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西奥多•赫茨尔写出《犹太国》时,当大卫•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宣读以色列独立宣言时,当梅纳赫姆• 贝京(Menachem Begin)重新定义以色列政治格局时,我想他们任何一个人都预想不到他们的接班人会在21世纪遭遇怎样的问题。

上述以色列的开拓者早已远逝,而我们现在面临着严峻的考验:从来就只知道一个有以色列的世界的一代是否能承担起领导以色列的重任?

就目前看来,他们做得还不够好。

腐败盛行,民众毫无生气,还夹杂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草根运动。但此起彼伏的运动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数十万人走上街头进行示威游行,当局承诺的改变和调查委员会却无疾而终。近日埃塞俄比亚裔以色列人爆发示威活动,抗议数十年来遭遇的压迫,而压迫他们的正是那些曾发誓要保护他们的人。但他们的抗议不仅受到了谴责,令人震惊的是,警方多名高级长官竟然承认他们一直都知道存在问题。

多年来,他们心知肚明,却什么都没做。

但以色列总理在暴乱后立即采取行动,和一些黑人小孩合照,营造良好的形象。摆个造型拍照远比作出真正的改变以及采取真正有用的措施遏制以色列泛滥成灾的种族歧视来得简单。

在这片子民一有机会就歌颂希望的土地上,希望却正在飞速凋零。

但希望还未完全消亡。

我们喜欢看着我们的国家,对我们取得的成就啧啧称奇,但直到我们看着我们的成就并认识到我们是怎么取得这些成就的,我们才能继续取得新的成就,否则将注定无法重复过去的辉煌。直到我们看着特拉维夫的天际线,不仅能对我们创造这片土地的能力称奇,还能理解是因为阿拉伯人的体力劳动,这一切才真实存在。直到我们认识到随着每一代劳动人口的逐渐减少,我们国家不可能实现持续发展,因为很难让极端正统犹太人步入职场。直到我们认识到不能无限期把自己锁在用导弹防护的电子碉堡里来保护这个国家,否则我们的希望就成了空想。

但是人们也没对这届政府抱什么希望,组建政府也不是为了建设美好的未来,而是为了重蹈之前的覆辙,这届政府是由选民在恐惧中选举出来的。 即使这届政府制定了相关政策(而我怀疑他们是否能在这方面达成一致意见),也“无法改变什么,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

但即使是在最好的情况下,即使利库德党的表现比所有人意料的都要好,其仍缺乏组建政府所需的权威,只能实现最小的利益。

但左翼政党也一事无成,只会说要么选他要么选我们,随后又无法向大家交代工党将如何领导以色列,简直就是在侮辱选民的智商。

为了做得更好,左翼政党需要让以色列民众燃起对美好未来的希望,需要让所有公民都有学可上,受到平等的待遇,把建设国家的重任进行平等分配,而不是让部分人受教育后耗尽一生投入工作和服务,而让剩下的人一辈子无所事事,虚度时光。

他们需要建设一个政府为民办事的国家,而非本末颠倒。

他们需要建设一个包容的以色列,而不是迎合部分纷争不断的小团体的利益。要想让人民看到希望,政府必须要有这样的领导者:要有足够的勇气应对社会中广泛存在的问题,而不是通过牺牲以色列的未来为自己谋取政治利益。现在以色列社会里存在一些根深蒂固的利益团体,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社会地位和固有利益,不惜扰乱社会,激起社会仇恨。我们需要的领导者要敢于承担触犯这些利益团体的风险。

我希望看到以色列的领导阶层愿意干实事,下定决心解决导致贫困加剧、种族歧视抬头以及国际孤立的种种问题。

在本届政府中我是看不到这样的改变了,但是我希望能在下一届政府中看到。

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