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剧变诞生和平新机遇,拉近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

近几年来,中东地区经历了一系列巨大的变化,动荡不已,甚至包括一些国家版图的变更,旧敌人变成了潜在的新盟友, 以色列与较温和阿拉伯国家找到了共同利益,创造了达成和平的新机遇。

多年来,中东地区被视为以色列与所有阿拉伯国家的对抗,达成地区和平的机会甚微。不过,这几年中东遭受一百多年来最大的动荡,这是自英国、法国帝国主义国家一战后把中东按自己利益划分开始最大的变化。

一些阿拉伯国家经历政权更迭,例如利比亚和埃及;一些国家领导人的地位摇摇欲坠,例如叙利亚和伊拉克;有的被卷入他国内战,像黎巴嫩和伊朗等;在一些地区出现了极端的伊斯兰组织,比如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IS) 。以上种种都给了地区冲突一个新的定义,且让伊斯兰教里逊尼派和什叶派的隔阂加深。现在的地区冲突基本上变成以色列和埃及、约旦、沙特阿拉伯等较为温和的阿拉伯国家,抵抗伊斯兰极端力量,包括哈马斯恐怖组织、伊朗、卡塔尔和土耳其。

解决阿以冲突走出的第一步是在1979年,以色列和最重要的阿拉伯国家埃及签订了和平协议。1993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法塔赫组织签订奥斯陆协议。1994年以色列与约旦也达成了和平协议。巴以虽然尚未达成最后的共识,但是从这次与哈马斯的战争可看出,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法塔赫组织有共同的利益,与埃及和沙特阿拉伯携手对抗共同的敌人。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 温和阿拉伯国家将极端伊斯兰力量(例如伊斯兰国组织、穆斯林兄弟会等)视为比以色列更大的威胁。亲自镇压穆斯林兄弟会的埃及斡旋以色列和哈马斯的谈判,哈马斯是穆斯林兄弟会的一个分支, 埃及在斡旋中拒绝了哈马斯的部分要求。

在伦敦出版的沙特报纸 Asharq al-Awsat(中东日报)近日刊登的一篇评论阐述了同样观点,说明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冲突已经不是中东冲突的核心,“对阿拉伯人而言,由于伊斯兰教的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裂缝,冲突逐渐演变成宗教派别之争。”

大部分的阿拉伯国家不再把以色列视为主要威胁 。最有力的证明就是,以色列和哈马斯打得激烈,但现在却看不到之前阿拉伯人条件反射地批评以色列 。譬如,埃及的媒体不但没批评以色列,反而谴责哈马斯给加沙平民带来极大的痛苦,把加沙战痛之罪归责于伊朗和卡塔尔支持的哈马斯恐怖组织。

由沙特领导的海湾国家,也找到了与以色列的共同利益。例如,在反对伊朗核武计划,以及反对哈马斯、穆斯林兄弟会等极端组织方面。《中东日报》的评论指出:“卡塔尔,这个唯一积极支持哈马斯的阿拉伯国家,最近三个月被其他海湾国家孤立了。沙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及巴林都撤回了驻多哈的大使。

加沙的冲突还没得到解决。严重缺乏资金且对抗巴勒斯坦权利机构处于最弱、最低点的哈马斯,为了博得世界的同情,将继续向以色列平民发射火箭弹。不过,因为把加沙平民作为人肉盾牌的哈马斯已经丢失了老百姓的支持。哈马斯已经被打败了,该组织也已经意识到这一点。

综上所述,现在是时候在以色列和所有温和的阿拉伯力量之间达成一个中东全面的和平协议。这还不是冲突的终点。不过, 已经可看到摆脱困境的办法了。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