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第一位主人公叫Dor,服役于以色列Oket’z部队,即以色列特种军犬部队。大卫带我来到大学旁Dor和室友合租的一间公寓,Dor很热情,而他的室友则礼貌性的招呼后便继续吃饭,并不多言语。(后来得知是一名狙击手)

Dor的英语不是特别好,于是大卫在边上给我当翻译。我刚想提问,大卫就贱兮兮地用中文跟我说:“你放心,我绝对不告诉他你以前吃过狗肉。”然后在一边笑得花枝乱颤。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我的刀呢?

Dor跟我介绍了下这个部队,它分为四个连队,分别为攻击连、爆炸物连、武器连和追击连。其中攻击连的军犬及其凶猛,其目标就是疯狂地进攻。攻击连的军犬,对人非常敏感,能够在解救人质的行动中快速感知哪些人有攻击性,从而帮助营救人员迅速认出恐怖分子。他们也能感知人的呼吸,在搜索建筑物时,如果不确定是否有恐怖分子躲藏,派出攻击连的军犬是非常明智的选择。另外,他们背上还会绑有摄像头和通讯设备,在一些人员不方便进入的建筑物搜索任务中,主人可以根据摄像头所拍摄到的画面,通过通讯设备对军犬下达命令。“旺财,看看左边那个过道,再瞧瞧右边那个房间。”

爆炸物连和武器连中,军犬的任务分别是嗅出爆炸物和自动武器。当起大雾时,边境的摄像头失去了作用,这时哈马斯便会来边境放置炸弹,然后远远躲在边上观察,一旦发现以色列士兵前来巡逻,便引爆炸弹造成杀伤。此时,如果有爆炸物连的军犬在,以色列士兵就能提早发现爆炸物,拆弹专家就会派出机器人爆破,避免人员伤亡。

追击连,顾名思义,就是凭着气味追击敌人的军犬部队。Dor是这个部队的军官,凭借追击连的军犬,多次顺利抓获躲在树上的恐怖分子。

6年前,19岁的Dor高中毕业,开始服兵役。为了进入这只特种军犬部队,300人参加了考试,最后通过的只有30人。考试为期十天,经过了层层筛选,最后一个项目是45公里野外行军,每四五个人扛着一个伤员。最后这个项目主要是培养团队配合能力,只要坚持下来就能成功进入这个部队。Dor拿出了他们跑向45公里终点前的照片,指着照片里另一个年轻人告诉我说:“这是我们的长官,他本不需要跟我们一起参加这10天的考试,忍受各种折磨。可他选择跟他的士兵共患难,我们打心眼里尊重他。”照片里的这帮年轻人,蓬头垢面,嘴唇开裂,而这些磨难相比于进入特种军犬部队的荣耀,都算不得什么。
 (一年半的严格训练后,成为合格的战士)

这条名叫Angel的军犬,是他亲手奶大的,并且教会了她做为一条追击犬所需掌握的所有技能。Dor哗哗地说了一大段希伯来语后,大卫开始正经地用英文给我翻译道:“Angel是他最好的战友,战场上一起出生入死,感情深厚。在外他们盖同一条毯子……”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我补充道。

“WTF?”大卫朝我竖了中指,继续说:“Dor有段时间休假,接到了部队打来的电话,被告知Angel在一次常规训练后猝死了,医生无能为力。”

Dor悲痛欲绝,跑回医院见了Angel最后一面,给Angel举行了军人式的葬礼。

(‌Angel于服役期间牺牲)

军犬服役期为7年,期间由于调动或者士兵退役的缘故,军犬会换两三次主人。所以军犬服役最后一年的那个主人无疑是最幸运的,因为军犬服役结束可以由其带回家归其所有。

看了一些照片和视频,退役的女兵领着退役的军犬,阳光、沙滩。穿着比基尼的女兵,身材好得让人喷血,与之前的灰头土脸判若两人;叼着飞盘的军犬,撒丫子地瞎跑,与之前的冷静凶狠判若两狗。如若生活有的选,谁会喜欢腥风血雨。

再放两张Dor的照片。

(二)

