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到以色列,我以为这里的人都信仰犹太教;来到以色列,我几次被问到“你的信仰是什么?”

听朋友说,有中国人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他的回答是“共产主义”,然后他的外国人就嘲笑地说那是意识形态,不是信仰,他信仰基督。可是,信仰只能是宗教吗?

来到这片神圣的土地,我迫切地想要了解这里的人种构成。在学校,我看到我的教授们无一例外地戴着犹太人的小帽子,用小夹子夹在头顶,表示上帝再上;在宿舍,我看到以色列的室友们和欧美人没什么不同,从衣着穿戴,到生活习惯;在宗教区,我看到戴着黑色毡帽,穿着或白色或黑色筒袜、黑皮鞋、目光幽深的男人;看到头巾裹住秀发、上衣遮住锁骨以下、长裙遮住美腿、只有黑白两色、带着6、7、8个小孩的女人。。。他们,都是以色列人?都是犹太人?都信仰犹太教吗?

是的,他们都是以色列人。但是,他们不都是犹太人,即使是犹太人,也不是都信仰犹太教。

在占以色列人口80%的犹太人里,分为极端正统犹太人、正统犹太人、革新派犹太人、保守派犹太人,还有现代犹太人。

极端正统派犹太人严格遵守犹太律法,他们就是穿着黑漆漆或者白花花的那群人。男性从6岁开始就要进入宗教学校学校,直到中年也是全职宗教学生,一辈子都花在祈祷和辩论《摩西五经》、《塔木德》等犹太典籍上。女性不读书,也不被允许学习经典,等到14、5、6岁就可以找个同一教派的男人嫁了,然后开始她为这个家庭生儿育女、为生计奔波操劳的主妇生涯。男人不工作,她是家里的顶梁柱,政府再救济,还是抵不过孩子一个接一个地出生。即使是这么重要的角色,仍然不能保证她的家庭地位。男人是至高无上的,他们在祈祷中和上帝对话,而女人纵然辛苦养家,也只不过是仆人,只为了男人能专心地走近上帝。

这真是一个可怜的讽刺啊!为了上帝,女性放弃了自己的人生,他们甘心情愿地当一个仆人,没有任何的自由。生活的处处都要被律法中的613条戒律约束着,包括吃什么、穿什么、说什么、甚至连make love with her own husband都要在规定的时间进行。难道这是带给人生活力量的信仰吗?

即使是极端正统派,还区分着哈西德教派、立陶宛派、哎哈达教派、卡巴拉教派……他们跟从不同的拉比,对Kosher洁净食物有着各自的要求,这些区别都可以理解,但可怕的是他们有着不同的政治主张,还都想把自己的主张包括宗教仪式等加诸于其它教派,都固执地认为自己的一套是对上帝最正确的理解、最衷心的侍奉。由此引发各种冲突也就不足为奇了。难道这是期望和平安乐的信仰吗?

存在于极端正统派的冲突似乎只是小巫见大巫。与这个国家的对立才是更大的冲突。黑帽子们不承认以色列。他们认为只有上帝才有资格重建以色列,由世俗犹太人建立的以色列是对神灵的亵渎。所以,在5月14日(犹太历)以色列国庆日的时候,他们将以色列的大卫星国庆丢入火堆,不承认以色列国歌《希望》(他们认为神圣的希伯来语只能用来祈祷,日常生活使用神圣的语言是对上帝的亵渎)。。。这些行为激化了正统犹太人和其它以色列人的矛盾,“不用工作、不用服兵役、享受着政府的补贴,我们辛勤劳动赚来的工资却要缴纳赋税供养你们生活,到头来却换来你们的唾弃”,这是很多以色列人的心声。

以色列80%的犹太人都是非正统犹太人了,他们相信上帝和犹太精神,但不拘泥于犹太教堂、犹太戒律。这个群体里面也存在着无穷的变化,有无神论者、不可知论者、半虔诚、保守派、革新派。且不说这个国家还有穆斯林,还有贝都因人,还有德鲁兹人、还有基督徒,每一个团体都有着自己认为的宗教,他们认为的信仰。分歧、差别在所难免,如果因为差别就要抹除共性,那么冲突永无宁日:穆斯林们不知道该称呼自己是以色列人还是巴勒斯坦人,贝都因人和德鲁兹人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以色列人还是阿拉伯人。。。

刚刚读完《穆斯林的葬礼》,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在犹太国家与这本书相遇,仿佛不是时候,却仿佛又正是时候。因为隔着教门,新月和楚雁潮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没能相守,却在一坯黄土和《梁祝》的琴声中永恒相爱。在《以色列人》这本书中看了无数个因为宗教信仰的差别相爱的人不能得到家庭的祝福,或散或逃。难道这就是带给人幸福安康的信仰吗?

以色列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国家呢?极端正统派和正统派希望她是一个神权国家,这样她才与众不同,这样才算最大程度地保留了犹太教的传统。但真的要把这个国家的命运、这个国家所有人民的命运,不管是犹太人还是非犹太人,都交给不可知的上帝吗?

在这些日子的接触中,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正统犹太小孩好奇的眼睛,男孩也想玩电脑、玩手机;女孩也想穿上花裙子;青年们在炎炎夏日穿着厚厚的黑西装、带着厚厚的黑帽子也觉得热……宗教是一层不变的吗?宗教是为了让所有人规规矩矩活受罪吗?我不相信宗教的初心是这样,无论什么宗教、无论什么教派,她应该是教导人向往善良、向往和平、向往美好的。像一位革新派拉比说的,“不必为了热爱传统而信仰宗教”,宗教不该成为隔阂的武器,而应该是联系的纽带。我们尊重彼此,你我虽宗教信仰不同,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天下大同。我觉得这才是宗教的夙愿。

我是一个没有宗教的人,但我不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上周在特拉维夫拜访SmartPath的CEO,这位Phd同意我的看法。我告诉他,我信仰善良、信仰爱,这和所有虔诚的有宗教信仰的人一样(不包括那些在形式上恪守、在心灵上却从不反省的人),支持着我走一下去、闯下去。

宗教不是信仰的唯一形式,以色列也不是一个宗教国家,她应该像一个普通国家,宽容地接纳所有民族、所有宗教,平等地孕育犹太人、穆斯林、贝都因人、德鲁兹人。


An Ordinary Country on an Extraordinary Land with Variously Ordinary People. 

愿世人都有如海般宽阔的胸怀~

愿世人都有如海般宽阔的胸怀~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