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月 21 日,维克托·谭陈教授在美国大西洋月刊发表了一篇机器人导致失业的迷人的分析报告。陈谭教授正确地指出,将唐纳德·特朗普推向胜利的的危机是一场有关生命意义的危机,或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在美国生活中,意义的主要来源是在一个精英治理的竞争社会中使那些底层挣扎者感到自卑”。特朗普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正是源自这种日益蔓延的自卑感。我们不应低估我们看到的这一过程的重要性,它是一场不可避免、不可逆转的社会变革的开始和先兆。我们越早理解这一点并妥善地找出其驱动力和应对办法,这一不可避免的过渡就会更流畅和更快速。否则这一过程会在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造成严重破坏,并且是极其危险的破坏。

正在发生的转变

在许多方面,人类的历史都是人类欲望进化的外在表达。在山洞里,我们本质上与一群狼没有太多的不同。我们在洞穴的墙壁上作画,也可能举行各种仪式;但从本质上说,我们在那时想要的一切就是为了维持自己和我们人类物种的生存。

然而,文明的种子早已呈现在那里。原始艺术和各种仪式的出现表明人类注定不仅是自然食物链上的另一个物种。我们的欲望和愿望不仅与那些动物的不同,并且在整个进化历史上一直在不断演化增长。

我们的欲望越增长,它们越是将我们联结在一起,这一过程主要是通过一个人剥削利用另一个人而实现的。随着我们从游牧状态安定下来,并开始以乡村和城镇的形式生活在一起,我们就创建了各种社会结构,社会阶层由此诞生。最初,我们通过各种形式的奴役相互剥削利用对方,当奴隶制的成本效果不如征税时,人类社会转向了封建主义;再后来,当大批量生产成为可能并推动了工业革命后,资本主义开始走上了人类历史的舞台。

在20 世纪后期,资本主义进入到了一种最卑鄙、最凶恶的剥削形式上︰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这种形式的剥削操纵着我们,使我们那些被奴役的祖先工作更多的时间;而我们事实上在被一群打着自由和民主的幌子、由很小一部分人组成的集团剥削利用着,我们却被说服并相信这样我们就是自由的。陈教授详细阐述了这群精英如何“通过游说、 认证、许可”等方式将一切都引到它自己的利益上面,并拒绝“普通的工人们同样拥有这样做的能力”。

多年来,人类的欲望已经增长得如此强烈,以至于我们在骨子里都是自私的。今天,大多数人甚至无法维持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关系形式— —与我们的子女和配偶的关系,由此离婚率不断攀升,社会的最基本单元——家庭在解体。

然而,更糟糕的是,陈教授说道,“就像许多人已经看到的那样,人工智能的发展在不远的将来将威胁人类的就业,导致大规模的失业(甚至受过良好教育的阶层也是一样)”。他总结道,没有了最基本的社会单位——家庭和可靠的收入来源——工作,我们急需“一次对这种使那些底层挣扎者感觉像是失败者的广义文化修订”。事实上,就像我在开始时所写的那样,我们正处在一场不可避免和不可逆转的社会变革的过程中。现在我们必须确定的是,它将会以一种愉快和冷静的方式展现,还是像以往的变革经常表现的那样,以一种痛苦而猛烈的方式演化。

将理智注入人类社会

为了使人类从当前这种不可持续的剥削式发展模式转向一种更加平衡和可持续的发展范式上来,我们不需要在人类自己的历史 — —犹太人的历史之外来寻找应对这一转变的答案。在Midrash Rabah等来源中,迈蒙尼德告诉我们,犹太先祖亚伯拉罕发现了为什么人类故意相互剥削和伤害对方、而现实中所有其他元素的特性却是维持彼此间和谐的原因。亚伯拉罕发现,人的利己主义本性中几乎没有任何良善可言,或就像《圣经,创世纪(8:21) 》中说的那样︰ “一个人的心的倾向在他出生的时候就是邪恶的。”人的本性是善还是恶的问题让人类花了将近 40 个世纪来认识,但现在我们知道亚伯拉罕是正确的。