R君是以色列坦克部队的一名坦克长,座驾是M88,请看下图(为保护R君,我只用网上已公开的照片)。

‌ (M88)

‌“也没个炮塔,那你的工作是干啥玩意儿?”我很困惑。

“战时,我们在边境待命,一旦前线有坦克开翻了,我们就火速前往,用我们的坦克把它再翻回来。”他解释道。

“开翻?以色列梅卡瓦主战坦克近70吨呢,这还能开翻了?人才啊,怎么做到的?我真是要笑翻了。”我打断他。

大家不要怪我没见过世面,这种功能的坦克部队我还从来没听说过。各种影视作品里,我也没见过坦克四仰八叉。

他不慌不忙地补充:“加沙的地形比较复杂,有很多高坡和沟壑。坦克的速度比较快,在坦克内部的视野比较狭窄,再加之夜色,有时候会翻到沟里或者掉到桥下面。还有就是,战场前线的部队由最富经验的老兵驾驶坦克,极少会出现这种失误。一般都是后面3线或者4线的部队,作战经验相对不那么丰富,会出现开翻的情况。就2014年加沙战争的情况来看,平均一天会有一辆坦克开翻吧。”

拿2014年的加沙战争来看,以色列前线坦克部队执行任务时,通常以10辆坦克为一个编队,当其中一辆倒霉蛋四仰八叉了,会有另一辆坦克留下来保护,等待救援,其他8辆继续执行任务,这时R君的坦克火速前往救援。在实施救援的过程中,这三辆坦克是最理想的攻击目标,会有更多的RPG射过来,而R君的坦克相当于医务兵,攻击力和防御力相对来说都要逊色一些。好在有另一辆梅卡瓦坦克留着保护,坦克上搭载有高精尖并且高度自动化的Trophy 防导弹防御系统,你可以把它理解为铁穹防御系统。当有RPG射向坦克,雷达探测到后立即拦截,拦截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全自动而且是360°无死角防御。紧接着计算机会提示,炮塔已锁定目标,是否开炮还击?选择是,就可以把哈马斯掀翻在地。

(梅卡瓦)

用R君的话说,要是我们的坦克没有这个系统,我已经死了不下30回了。上次加沙战争,一辆Namer坦克(重60吨)由于速度过快翻深沟,坦克前部深深地嵌进土墙。R君的坦克到了以后无论如何都拖不动Namer,最后调来了更大的D9推土机。D9的块头非常大,是最好的攻击目标,迫击炮弹呼啸着划破天空,几秒后在他们周围纷纷落下。R君趁着炮弹间隙,固定好绳索,以最快的速度配合D9一起拖出沟里的Namer坦克,安全撤离了战场。

(D9推土机)

我问:“你这样老往前线跑,不害怕吗?”

他笑着说:“当然害怕,可是前方有战友被困住了,我要带他们回家。”

(三)

以色列特种部队出名,是因为反劫机事件“雷霆行动”。在摩萨德配合下,特种部队从乌干达营救回遭劫持的104名犹太人。K同学来自以色列特种部队里的精英小组,属于王牌中的王牌。他从教室里上完课出来,随我和大卫一起去了大学边上的一家餐馆,选了个安静地位置。

用瘦小来形容K同学毫不为过,感觉90多公斤重的大卫比K同学大了两圈。

K同学一上来就约法三章:“你的文章不可以出现我的名字、照片、番号……”

大卫打断:“你可以百分百信任他,说吧,他不会乱写的。”

我连忙点头:“要是乱写,我就吞粪自尽!”

K同学讲了战争时期和平时反恐时期,他是如何执行任务的。依然以2014年7月的加沙战争为例,在前面介绍坦克长得时候提到了战线分为一线和后面的二三四线,而K同学的位置,比一线的坦克部队还要靠前,做为先锋最早进入战场。小分队驾驶敞篷的悍马军车,机动灵活。根据已有的情报,快速深入后方,俘虏或者直接击毙哈马斯关键人物。当任务无法独立完成时,小分队可以通知指挥部调来战机对目标进行定点清除。在坦克部队开进后,K同学会给与其更精准的信息,帮助坦克部队更快地完成任务,同时降低坦克部队中埋伏的可能。当然,后面三四线把坦克开翻的朋友,K同学就帮不上了,带不动。

