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妥拉节这天,我们与神一起跳舞

作者 拉比David Rosenfeld (aish.com)

翻译 Dan

编校 邹云鹏, 天佑(Amit)

在住棚节的七日后,我们将迎来欢乐的节日:严肃会(Shemini Atzeret,即“第八日”)以及妥拉节(Simchat Torah)。

今年(2017年)节日是从公历10月11日的日落开始,12晚上结束(在以色列之外13日晚上结束)。

图片来源:Shoshanah Bromacher

图片来源:Shoshanah Bromacher

在流散的犹太人中这节日的头一天以其圣经名称“第八日圣会”而被熟知。我们依然在棚子屋内生活,但是却不再有住棚的祝福。次日则以妥拉节这个名字而为人熟知,在这一天我们将完成上一年的妥拉卷轴诵念,随即开始新一年的卷轴诵念循环。这一欢乐的里程碑式纪念日会伴以舞蹈(即被称作圆圈舞的,旋转七圈的传统舞蹈),并高举妥拉卷轴作为庆祝。在以色列,这两个节日合并,整个节日只持续二十四小时(而不像在流散犹太人中持续两天四十八小时)。

妥拉节在妥拉中被赋予了一个古怪的描述:“第八日当守圣会 …… 这是严肃会”(《利未记》23:36)。 “严肃会” (atzeret)这个词的词根在希伯来语有“留驻”之意。在这世间能有什么值得“留驻”?

Midrash如此解释:上主对以色列说,“我将你留驻我处。”这是一位君王在很长一段时日后召回他的孩子赴宴。当到他们离开的时间时,他说,“我的孩子们,请和我多待一日。送你们离去,为我甚是艰难。”我们已经一起度过了一次新年,一个赎罪日,以及一个住棚节。我已经审判了你,宽恕了你,并将你置于我的荫蔽下。而我不希望你这么快离开我。请多停留一日吧。

图片来源:Dan Romascanu

图片来源:Dan Romascanu

我们为什么在这一日欢庆妥拉?

妥拉节里面实际上有着很多亲密性的部分。在庆祝了许多其他节日后,上主请求和我们在一起度过最后一日。没有其他的活动,没有吹号,没有审判,没有棚屋,没有植株。这些统统放在一边,让我们享受这最后一日——只我和你们在一起,没有其他。

我们如何与上主一起度过这特殊的一日?通过拿着他赐予以色列子民与这个世界的礼物庆祝,即通过高举妥拉并围绕妥拉跳舞来庆祝。

但我们为什么要在这天纪念妥拉?难道妥拉不是我们在五旬节这一日的西奈山启示中获得的吗?为什么我们却在年末纪念?

因此,在希伯来历法中,我们有两日纪念妥拉——五旬节与妥拉节。在五旬节我们纪念我们获得的妥拉,但却因为金牛犊的原因我们失去了它。

图片来源:Chana Helen Rosenberg

图片来源:Chana Helen Rosenberg

个人的妥拉

相对地,在妥拉节这一天,我们并不纪念我们民族获得的那份妥拉;我们纪念的乃是我们个人获得的那份。上主赐予了我们第二对法版,因为他认为我们值得拥有。他在赎罪日宽赦我们,并决定涤除我们的过错,令我们一新。而我们每一个人则举起上主赐予的圣法并起舞。同样地,会堂内每一个成员都会被叫去诵读妥拉的一个章节。

在人群中跳舞是非常私人的经验

任何有过在人群中跳舞经历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非常私人的经验。尽管被众人围绕,你却会觉得自己是独自一人。你在如此众多舞动的人中失去自我感,在群体中不再觉察个体性和身处何方。

图片来源:Shoshanah Bromacher

图片来源:Shoshanah Bromacher

当我们在妥拉节这一日跳舞时,我们纪念我们与妥拉的极其私人的连接。我们立即感知到我们是犹太民族这一庞大主体的一分子,与此同时我们则感到我们是在与上主独处。妥拉并不是只给以色列一个民族以及这整个世界的;它也是赐予给我们每个具体的个人的——我自己的妥拉。我们中的每一个都高举并纪念妥拉,同时也是在纪念上主的智慧对于他个人而言所具有的特殊含义。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于妥拉的独特观点。关于妥拉如何进入人们的生活以及人如何成为今日的他,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故事。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锡安号角”主要发起人为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