起没有特定目标的恐怖主义活动,那么周三的巴黎暴行则是针对言论自由精心策划的袭击。该杂志以漫画的形式讽刺了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而其正是因为敢于嘲弄伊斯兰教的圣人成为了攻击目标。虽然讽刺和嘲弄是有限制的,自由也是有限制的,但西方文明社会制定了可衡量和规范这些限制的相关法律准则。伊斯兰极端主义却不允许这样的幽默、嘲弄和包容存在。《查理周刊》是欧洲的自由媒体,其言论自由以及体现出来的文明正是伊斯兰恐怖分子一直企图摧毁的,但这些东西也连带在周三遭到了袭击。形势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我们不能再付出更大的代价了。

而由于西方国家一直强调的自由,回击一点也不容易。于是暴政和极端主义剥夺了自由,欲借此毁灭自由。他们利用开放的国界、宽容的法律法规和真诚的司法程序获得自由活动的机会,传播仇恨,武装和训练组织成员,最后展开杀戮。若要对付恐怖分子,我们必须打击恐怖活动,从布道或发布脸书信息到蓄意谋杀的每一个环节,必须在教育、媒体和宗教领袖中传播仁爱和包容。这将需要当地最基层的法律得到有效的执行。同时,西方国家也需要调整最高层的外交政策,对于继续开设相关院校和允许精神领袖灌输伊斯兰偏狭以及暴力思想的国家,西方国家需要重新衡量和他们的外交关系,并采取一切外交和经济手段排除那些危险,同时加强温和派势力的发展。

欧洲还能自救吗?伊斯兰极端主义能被打败吗?答案是都不容易。但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是必须承认问题的严重程度和面临的挑战。或就像哈比卜周三说的那样,首先“我们要睁大双眼,认清事实。”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