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色列海法大学学习期间,学校会秉承多元共融的理念,把不同国家的留学生安排在一起居住。我被分到一套三人宿舍,有两个室友,一个是当地阿拉伯人,还有一个是印度人。阿拉伯室友很晚才来,我们相处时间不长,他本人又住在山下,经常回家过周末,我们生活的交集不多,印象也不深刻。反倒是印度室友,从我来到以色列就和他在一起生活、学习,交流的比较多,相处的很融洽,点滴生活也充满了无尽的乐趣。

我室友个子不高,皮肤黝黑,一张典型的印度人面孔。我称呼他Kuma,这是之前之前回国的另一位中国室友介绍给我们认识时告诉我的,我也就一直沿用至今。反正,名字嘛,你叫他,他答应,也就OK。至于他的全名叫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或许知道了,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读。一次,印度室友的朋友来找他,他在房间没有出来,我去开门。他的朋友要确认一下,就问我:“*********住在这个房间吗?”说来,印度英语也算世界上最难懂的英语之一,但是他讲的我都听懂了,只是这个中间这个名字太长,从来没听说过。想想是印度朋友,他找阿拉伯室友的概率不大。我就试探性地说:“Kuma?”印度朋友微笑地点点头。我开了门,把他领到室友的房间。这已经是我来以色列的第三个月了,我终于知道印度室友有一个很长很长的名字,而且那个名字多半我也不会发音。万幸的是,Kuma这个名字简单,他也认,更免去了我每日叫他长名的痛苦,那就继续Kuma吧。

Kuma平时很安静,为人也很和善。他是学神经科学的二年级博士生,每天都去实验室做实验,因此也很忙。我们作息时间基本相同,都是早出晚归,中间回来做饭、吃饭,这是交集最多的时间。一开始,我最不能适应的还是Kuma做饭的味道。吃过印度菜的朋友都知道,印度菜是重口味,调料很足,什么辣椒、咖喱、大蒜放的相当多,因此,印度菜是喜爱重口味朋友的不错选择。但是,估计很少人领略过重口味印度菜是怎么做出来的。回想起来那绝对不是一般的过程。Kuma几乎不吃肉类食物,他更青睐海鲜类食品。虽然在以色列这类食材不好买到,但他总有办法淘到。开始,他烹制海鲜的过程让我真的难以忍受,那仿佛是在进行一次小型的生化武器试验。即使我把房门关上,依然能在房间里闻到浓烈的咖喱、辣椒、姜、洋葱、蒜还有一些说不出名字的调料混合在一起的神奇味道。说是生化试验,真不算夸张,它能产生“大规模杀伤性”效果,关着门在房间会让你产生一种晕厥感。忍了几次,我几乎要爆发,但想想你还能干涉室友选择调料不成,劝自己慢慢适应吧。后来,我真的适应这恐怖的“试验”。一次,他可能是放的调料太多了,在煎炒过程中,竟然呛到了自己,连续打了无数喷嚏。我却完全没事,似乎已经习惯了。我暗自调侃,看来中国人对恶劣环境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

前段时间,有两三天没在宿舍见到Kuma人影,我以为他出去参加学术会议了。突然一天中午,他被几个印度伙伴搀扶回来,我一脸懵懂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他朋友告诉我他得了急性阑尾炎,在山下医院做了个微创手术。我简单安慰了他几句,告诉他我以为他去参加学术会议了。他无奈的回我说:“我也想,但这个学术会议似乎有点大”。我继续说这只是运气不好,好好休息,很快就会恢复的。他回我的话让我至今记忆犹新,“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已”。想想在出国学习,也许我们就会碰到诸多不顺与不便。Kuma的简单回答似乎很有道理,那只是生活和经历的一部分,没什么大不了,咬咬牙也就过去了。后来,在遇到困难和麻烦的时候,我都想到Kuma教我的这句话,想着想着似乎一切也就云开雾散了。

生病的日子,Kuma没法再进行“生化试验”了。由于之前已经知道到我们在饮食习惯上差别很大,这方面我真是爱莫能助了。但倒个垃圾、端个水这样力所能及的小忙,我还是会主动出手的。好在Kuma也有一群可爱的印度朋友,他们会隔三差五过来宿舍看望他,给他带些水和食物。我个人觉得,在卡梅尔山顶除了中国人外,印度人也很团结。每到安息日,他们会在停车场打板球,之后再一起聚个餐喝个酒,来打发突然静止的时光。

一转眼,Kuma已经调养了十多天时间,他恢复的不错。一天,突然跑到客厅,光着上身,照着镜子美滋滋的告诉我,生病让他变瘦了,已经能看到六块腹肌了。我哈哈大笑,肯定到“生病确实可以减肥”。中国人讲“否极泰来”。如果是中国人,我会用这个词回他,这会很贴切,但对Kuma,我真不知道如何表达,只要用笑容祝福他早日康复。

我和Kuma从来都只聊家常,不谈及任何政治问题。因为我知道,说破了天,我也不能改变他固有的看法;他也一样,难以改变我的看法。与其谈不着边的问题,还不如谈谈生活琐事,或许能够产生情感共鸣,更有利于相互了解、增加信任。有时候,我也会做些中国美食,比如饺子、混沌等,让他来一起品尝。我一直认为,在外留学也肩负正面宣传国家的使命。在开放多元的时代,最难改变的是一个人即以形成的思维模式,强迫其他人接受你的思想是很难的事情,因此,我更希望用一种“软征服”的方式,让其他国家的朋友觉得中国人热爱生活、积极向上,喜欢分享快乐、更喜欢助人为乐,希望他们也会因此喜欢上我的国家。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