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利•费舍尔,犹太人,著名经济学家,现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副主席。费舍尔早年在犹太青年民族主义运动中表现活跃,并在1960年参加了一个青年领袖计划,首次走访了以色列。尤为特殊的是,这位正统的犹太精英曾经在非洲南部国家津巴布韦生活多年。很多以色列人还常常回忆起这位与他们在非洲南部地区共同成长的杰出人士。

麻省理工学院校园

麻省理工学院校园

一、求学经历

高中的经济学课程以及凯恩斯著作的简介让费舍尔走上了成为经济学家的道路。他大学本科毕业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此后,其又来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就读研究生。当时,两名日后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著名经济学家——保罗•萨缪尔森和罗伯特•索洛也正在该校任教,毫无疑问,这吸引了当时还年轻的费舍尔前来该校就读。

伦敦政经及麻省理工的学习经历为费舍尔在日后成为一个纯粹的且极富资源经济学家奠定了基础,并让他同一种名叫新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学潮流产生极大的联系。

凯恩斯

凯恩斯

二、学术生涯

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诞生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那段时期被人们铭记的标签叫做“滞胀”:那是一种经济停滞、失业以及通货膨胀同时持续高涨的经济现象。在那种经济环境背景下,凯恩斯主义的政府干预理论受到广泛的质疑。

在这期间,有一批坚持凯恩斯主义信条的学者尝试通过考察阻碍劳动力市场、产品市场和信贷市场出清的各种因素,以弥补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存在的致命缺陷,这其中就包括费舍尔。

斯坦利•费舍尔在1977年发表了一篇影响极深远的论文:将人们具有理性预期的假设与凯恩斯模型的关键特征融为一体,这篇论文正式标志着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兴起,也奠定了其在经济学界的地位。

3

彼时的费舍尔已经在芝加哥大学执教,那是他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当时美国及其他经济体所表现出来的经济状况与凯恩斯主义背道而驰,失业率的下降仅仅是短期性的,而通胀水平逐步攀升,于是学界开始努力开始转向古典经济学派。费舍尔当时所作的那篇标志性的论文将人们具有理性预期的假设与凯恩斯模型的关键特征融为一体,是结合古典学派和凯恩斯学派各自的观点得到的一个综合理论。

实际上,一直到现在,经济学界对凯恩斯主义的研究都偏向于对于理论的发展,因而并没有太强的政策含义。但费舍尔却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就亲自投身于政策领域。作为一名学者,他建立了一个新的经济学方向,即将一种宏观经济学创新性地建立在了微观经济学的基础上,这是一场极具挑战性的智力探险活动。

5

三、以色列央行行长:力挽狂澜   拯救国家

在积极地进行学术活动之余,费舍尔开始在政策领域小试身手。身为犹太人的费舍尔一直有着深厚的以色列情结,1985年费舍尔应乔治•舒尔茨之邀帮助以色列政府应对经济问题。

当时的以色列的经济状况十分糟糕,有着极高的通货膨胀率,外汇储备不断减少,经济增长总体缓慢。费舍尔与前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赫伯特•斯坦恩共同合作帮助以色列政府,他们认为必须制定一项切实削减政府过度支出的计划,政府过度支出是其他经济问题的根源。这一决策的作出是费舍尔从理论学者到决策者的第一次成功的尝试,后来的以色列在一年之内就控制住了通货膨胀率。

7

2005年费舍尔正式就任以色列央行行长,三年后全球金融危机爆发。2008年10月6日,费希尔将以色列央行政策性利率下调。而第二天,美联储、英格兰银行和欧洲中央银行才采取类似的举措。在整个金融危机期间,费舍尔始终保持领先,在市场预测到之前便做出必要的政策性调整,实际上,在OECD的众多央行行长中,费舍尔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采取的政策措施比所有其他央行行长都更快、更果断、更出乎市场预料。

8

此外,费舍尔还迅速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保持以色列出口的竞争力。由于金融危机首先在美国爆发,随后再波及到欧洲很多国家,境外资本开始流向以色列这个相对安全的投资避风港。以色列货币谢克尔兑美元的汇率因此上升了20%,这对出口占GDP比重达到40%的以色列来说是个很大的问题。

2008年,自费舍尔开始每天以外币购进1亿美元的外汇后,谢克尔的汇率应声而跌,以色列的出口得以继续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

费舍尔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费舍尔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2013年6月,费舍尔公开宣布辞去以色列央行行长一职时,激起了以色列新闻界和政界的强烈反应。以色列《国土报》盛赞费舍尔是“超级英雄”、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是“以色列经济民间外长。

四、美联储职位:副主席之路任重而道远

在之后的职业生涯中,费舍尔加入到了美联储,直至现在的副主席之位。在其职业生涯当中,客观来说,仅以一个经济学家的立场来看,费舍尔确实帮助了众多国家度过或缓解了本国的经济危机,这些国家包括墨西哥、俄罗斯、巴西、阿根廷和土耳其等。

费舍尔宣布就任美联储副主席 

费舍尔宣布就任美联储副主席

长期以来,部分言论认为,经济学家应将理论和实践割裂开来、好的学者并非是好的决策者,凡此种种观点,在经济学界犹盛。但在费舍尔的身上我们看到另外一种可能性,即理论本身的意义更重要的是能指导操作和解决问题,而不是所谓的理论文字本身。

从理论世界脱离出来后,现在的费舍尔已经积累了数十年的决策经验,因而对经济现实有更加深刻的把握。目前,他的研究集中于考察利率、货币政策和经济稳定性的相关问题,费舍尔的一系列学术和实践活动,都展示着一个学者与决策者的智慧和极为出色的洞察力。

费舍尔与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

费舍尔与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

费舍尔对经济现实的关注其实是凯恩斯主义长盛不衰的原因的一个折射面。凯恩斯主义适时放弃不现实的观点,承认滞涨的错误并努力修正错误,发展出新模型。尽管新凯恩斯学派有缺陷,但以费舍尔为代表的务实学者还是敢正视缺陷,并能将其学说付诸实践,在实践中不断检验和完善自身的理论建设,这才使得其成为有可操作性的常规政策,而这也是最难能可贵的。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