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国际日前公布取消原定入股以色列Phoenix保险公司的4.6亿美元投资。

复星国际和Phoenix的控股股东均宣布由于条约中若干先决条件尚未获达成或豁免,该交易被取消。此外,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表示公司的投资政策和国际市场的变化是公司放弃该交易的原因。

与Phoenix的交易失败引发的思考超出了对具体交易本身的关注,人们不禁对以色列及其媒体如何审视来自中国的投资提出了疑问。近几年来,中国逐渐成为以色列主要的外商投资国,Phoenix的交易失败和新华联取消收购Clal保险公司的计划引发了对原本一片向好的投资趋势的担忧。

复星国际虽拒绝就取消该交易的原因是否因担忧无法通过以色列的监管部门批准作出评论,但此前有以色列媒体的报道对能否通过监管部门批准表示担忧。此外,上月中国企业新华联集团通知Clal保险公司收回收购该保险公司的原定承诺。根据Clal发布的公告,新华联曾表示对以方监管方面不确定因素的担忧,该公告还指出新华联曾会见以方的监管人士。以色列保险市场近期的发展、新闻和交易增加了其发展的不稳定性。

近期这两项交易之间的相关性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两项交易的相同之处在于中国的大型企业集团对收购以色列保险公司的谈判都进入到了最后阶段,但最终都选择了放弃,而主要或至少部分原因都是担心无法获得监管部门批准。我们无法得知是否能最终通过监管批准,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这是为什么?我们不能忽略以色列民众对中国收购以色列两家主要保险公司的看法,以及他们对以方监管部门的潜在影响,至少应当考虑是什么原因促使中方收购者认为监管批准不会通过。

以色列Tnuva食品集团在2014年向中国光明食品集团出售股份前,以色列媒体充斥了来自政治家、媒体人及普通民众的批评,他们群情激奋,认为该交易是将国家企业“出卖”给外国人。问题是早在该交易之前,Tnuva已由国外公司——英国安佰深集团(Apax Partners)掌控。难道一些以色列民众觉得中国投资者比英国投资者“更像外国人”?

让我们再回到2015年中国企业拟收购Clal保险公司和Phoenix保险公司事件。这两项被提议的交易面临同样的担忧:中国将接手以色列保险行业极大的份额及数以百万计的以色列民众的退休储蓄。鉴于以色列媒体和公众的普遍抵制态度,我们不禁想问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收购者来自欧洲或美国而不是中国,还会存在类似的抵制态度吗?

中国已发展成为超级经济体,其对世界的影响将会持续上升。过去几年中,中国对以色列的兴趣不断增加,至此,两国间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互惠互利关系。

以色列企业吸收中国投资后的收益不仅在于投资者带来的资本及竞争力的增强,还体现在打开了中国这个巨大而持续增长的市场。另一方面,在与以方的合作中中国市场在诸多领域引进了不少全新的创新科技,这对于中国的发展必不可少。中国化工与阿达玛(Adama )的交易是中国投资以色列并获得双赢的典范。

短期内,我们可能会看到中国对以色列银行业和保险业等受监管行业的投资兴趣有所减少,但对以色列高科技行业等无需政府批准的领域投资兴趣不减。然而,从中长期来看,如某些以色列民众在审视某项交易时能摒弃偏见,以更加客观中肯的立场看待,才能完成更多圆满成功的交易和收获更大的利益。

———————

本文作者共三位,简介如下:

虎大为(David Hodak), 律师,Gross, Kleinhendler, Hodak, Halevy Greenberg & Co.(GKH)律师事务所领导人,领导GKH亚洲业务,并带领其事务所在中国及香港发展了合作关系。

艾力•巴拉施(Eli Barasch), 律师, 主管GKH律师事务所中国业务部,其业务自2004年起主要关注中以跨境交易。

艾迪(Adi Weitzhandler)律师, GKH律师事务所中国方面业务的律师,其拥有与中国市场合作的资深经验。艾迪能够流利进行普通话对话,曾在中国北京语言大学学习。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