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谢地,终于回到加拿大了,在飘舞着雪花的多伦多机场,飞机一落地,我差点要鼓掌,但是没有人像我这样为安稳到家而庆贺。我想起去以色列的时候,飞机在以色列特拉维夫的机场一落地,一飞机的人都鼓起掌来。

此番圣地之旅,多有不顺,感觉冥冥之中似乎有上帝的考验。虽有一个个不顺,接踵而至,但是都被我当机立断迎刃而解,最后能平安到家,可谓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001lvpQngy6Qbe66Ip4f2&690

先说第一个考验。今年一月初,我看着大学的校历上注明的二月份一周春假起止日期(2月23-27),订了前往以色列的往返机票,价格约为830加元,堪称十分便宜。不料,距离出发还有两周时候,听到学生说春假提前了一周(2月16-20),可能学校考虑到中国学生要过春节的缘故,将春假提前,给华人学生提供过年的便利。所以我赶紧打电话改机票,因而导致罚款,殊不知这罚款等于是原先机票作废,重新买一张更贵的机票!由于我没经历过类似事件,也不懂改票退票的机制,电话里就应承了下来,等到收到确认邮件才知道最后机票价格几乎是原先的2.5倍!我在电话里问订票公司,索性我不去了,全退了,对方说,如果我把第二次订的票退掉,只能补偿200加元,我会损失1700加元。来回来去电话就打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一咬牙,决定还是去。

第二个考验则是临行前好几个加拿大和中国的朋友都千叮咛万嘱咐说以色列很不安全。2014年7月,巴勒斯坦抵抗组织哈马斯对耶路撒冷、特拉维夫和以色列北部海滨城市哈代拉发射了远程火箭弹。8日晚,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拉响空袭警报。9日一早,“铁穹”防御系统在特拉维夫上空拦截了5枚发射自加沙地带的火箭弹,当日,特拉维夫再次拉响空袭警报,居民随即躲入庇护所内。以方估计,哈马斯手中还掌握着大约一万枚射程不同的火箭弹,包括数十枚M-302型远程火箭弹,其射程可达160公里,如果从加沙地带发射,可以覆盖以色列全境。这么说,只要我们在以色列境内任何一个地点旅游,都有可能中弹。去年美国政府还发出通告,建议美国公民如无特别需求,不要去以色列旅行。在网上搜索了大量资料,心里想,算了,还是硬着头皮去吧,生死有命,不该你死,就是唐山大地震你也会幸免于难;如果该你死,你就是不去以色列,走在幽静的加拿大小城街道上也可能遭遇飞来横祸。所以,后来飞机飞到以色列领空时,难免会有些担心——哈马斯会不会重点发射火箭弹袭击美国飞往以色列的航班?难怪我们的飞机安稳落地时候,一飞机的人都热烈鼓掌。

考验之三是橄榄山上遇到难缠的刁民。那一日,怀着无比敬畏的心情前来《圣经》中屡屡提及的耶路撒冷橄榄山。耶稣生前在这里留下了无数足迹,在这里走在任何一寸土地上,都有可能是两千年前耶稣踏过的土地。我一下出租车,便看到两女一男三个中国青年慷慨激昂地说着什么,嗓门很大。走过去一问,原来这三人是北京的白领,过年期间结伴来以色列自由行。本来心情很好,不料,这个小个子男生刚才在橄榄山上撞见一个假装看报纸的阿拉伯人(巴勒斯坦裔以色列人),他撞了男生一下,然后就跑开了。男生醒悟过来,赶紧检查自己的衣兜,发现拉链被拉开,手机不翼而飞,但是里面的钱包还在。他回忆说,刚才手里攥着手机的时候,那个阿拉伯人就盯梢他许久了,所以看着他放进衣兜,拉上拉链,然后尾随,遇到可趁之机,以声东击西的策略,在假作误撞他同时,迅速拉开他衣兜拉链,将手机偷走。他说他的手机只值700元,丢了不可惜,可惜的是接下来的几天没手机用,跟家人拜年都成问题。

他这么一说,我也赶紧摸摸自己的三星Galaxy Note 4。连日来,我发现以色列百姓用的手机落后中国人好几年,满大街看不到iPhone 6 plus或Note 4等最新款的大屏机,好一些的,还在用iPhone 4,差一些的,还在用翻盖的或带键盘的老式机。有几次在城铁上,有几个青少年盯着我的手机看,估计很好奇。

