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世界的中心

以色列掠影(七)

对于生长在和平年代的我们而言,战争是一个极其抽象的概念。即使从电视、电影中看到战争场面,从新闻里听说世界的某个角落正在发生战争,它还是那般遥远、那般不可想象。

今天的以色列暂时是和平的。然而,几天的旅行中,“战争”一词,却在一种和平的表象下,不断冲击着我的内心。

戈兰高地

戈兰高地可能是中国人最熟悉不过的一个地名了,记得有一段时间,《新闻联播》里几乎天天出现这个名字。这是一片敏感的土地,它的一点风吹草动都能随时触动全世界的神经。听到它,我们第一时间所能联想到的,一定是炮火纷飞的战场。

来到戈兰高地,基布兹的帅小伙开着吉普车带我们在田野中穿行。他不时指点着周边的景色,告诉我们哪里会有狼群出没,哪里的草丛中还会有蛇。牛群悠闲地吃着草,长着长腿的白色大鸟怡然停在牛背上。天空蔚蓝,一群鹰在展翅翱翔……

看着大片的葡萄树,无边无际的果园,喝着香甜的葡萄酒,一时之间,我怎么也不能把战争和眼前这片美丽的农场联想到一起。然而突然映入眼帘的铁丝网、防弹墙、雷区的警示标志,停在路边的坦克,军事缓冲区的牌子——这一切终于把我们拉回现实。

11铁丝网内便是雷区

22遗弃的坦克

曾经的战场,布满纵横交错的战壕、工事。我们试着在狭窄的地道里穿行,黑暗如同一片粘稠的溶液从四面八方涌上来,包裹住我,两侧冰冷的钢板似乎一直挤压过来——短短几十米的路,我觉得是那样压抑和恐惧。真不晓得在战时,听着外面隆隆的炮声,黑暗中坚守的士兵们内心是什么感受!

33战壕

44地道

从地道出来,山顶的风呼呼地吹着,带来新鲜的空气。废弃的战壕边,各种野花正开得热闹。极目远眺,可以看到叙利亚的土地和村庄……

55战地野花

车队队长Elam是一位高大英武的男子,就算是带领我们这些游客来参观,腰间也时刻别着手枪。在战壕里,指着直线距离两公里以外的叙利亚,他简单讲解了叙利亚和以色列的种种过往。可能是因为经历了真正的战争,他反而有着一种我们所不能理解的超然,那一场场残酷的战役被他一讲,变得似乎云淡风轻一般。至于现在的局势?我们对于ISIS的恐惧?他说:“我们没有好邻居或者坏邻居,只有稳定的邻居或者不稳定的。”说得我们全笑了。

66Elam在讲解近代的战争

过去的工事已经成为参观的景点,铸铁的雕塑演示着战时的场景。大批的游客、学生或者新兵来到这里,听着关于战争的故事。看着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我真心希望他们能够通过这样的经历,理解和平的珍贵。

77曾经的阵地

88游客

旁边就是联合国派驻的24小时观察哨,观察员静静地用望远镜捕捉着边境上的一切动静。荷枪实弹的士兵站在岗哨旁,当游客们要求合影时,他也欣然接受。

99联合国的观察哨

战争遗留的武器,被做成各种有趣的雕塑,迎接着世界各地的游客。曾经夺取生命的武器,如今被赋予了新的生命。正所谓“铸剑为犁”——这也是一种情怀吧!

100

628202688224020611雕塑

阳光明媚,眼前是一片宁静辽阔的大地。但愿这里永远就是这样的安宁与和平!

伯利恒

伯利恒是整个行程中最为特殊的一座城市,因为它虽然在地理位置上紧邻耶路撒冷,但从政治上来说并不属于以色列,而是归巴勒斯坦管辖。伯利恒的进出口关卡由以色列控制,而日常行政由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进行管理,居民以穆斯林占多数,但拥有巴勒斯坦第二大的基督徒社区。

关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各种恩怨以及错综复杂的管辖关系,在此就不赘述。对于我这个游客来说,最直接的感受就是两座城市之间那高高的、冰冷的隔离墙。

从耶路撒冷驱车往南,很快就到了伯利恒。才刚从明朗的耶路撒冷新城出来,灰色的隔离墙就出现在眼前,突兀得如同一道刺眼的伤疤。经过严密布控的哨卡,进入墙内,就是伯利恒了。街道不再像耶路撒冷或其它以色列城市那般整洁,路边倒也满是摆满纪念品的商店,看上去也挺繁华。不知是心理感受还是什么原因,我觉得仿佛来到另一个世界,气氛好像顿时压抑起来一般。导游也显得很紧张,叮嘱我们不要掉队,看管好自己的财物。据说伯利恒被评为“全球最不友好城市”之一,因为这里没有微笑,这使得我们的心情变得颇为沉重。

903840705544771096伯利恒街景

圣诞大教堂前面的广场名为“和平广场”,另一侧是新建的穆斯林的清真寺。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和警察,一刻不停地在广场上巡逻。

111和平广场

以色列在2002年修建隔离墙,是为了把自己和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控制区完全隔离开来,防止巴勒斯坦激进组织成员渗透到以色列境内实施袭击。据说修建隔离墙后,恐怖分子的自杀式袭击减少了95%以上。然而,那高大冰冷的混凝土墙,墙头密密麻麻的铁丝网、摄像头和探照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人们,这片土地上,没有自由和宁静。

222隔离墙上的涂鸦

这里没有战争,空气中却始终弥漫着紧张的味道,像一个达到饱和的火药桶般,爆炸仿佛一触即发。人们似乎过着平常的日子,可从他们的脸上,我却看不到幸福。

然而这里却又是宗教圣地、信仰中心——这岂不是一个很荒谬的现实么?

隔离墙内布满涂鸦,讲述着关于冲突、关于不幸丧生的年轻生命,表达着墙内人们的情绪。其中一副标语写着:“Build Bridges not walls”……

559573987010043789不幸的故事

348276800990045933Build Bridges not walls

战争与和平本就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政治家的概念与普通人的概念绝不会相同。我们也许需要一些更为朴素的认知,而不是精明的算计。比如:戈兰高地的果园,诙谐的雕塑,涂鸦墙上的愿望,友好的微笑,教堂和清真寺里的祈祷……

(未完待续······)

—————————–

注:本文首发公众号“耶路撒冷三千年”

280461396893798915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