然而,亚伯拉罕也发现了应对人类社会中这一负面的利己力量的唯一补救办法。他发现自然在通过一个反作用力、一种在人类层面缺失的爱和团结的积极力量维持着自然的各个层面的平衡。因此,亚伯拉罕一直在努力将这一反作用力灌输到人类社会内部,以平衡我们天生利己的负面力量。这就是称亚伯拉罕的最好特质是“仁慈”的原因。从一个城镇到另一个城镇,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亚伯拉罕和他的妻子莎拉徘徊在去迦南的道路上,并教别人爱和善良是唯一能够应对利己主义本性、补救人类社会各种弊病的办法。

然而,随着人类的自我在一代又一代人当中不断增长,亚伯拉罕的教义变得不足。亚伯拉罕的后裔们继承了他的教义基础,并根据他们的时代要求作出了相应的改进。因此,这一在人们中间灌输爱和团结的方法也在演变发展中不断完善。

最后,一种彻底的教育方法被设计发展了出来。当古代希伯来人采用施行了这一方法时,他们超越了自己的利己主义本性,团结融合成一个单一的民族。座右铭”爱邻如己”代表了他们教育的最终目标和人类进化的顶峰状态。实现这种爱就意味着你完全用爱他人的积极力量平衡了利己主义的负面力量。这就是为什么只有我们致力于成为“一个人一颗心”之后,我们才建立了独特的民族性。

在犹太教发展过程中,以色列人经历了分离和仇恨的时期,也经历了连接和爱的时期。然而,这都是我们所有发展必须经历的一部分;我们需要一个不断增长的自我作为增强我们相互之爱的刺激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所罗门王写道 (箴言10:12)“仇恨激起纷争,而爱能遮盖一切罪恶”的原因。早期的犹太人发现了一个深刻的真理︰ 自我是推动我们人类向前发展的背后的驱动力量,但如果我们不用爱遮盖住它的话,它最终会违背我们的利己意愿杀死我们。

尽管我们拥有这样的教育方法,但在两千多年前,我们也从我们曾经的精神高度跌落下来,变得十分自私自利,以至于我们不能用爱遮盖住这一点,并变得像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们一样——自私到了骨子里。所有我们剩下的只是被深埋在我们内心中的团结以及我们留给其他各民族的爱他人的座右铭记忆。基督教将这句座右铭解释为“因此无论你们愿意人怎样对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对待他们”(马太福音 7:12)。伊斯兰教创始人默罕默德同样写道:“你们中没有人真正相信,直至他为他的兄弟希望的就像他希望为自己的那样。”(Forty Hadith-Nawawi)

然而,我们遗留下来的只剩下空洞的语言,而没有实现它的方法,那一帮助我们的祖先超越其自我团结的教育方法却没有得以继承。结果,这个美丽的座右铭已经变成了一句空洞的口号,甚至没有人相信它可能在人类层面实现。现在,在利己主义自我正在将我们的世界驱使着进入危机和灾难的深渊之前,我们必须重新注入这一亚伯拉罕曾经培养的积极的力量,重新将它注入到我们的民族,并且注入到整个世界当中,以便拯救我们自己和全人类。现在我们必须重振这一曾经让我们超越利己主义本性、团结起来的方法。

学习去团结

为了能够重新思考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必须首先稳定社会。就像我在以前已经写过的那样,也像许多人已经注意到的那样,变化的第一步是就业市场正在发生的革命,或更准确地说是工作机会的消灭。在即将到来的未来几年,自动化机器将取代数以百万计的人的工作,导致规模浩大的失业大军,人们会发现越来越难找到新的工作岗位。机器人正在取代制造业、在银行、法律援助甚至超市等服务机构的工作岗位。这一过程将置政府于一个没有任何其他选择的境地,只能为人们提供某种形式的基本收入。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成为永久失业大军的一员,一些国家政府已开始试验这一功能,而我们很可能会看到更多这样尝试。

我们在不断减少的就业市场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我们的工作定义了我们是谁。正如陈教授在分析中所说的那样:“当其他意义的来源很难获得时,那些在现代竞争性竞争经济中挣扎的人们可能会失去其自我价值感。”当数以亿计的人们感觉自己因为没有工作很而觉得没用且无望时,大规模的暴力行为就不可避免。即使是一个不好的工作也总比根本没有工作好,或就像经济学作家德里克·汤普森说的那样:“工作的悖论是很多人讨厌他们自己的工作,但如果他们什么都不做时则更惨。”

