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加拿大人,我国的外交官被巴勒斯坦人扔鸡蛋和鞋子,我觉得自己也受到了羞辱,但身为一名阿拉伯人,这种情况让我感到很尴尬。这次事件让我不禁思考,这些举动是不是体现了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冲突?加拿大作为西方主要国家之一,其代表受到这种令人震惊的攻击,是否也和当下巴勒斯坦人的困境有关?

世界上有很多人认为巴勒斯坦人是受害者,当然,他们的确是。但是,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思考,也许在很大程度上是他们造成了自己的悲剧呢?我接下来可能会对这群受害者做出一些指责和批评,但今天我没有心情考虑我的话在政治上是不是正确的了,我就直截了当,坦白说说我的看法。

首先,巴勒斯坦人在这场冲突中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阿拉伯国家的犹太难民也是。事实上,66年以来,为了不受到战争和恐怖主义的伤害,以色列不得不费尽心机保卫自己,这其实让每一个以色列人都成为了受害者。不过,犹太难民的伤痛已经逐渐减轻,走出阴霾,他们在以色列或者其他地方过上了安稳的生活。以色列人虽然是战争和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但是他们选择面对并与之抗争,另外,他们不会向外国政要扔鞋。

其次,众说周知,巴勒斯坦人总是会抓住一切机会来错失机会。向加拿大外长扔鸡蛋和鞋子,这便错失了一个向其他人,即使是他们不欢迎的人,展示尊严的机会。巴勒斯坦人选择展示给世界的,并不是庄重威严的仪态,而是粗鲁无知的形象。

1947年,阿拉伯人拒绝了联合国的分治计划,造成了巴勒斯坦的困境。而1948年到1967年间,巴勒斯坦拒绝建国,困境局面没有任何好转。巴勒斯坦不停发动恐怖袭击,并拒绝了所有的“两国方案”协议,导致情况进一步恶化。以上仅仅是一些比较突出原因。

有人认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穆罕默德•阿巴斯是和平的最大希望,我问那个人为什么经常颂扬恐怖分子,并撒谎来激化仇恨。不出意料,我得到的答复是阿巴斯已经尽力了,如果他再做更多事情的话,有可能会被巴勒斯坦极端分子杀害。所以,巴勒斯坦现在的情况是,懦夫一样的领导人,领导着不懂尊重法治的人民。这难道不是巴勒斯坦人的错吗?

巴勒斯坦人创建了法塔赫(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他们和自己的阿拉伯兄弟在约旦和黎巴嫩各进行了一场战争。他们创造了哈马斯。他们选举腐败的政客和恐怖分子。当以色列撤出加沙的时候他们也不能靠自己的力量进行重建。他们放弃了走向民主的机会,而上演了一场闹剧。过去66年以来,他们几乎在每一方面都以失败告终。

但显然,指责巴勒斯坦人的所作所为并不能被广泛接受。世界对大部分的巴勒斯坦人都没有什么要求。无论他们做出什么行为,比如煽动仇恨或向以色列发射导弹,在以色列做出回应之前,都是能够被原谅的;而以色列又经常被盟友指责反应过于激烈,其他国家对以色列的指责更为严重。

人们常说,世界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巴勒斯坦人,但事实上,对待巴勒斯坦人的方式其实更加温柔。孩子表现不好时,通常会接受惩罚,如果孩子为自己的错误找借口或者把责任推脱到其他人身上的话,惩罚还会更加严重。这套方法在孩子身上很奏效,在巴勒斯坦人身上也一样。

虽然,造成巴勒斯坦当前困境的原因很多,但最主要的是巴勒斯坦人的所作所为。如果要让为改变这种困境做出的任何努力有成效的话,他们就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些话从政治角度来看,可能不太正确,但很遗憾,这的确是事实。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