2014年的一次反恐行动中,情报部门得到消息称,巴勒斯坦地区某建筑内藏匿了几名准备进行袭击的恐怖分子。情报部门通过各种手段进一步掌握更确切的消息,例如炸弹和武器藏在建筑物的哪个房间内,建筑物有哪些出入口,在这栋建筑内有多少平民?K同学的特种部队根据掌握的情报,开始制定行动计划。首先制作一个建筑物的模型,假定各种可能出现的状况并进行演练,类似恐怖分子如果跳窗该如何追击,爆破工程师根据情报判断建筑内的炸弹被引爆会有什么结果等等。

在行动开始前一天,特种军犬部队带着军犬与K同学的小组集合,相互熟悉,尽量避免军犬在行动中误伤友军。

行动开始,三辆装甲运兵车进入巴勒斯坦控制区,所有阿拉伯人吹起哨子通知以军进入,那场面就跟足球场似得。与此同时,巴勒斯坦的孩子拼命朝装甲车投掷石块。K同学并不理会,迅速赶往目标建筑。到达后,第一辆车里的K同学带领小组成员和爆破工程师直扑恐怖分子所在房间,第二辆车里的人员负责守住所有出口,第三辆车里的人员负责周围警戒,避免突发状况。工程师瞬间把门炸开,K同学让里面所有人出来到院子里结合,妇女和儿童被分开并且分发食物和毯子。确认人群里要找的恐怖分子,蒙上眼睛带上车。此时,以军第二次向建筑物内用阿拉伯语喊话:“房间里若还有人的话,请出来,不然放狗了!”

没有反应,攻击连的军犬背上带着摄像头和通讯设备进入搜寻,没有发现其他人躲藏。接着爆炸物连的军犬进入,搜寻一圈后发现包裹内有炸弹,工程师对炸弹进行人工爆破。最后K同学带领小组以及武器连的军犬进入房间搜查,找到RPG若干,还有被拆分成多个零部件的自动武器。

执行任务时,K同学总是如同机器人一般精准,从不拖泥带水。带着恐怖分子和缴获的武器,三辆军车撤离,耳边传来的是“哐当哐当”车身被石块砸中的声音。

K同学讲述完,便匆匆回去上课了。留下还没回过神来的我,和还在狼吞虎咽的大卫。

我问大卫:“他这么小只,怎么能这么屌?”

大卫又塞了一口pita说:“你别看他瘦小,三两下就把我打趴了。这跟块头没关系,关键这家伙有crazy mind。你看以色列这么小,不是照样干翻了周围这么多大的国家。”

我:“你长这么大只是干什么使的?你成立一个特肿部队得了。”

虽然我常常损大卫,但其实他一点都不渣。M16步枪使地可溜了,练习了六年马伽术,在路上跟阿拉伯人起冲突的时候,他还没输过。

我在2014年6月底来到以色列本古里安大学,7月初加沙就开始朝以色列发射火箭弹,随后就爆发了加沙战争。

(@独自翱翔的果冻)

就在拍完这张照片不到两分钟,火箭弹就过来了,伴随着刺耳的防空警报,大家跑进边上的掩体里躲了十分钟,然后出来继续狂欢庆祝节日,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大卫和上面三位故事主人公,都是本古里安大学的本科生。当我在掩体里躲避火箭弹的时候,他们三个都在前线厮杀。战时,学校都空荡荡的,因为有近一半学生回归部队走向战场。
(天冷了,给枪织个毛衣)

他们跟世界上其他青年一样,也喜欢逛街、看电影,热爱运动,充满阳光。三位主人公并不是什么冷面杀手,我能想到的词是,铁汉柔情。

我们去年成立了“以色列教育咨询工作室”,对以色列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我们的微博和微信。一本由我们工作室耗时半年制作的以色列旅游攻略《走遍以色列》,希望给中国游客带来方便。 PS:可能是史上最佳的以色列中文版攻略!

微博:以色列教育咨询工作室

微信公众号:goisrael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