离开这三个北京小白领之后,我独自漫步橄榄山,这山上自由行的中国游客还有那么一些,很多脖子上挂着长枪短炮,一看就是摄影爱好者。

在万国教堂附近,我一直在找《圣经》中描述的著名的客西马尼园——这里是耶稣被捕前晚间最后一次默默祷告的地方,能到这个地方走一遭实为殊胜!但是我脑海中的客西马尼园深受自己的想像和电影《耶稣受难记》的影响,所以转了半天,明白近在咫尺,但是不敢确认。此时,万国教堂入口处有一堆人,都是阿拉伯族裔,围着我问这问那,其中一个还指着另外一个说,他喜欢中国。当我问道:“请问橄榄园(客西马尼园别称)在哪里?”这可好了,一个人马上带我到我转了几圈的那个小园子,里面有几棵无比古老的橄榄树。这个人说,这就是橄榄园,这八棵橄榄树有两千多年历史,当时这些橄榄树目睹了耶稣在这里痛苦地祷告。就这么两句话,他说要收费。我顿时感到不快,觉得此人先斩后奏,马后炮很讨厌,问他收费多少,他说随便给。于是我给他三美元,觉得他那两句话给个三美元可以了。不料他说不收美元,只收以色列谢克尔。我钱包里最小的票子是100谢克尔,约合26-27美元。于是我给他10谢克尔的硬币,他说太便宜了,说我可以给他大票子,他找我。游客心里都明白,这些阿拉伯人,你给他大票子,多半就会赖皮不找钱了,所以我迟迟没给他那100谢克尔。然后他开始软缠硬磨,不让我走,还掏出他的钱包,不停地说:“我找钱给你。”于是我给了他100谢克尔,这找多找少就由不得我了。果不其然,他找我40谢克尔,自己留下60,也就是说,他的两句话收了我16美元。

遇到这种刁民,我也不想多费口舌,16美元给了他,打发了他,我赶紧走人。没想到他还跟着我,非要接着做我的“私人导游”。我在这橄榄园里绕了几圈,就是为了躲开他,最后随一队欧美旅行团跑开了。

之后我去了耶稣和门徒进行最后的晚餐后来到的客西马尼洞穴,耶稣和门徒经常来这里祷告。在最后的晚餐后,耶稣和门徒来到这里,就在这里,叛徒犹大带着士兵赶到将耶稣抓获。我坐在洞中,想着刚才被刁民讹钱的经历,心里很是生气,但很快平息下来。就在这时,又先后有两人来洞外洞中骚扰我,非要我打他们的出租车,其中一个跑到洞里居然找到了我,说要拉我到最后的晚餐地址,声称他会打表,还要给我半价。这个人为了让我打车,前后纠缠了我至少半个多小时。最后,我还是在路边迅速叫了一辆行驶中的空出租车,赶紧钻进去,这才摆脱掉那个人。

后来我心想,真是巧合——耶稣两千年前在这洞中无比痛苦,而我今天来也在这洞中生气;犹大为了30个银元在这里出卖耶稣,刁民则在这里为了20美元纠缠我半个小时。这个巧合太有戏剧性了!这分明是上帝给我安排的考验啊!

橄榄山之行,有惊无险,一群刁民,还算对付过去了。后来我想像那个讹钱的人轻而易举收获了60谢克尔,我还有点为他庆贺。我不怪他们无赖,只怪贫穷是万恶之源。

再后来,我们旅馆的经理、俄罗斯犹太老太太对我说:“你还是幸运的,前些时候一个美国女游客在这里被阿拉伯人一把抓住胳膊,索要美元。美国女士给了100美元,他嫌少,于是美国女游客又添了100美元,这人才撒手。你被索要了60谢克尔,好歹还问了路,而那个美国女游客可是什么也没问,多亏呀?”

这之后,有一个大考验接踵而至。2月19日这晚是我在耶路撒冷最后一晚,第二日中午退房,前往特拉维夫乘飞机回国。本来我安排好19日上午去雅法门,下午去以色列博物馆,这家博物馆每天下午4时开门,9时闭馆,我把压轴戏安排在最后。但是中午回到旅馆,俄罗斯犹太老太太告诉我说,天气预报称当日晚耶路撒冷会降雪,这就意味着从耶路撒冷到特拉维夫的高速路将被封路,意味着没有任何车辆可以前往特拉维夫,意味着我将无法去机场,可能要延误航班。我以为她小题大做,所以后来又去中餐馆问上海的老板娘,她说的是一样的——以色列和加拿大不一样,这里稍微下一点雪就要封路。上海老板娘也建议我趁还没降雪前现在就前往特拉维夫。可是我怎么去呢?去了住哪儿呢?找酒店来得及吗?找哪一家酒店合适呢?把我搞得慌里慌张。此时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上海老板娘还很仗义,主动打电话为我联系司机,这个司机跑耶路撒冷到特拉维夫的长途,收费50谢克尔,但是他的手机永远打不通。于是上海老板娘又问她以色列丈夫——一个大肚子犹太老头,问,给他300谢克尔,他愿不愿意送我。那个老头先是答应了,后来又嫌少,说要350谢克尔。上海老板娘替我着想,给我指路让我去坐小巴士,只要20美元左右,如果找不到再回来让她丈夫送我。她又联系住在特拉维夫的他丈夫的儿子,问是否可以接待我一晚,电话那头好像不情愿,于是上海老板娘赶紧说:“放心,人家会给你钱,你看你收多少合适?”他们来回来去说了半天。我按着上海老板娘指的路,冒着大雨找到了小巴士车站,但是我决定还是多花钱打车。一来大雨瓢泼,我要先回旅馆拉着两个箱子走街串巷回来找小巴士,实在繁琐,而且恐怕会节外生枝;二来,小巴士只带乘客到特拉维夫的机场,机场距离特拉维夫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我也不可能在机场过夜。

