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玛‧拉扎勒斯(1849年-1887年)出身于纽约市的一个富有的犹太人家庭。她自幼学习古典文学和多种外文,她发表第一部诗集和译作时年仅十八岁。

u=4133531339,4139046196&fm=21&gp=0

1776年,美国这位年轻共和国的宪法中明确规定公民的宗教自由权时,并没有把犹太人排除在外,所以犹太人就因此获得了事实上的公民权。从世界范围来看,美国犹太人最先获得公民权。

众所周知,美国之父是一群来自欧洲的清教徒们,而清教徒的信仰又是高度认同犹太教的,正如马克思‧韦伯所说的,“清教徒最注重的是《旧约》里对行为之规范化、律法化的赞美,它把这誉为一切能博得上帝欢心的行为之共同标记。清教徒提出了这样一种理论:摩西法典中的确包含有仅仅适合于犹太民族的礼规或纯粹历史性的戒条,所谓摩西律法在基督手中丧失了效力是仅就此而言的;在另一方面,它作为成文的自然法法规始终是有效的,因此必须予以保留。”

可见,美国建国之初就注定和犹太人有不同于欧洲的和谐关系。不同时期来到美国的犹太移民,很快认同了美国社会的主体精神,在他们的眼里,新大陆成了自由、民主、平等的乐土。1883年埃玛‧拉扎勒斯写出了非常深情而优美的诗句,表明了犹太人的这种心态,她写道:

她不同于希腊著名的青铜巨人,

把征服者的双脚踩在两片土地上;

她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女人,

她将高擎火炬屹立在这浪拍夕照的大门。

火炬收驻闪电,手臂似灯塔放出光芒。

她是“流亡者之母”,向全世界召唤;

她那温柔的目光落在连接双城的海港。

“古老的大地,愿你们永保历史的辉煌!”

她在无声地呐喊,

“把你们拥挤土地上的不幸的‘人渣’,

穷困潦倒而渴望呼吸自由的芸芸众生,

连同那些无家可归四处漂泊的人们送来,

我高举明灯守候在这金色的大门!”

埃玛·拉扎勒斯的这首《新巨人》十四行诗,在美国文坛上影响很大,它被刻在了自由女神铜像的座基上,成为人们世代传诵的不朽之作。

u=3632787858,308018646&fm=15&gp=0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