这样看来,向失业人员提供基本收入只是治疗这一就业市场即将出现的变革方案的一半,另一半则是提供将取代作为我们自尊来源的工作的一种新的有意义的工作。这正是古代希伯来人的那种教育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当人们的社会关系是有意义和积极的时候,他们就会感到自己是有价值且快乐的。如果人们学会互相联系,他们甚至不需要无聊的工作来维持自尊,他们将从与其他人的联系中获得自尊和快乐。

事实上,如果一台机器都能做人可做的工作,那么有什么比让一个人退化到机器人的水平、却无法像机器人一样执行指令更羞辱他的呢?我们应该做的并且机器将永远做不到的事情就是我们之间的连接,并通过连接为对方提供快乐,一种真正的幸福,即一个源于爱和友谊的真正的快乐。

目前,我们评价自己人生价值的结构体系整体是扭曲的。如果一个女人可以嫁给一个她自己3D打印出来的机器人,并且认为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话,那么我们急需要重新教育我们自己,真正的连接到底对我们作为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在连接的圈子中

Likutey Halachot (各种分类的规则)一书中写道:“生命活力、存在以及生物改正的感觉本质是拥有不同观念的人通过在爱、 团结与和平中连接在一起时获得的”。正如我曾经说过的,如果我们正确地使用我们的利己主义自我的话,它会变成一个将我们推向新高度的跳板。当我们努力超越利己主义在我们之间造成的分歧、分离和仇恨并进行团结时,我们就会找到亚伯拉罕发现的那一积极的力量。这一力量会连接我们,并让我们体验真正的人类连接力量和伴随连接而来的快乐和生命意义。

虽然自我是我们成功的关键,但超越它更是。我在世界各地的学生们正在进行他们称之为”连接的圈子”的活动,在这些连接圈子里,陌生人、不同背景的人甚至正处于相互冲突中的人们学会在超出其想象的可能的方式中互相连接和关心。圆圈的形式是来表明我们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这种情况下没有一个人占主导地位或将其意见施加在别人身上,每个人都倾听别人的心声。圈子的目标是力求并且只是力求连接而非成功。参与者的超越其自我的努力会激活积极的力量,从稀薄的空气中通过连接创造一种温暖和亲近感被。

Arvut (相互担保) 运动的成员们已在许多地方和环境中实施了这种连接的圈子和在自我之上建立连接的其他方法。这种形式的教育的主要手段是在连接中的练习。

《密西拿 》(Masechet Avot) 告诉我们:“将他的愿望作为你的愿望,这样他将使他的愿望变成你的愿望”。这是对连接的终极表达,当我们是十分在乎另一个人时,他的愿望甚至变得比自己的愿望更加重要。想一想母亲对她的孩子的关爱的情形。如果我们以这种方式相互对待对方的话,我们就会吸引很多的积极力量,以至于它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社会。

培育人的职业

实现这种类型的连接将保证我们人类的未来。首先,它是唯一一个机器将永远都不能参与的职业。第二,它将我们作为人类的价值建立在我们的相互连接上,而不是在我们的职业的好坏或我们拥有的财产多少上。

参与连接的人们不会从事腐败行为,社会紧张局势将会平静下来,而暴力、 抑郁和毒品滥用等问题将慢慢消失,因为通过连接找到生命意义和快乐后就不会有挫折感,因此也不需要寻找发泄、压制或逃避的手段和渠道。

此外,人类还需要很多的”职业连接者”。一个连接圈子是由大约十个人和一个主持人构成的,对一个人的判断将根据他对社会的贡献而非其财富来衡量。因此,连接圈子的指导员将会享受很高的社会地位,使得这一新的”工作”是大家都愿意追求的工作。

事实上,转变正在发生。人类已达到了进化的最后阶段——将所有欲望连接融合成一个统一实体的阶段。我们越早开始连接,就会感觉越好。正在恶化的社会衰落和必然的失业趋势都在指向这一结论︰我们必须重新考虑我们人类在这个世界的价值观,并且重新学习作为一个人到底意味着什么,人类不应该是一个简单地操作机器的“机器人”。我深信,如果我们敢于采用我们的先父们在几千年前曾经通过这一爱和给予的力量将我们(犹太人)成功连接为一个民族的方法、在教育我们自己在连接上迈出第一步,我们和整个人类将会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充满感激。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