回到旅馆,告诉俄罗斯犹太老太太我决定现在打私车前往特拉维夫。她答应帮我找俄罗斯的司机,保证不找阿拉伯的。听到此我心里暗暗一笑——你能说这是“种族歧视”吗?你可以不“种族歧视”,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叫一辆阿拉伯人开的黑车试一试。可是凭着过去的教训,谁敢去冒那个险呢?老太太找司机的同时,我就上网订酒店,很快订了一个,落实了当晚的去处。不料这时老太太那边又出麻烦了——俄罗斯司机说,因为下雪,怕封路,平时要350谢克尔,现在要450,约合110多美元。可是我剩下的以色列现金不多了,老太太说:“我问问他,400可不可以,兴许他也愿意。”此时我当机立断说:“不用讲价了,450,我给他!”老太太看我很痛快,很是惊讶。我说:“这个天气,要冒着封路的危险,只要450谢克尔能让他开心跑一趟,我愿意给他。干嘛要让人家心里不爽地接活儿呢?”老太太顿时感动地说:“你比别人视野都开阔啊!”

20多分钟后,俄罗斯司机阿列克谢开着梅赛迪斯SUV赶到,服务很殷勤,一见到我就不让我碰我行李,他全都扛进了后备箱放好——这点比很多中国接机送机服务的强。我和他用俄语问候,顿时拉短了距离。路上他说,他是吉尔吉斯斯坦的俄罗斯犹太裔,移民以色列已经14年了,耶路撒冷消费很贵,大家生活不容易。他专门做拉客人的服务,上个月因为下雪封路,他愣是在车里住了两天。所以这次送我会分两段,第一段,他送我到中点,然后他返回耶路撒冷,以免下雪封路;第二段,从中点开始,由另一个俄罗斯人开着同样的车接应,继续把我送到特拉维夫的酒店。这110美元由他俩平分——我心想,这么辛苦折腾一趟,就是给我55美元,我还不愿意干呢,给他们,他们兴奋得干劲十足。出门在外,千万不能和钱过不去,如果有人跟你磨磨叽叽、别别扭扭,无非就是为了多挣个几十美元而已,只要不夸张,不过分,那就给他们,你省着,最后算下来还是没省,何必呢?

那晚离开耶路撒冷后,耶路撒冷果然降雪25公分,公交停运、学校停课。我当时要不是当机立断,还真就延误了航班!

001lvpQngy6QbrK2fQg14&690

上帝的考验还没有结束。回来时候经停纽约肯尼迪机场,换机时候登机口变了三次,也就跟着机场的巴士跑了三次,前两次到新改的登机口,最后一次拉到飞机口,途中还遇到一个十分粗鲁无礼的巴士司机。这前后就是两小时。结果,提供接机服务的中国人因为航班延误影响到他下一笔生意,加上多伦多降大雪,路途艰辛,他决定让别人来接我,或者涨价,要收我100加元。就在这时我登机了,手机也就关了。如果是以前我会着急,但是我现在一点不急,我想起了著名作家李彦的一句名言:“人生中最可以舍弃的就是钱。”是的,人们计较来计较去不就是一方愿意多挣点,一方愿意多省点吗?还好,我从不愿意让别人吃亏。我大不了可以在多伦多机场乘坐专业公司(Airporter)的服务,跑一趟加上税也就是90-100加元,以前没少用这家公司。人有烦恼,无非都是跟钱过不去,抛出去则会海阔天空,也自然有上帝看不见的手来给你补偿,担心什么呢?作家李彦的话影响我的确很深。

结果,下了飞机,遇上另一个接机服务的中国人,车上已经拉了两个学生,加上我三个,平平安安到家。

呜呼哀哉!此行感慨万千!诸多考验,和历次海外游历都不同。与欧美行的一帆风顺相比,以色列之行实在是一波三折,有惊无险!但是这都是值得的,也都是有回忆价值的!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