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到愤怒,先在胃里翻滚继而遍布全身。我们迎来新的一天,却依然被的火箭炮、地道、军队和坦克的信息包围。阵亡的战士让我悲伤不已;每次听到有朋友被军队召集的消息都让我很担心。外界对以色列做的任何事都给予批评,而哈马斯却恣意妄为地向以色列持续发射火箭弹让我怒不可遏。

但同时,我也想为加沙的巴勒斯坦民众哀悼。我很同情受战争牵连的无辜百姓,我想同那些在战火中失去孩子的父母和无家可归的人一起哭泣。由于战争带来的平民伤亡,让很多人的记忆蒙上了阴影,我为这些受苦受难的民众伤心流泪的同时呼吁更多的国际关注。

但是,国际社会完全否定了我对巴勒斯坦人哀悼的权利,这让我的愤怒和悲痛也来的不纯粹。他们认为哀悼死去的巴勒斯坦人必须以责怪以色列为前提。

事情不是也不应该是这样的。

谁该为死去的巴勒斯坦婴儿负责?哈马斯。

谁导致巴勒斯坦人无家可归?哈马斯。

谁使巴勒斯坦的孩子变成孤儿?还是哈马斯。

是哈马斯将自己变成巴勒斯坦平民生活的一部分。是哈马斯在学校、医院和住宅下面挖地道藏武器,并进行恐怖袭击。是哈马斯不分青红皂白地向以色列发射火箭炮,明知以色列一定会做出反击。然而,当以色列做出反击时,是哈马斯,用强权统治着加沙近十年的哈马斯,公开要求加沙的巴勒斯坦人跑上屋顶,以防止以色列导弹对他们恐怖分子的军事基础设施的毁坏。正如内塔尼亚胡所说:以色列用武器保护它的人民,而哈马斯用平民保护他们的武器。

正是因为哈马斯利用开放的边境偷运武器,才使得以色列和埃及不得不封锁加沙。是哈马斯不断地教唆加沙的孩子仇恨鄙视犹太人——不是以色列人,而是犹太人!

哈马斯的首领不仅劫持了巴勒斯坦人民的生活,连他们的死都不肯放过。他们让巴勒斯坦人站成排被射杀,利用尸体的照片来博得政治和经济上的支持。

所以我为加沙无辜的人民哀悼,他们活在“哈马斯”这所监狱里。但是可悲的是,那些局外人,不知道是因为天真还是同谋,认为这是强大的以色列与弱小的巴勒斯坦人的不对等冲突。他们并不给我哀悼的权利。

对于那些脸谱网和推特迷,甚至对那些国外媒体来说,我作为以色列的拥护者,作为以色列采取军事行动的支持者,并不被允许替巴勒斯坦人表达愤怒。

很多国外媒体采用哈马斯的表述,然后武断的认为以色列应该为战争负责。所以,他们用一张张巴勒斯坦小孩的尸体的照片来攻击以色列。推特上,用伤亡人员的照片并附上140个字以煽动反以色列的情绪,达到了他们的宣传目的。让反对的人无法真正表达悲伤的情绪。

他们认为以色列应该承担责任,因此只有赞同的人才被允许分担巴勒斯坦人民的痛苦。然而,为无辜的人哀悼的权利不应受限制。

所以,当我为以色列的伤亡哀悼,为保护犹太人民而献出生命的勇敢的以色列国防军战士祈祷时,即使我是犹太人也是犹太复国主义者,我也会为加沙无辜的人民哀悼。因为从很多方面来看,他们与我们一样都是哈马斯恐怖运动的受害者。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