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来语课上,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要我们给耶路撒冷起名字。还要求必须是自己想出来的三个名字;并解释“为什么”。

据说犹太经典《圣经》里,耶路撒冷有70多个名字。而“圣城”,这一称呼则是现代才有的。之前这个称呼总让我想到要用“光明”、“荣美”、“洁净”等类的词汇来搭配她。

但当我真地抵达“圣城”时,呈现给我的却不是如此美景,反倒是是大大小小坟墓!

先知的墓

这里好像有“坟房子”、“坟墓园”、甚至“坟墓山”!从老城古迹往东望去——整座橄榄山都垒满了石棺材;每天上学、回家,我都得经过为“一战”牺牲士兵所建的“英军墓园”。按照中国的观念,我有点害怕坟墓,结果在“圣洁”的老城里漫步时,还非得“撞见”个“圣墓教堂”……因此,我想给耶路撒冷起的第一个名字叫“坟墓之城”。

但即便如此,耶路撒冷也是“生命之城”。

希伯来大学北门

以色列地处中东,这里大多是旷野,甚至沙漠。而与其北部的“犹大旷野”相比明显,耶路撒冷城内并不乏绿色植被与树荫;走在希伯来大学的校园,还能时不时地遇见健壮的野猫在校园里蹿来蹿去。

同时,耶路撒冷的生机也体现在了“人”上。每一年都有世界各地的人上到此地——他们有的是宗教徒、有的则不是;有的是前来朝圣、有的则是来体验犹太文化;有的是留学生、还有的则是新入籍的犹太人。每个人都像是新鲜的血液,给“耶京”注入了新的活力!有人说,“耶京”是世界的首都。我认为这话有些道理!

雅各园内的墓

甚至,耶路撒冷的生机还体现在那些坟墓上。虽然,中国人旧社会有“祭祖”的传统,但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死人仍旧是晦气的。有意思的是,在犹太经典《圣经》里曾提到“不可摸死人”,因为死人不洁净,但犹太人总是会委托地安葬家中的死人,然后再按照律法洁净自己。他们不会火葬,因为担心当“弥赛亚”降临时,家人没有尸骨可以复活;他们会将死者的名字刻在石碑上,为其留名,以确保后人知道坟墓里埋葬的是谁。每当谈到这些时,我总能感受到对死者的一种尊重、对生命的一种顾惜,仿佛安息在坟里的人仍有一种盼望,而在坟外的人也持守着同样的盼望——有朝一日,在新生中重逢……

故此,我也愿称“撒冷”为“安息之城”。

耶路撒冷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