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本文作者寇瑛,上海翻译家协会会员。留德硕士。译作有:《人性的退化》(中信2013)、《阿伦特手册》(合译,社科文献2015),《新摩擦:中国VS西方》(中国发展和中信2016)。开设自媒体电台“厨娘coco”。幽兰女社上海读书会会长。

一、约旦见闻与随想

如果只能带一本书在荒岛度过余生,相信很多人会选择《圣经》。对此,我原本是有质疑的,但理性又提醒我,《圣经》可是世界上发行量最大和发行时间最长的书籍。这是我参加此次以色列圣地之旅的主因之一。

2016年元月7日晚,我们一行21人从上海出发,途经多哈,并于当地时间次日清晨降落在中东这片硝烟频起的土地上。旅游的第一站:约旦。这是一个不那么富有,也不怎么发达,但却能与邻邦友好相处的祥和国度。《圣经》中“……爱邻舍如同自己”,看起来约旦人做得不错。当我们走在约旦的街道上,被问道最多的问题是“你们是韩国人吗?”。看来韩国人的宗教寻根意识比中国人强得多。约旦人除了不紧不慢的小生意推销之外,他们会主动跟异国游客搭讪。我觉得,他们的眼光是友善与柔和的。

约旦这个国家,给人的初步印象是政府不怎么作为,因为从大巴车上一眼望去,数小时内沙石荒地或戈壁滩一望无际,而且在公路两旁均被废弃的塑料袋等“垃圾”镶边。城市的街道上几乎只见男人,偶见孩子,女人呢,都不出门吗?她们应该都在家里相夫教子吧。在约旦,女性的就业比例仅为15%左右,但据说在大学里女学生却很多。她们进入高校学习,似乎不是为了就业,而是为了找到更好的老公和能够更好地教育自己的孩子们。在约旦机场我就认识了一位38岁的母亲,她已经生了7个孩子。她17岁时生了第一个,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计划”的。言谈中我得知,她其中一个女儿想去韩国留学。说来有些后悔,我专断地建议她让女儿来中国,却不知道人家孩子跟韩国文化有着怎样的缘分。当地的导游告诉我们,由于母系社会传统和宗教等因素的影响,在这个国家妇女的政治(早就享有选举权)和社会地位又很高。然而不容忽视的是,约旦政府在教育方面的作为,因为中东其他国家活跃着很多受过良好教育的约旦人。

在约旦,信奉伊斯兰教的人占其总人口的92%,基督教徒仅占7%。两者相安无事,且可通婚。在不少地方甚至有清真寺和教堂门挨着门、门对门的情况出现。依照法律,约旦的阿拉伯男性允许最多迎娶4个妻子,想必这会让不少中国男性艳羡,但据说由于经济条件所限,真正拥有多个妻子的男性仅占百分之零点几。

我们两次入住同一家拥有私家海滩的极具地中海风情的酒店,美美地享受了一把死海漂浮。

漂浮那天地面气温22°C, 海水温度19°C。海水并不觉得特别冷,体感还算温暖舒适。漂浮前,我特地用舌尖舔了一下海水,真是咸的要命,仿佛1:1的盐和水的咸度。当然还有海水特有的苦涩味,但没有鱼腥味,因为水中根本就无鱼无虾。在死海,仰泳是最舒服的泳姿,那是由于高盐度、浮力大的缘故。下水前,我们遵嘱先将死海泥涂抹全身进行日光浴。岸上,领队怜悯姊妹为我们倾情拍照,她将漂浮者的欢乐定格在了那小小的手机里。一开始,大家的仰泳进展的都比较顺利。我刚想翻身蛙泳,突然想到导游的告诫:“最好不要蛙泳”,因站不起来在水中打了几个趔趄,扑打水面时不慎将海水弄到了我的左眼里。那辛辣的滋味,尽管马上请求岸边的救生员用淡水水柱喷射冲洗,那只眼睛灼烧的刺痛感还是让我几分钟睁不开眼。这种状况十多分钟后才彻底消失。

二、以色列见闻与随想

22(雅法老城-地中海美景)

从约旦来到以色列,视觉冲击还是蛮大的。最明显的是以色列这边井然有序的农业种植,高效的城市管理以及人们低调奢华的生活方式。以色列不愧是“流着奶和蜜”的地方,这里的奶和蜜分别指代其发达的畜牧业和高科技农业。与约旦成片荒芜的田地相比,以色列的植被像整装待发的海陆空军队方阵。就连每7年就需要休耕的土地,也被料理地平平整整,好似随时接受游客的检阅一般。在以色列,滴灌技术的运用随处可见,这无疑也时刻提醒人们在这个缺水的国家节约用水的必要性。

仅从农业科学家在椰枣树上不懈优化育种和栽培技术的努力,就足以想见以色列农业科技创新的执着和实力。据当地导游Lulu女士介绍,最早的椰枣树不仅过于高大(不宜采摘),而且种植8年后才开始挂果。经过一次次地科技创新,它们被改造成每年有3-4次收成的矮株(果实触手可摘,不必使用梯子)树种。就这样,通过一系列降低成本的品种改良,现在一棵椰枣树一年能为以色列带来1千美金的收入。

在这个以犹太人为主的国家,Kosher(洁净条例)一词不断被提及。它指符合犹太教规的,清洁的,可食的食品和饮食习惯等。这让旅游者在以色列用餐时,吃得放心,但也必须注意严格遵守诸如奶制品与肉制品必须分开食用的禁忌。餐具和烹饪器皿也都是要严格分开的。导游小姐就告诉了我们发生在她家的一次“轩然大波”:她用烹煮肉制品的锅来烧来自中国的豆腐,被其犹太婆婆误以为是在烹制奶酪。因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她的婆婆会扔掉所有的”不洁“的物件。说在以色利皮鞋也没有猪皮的,因此如果跟犹太人做生意,先得搞清楚一切禁忌是怎么一回事。大街上,身着从头到脚全黑服装的犹太男性,常常从我们身边“飘过”。他们的双眼直盯着前方不远处的地面,只有他们鬓角留着的两缕蜷曲的发辫在急行中摆动摇曳。据说,这是犹太人的传统习俗,即从不剪掉鬓角的头发。走路时,他们基本不看别人,不背双肩包,手中总是提着塑料袋。据说那样,可以不必显示社会阶层,让攀比炫富无机可乘。但塑料袋似乎又不怎么环保,不知他们是怎样考虑的。

在耶路撒冷西墙我们巧遇数百个正在服兵役的以色利年轻男女。他们身着黄绿色军服,脚蹬黑色皮靴,在阳光的照射下个个英姿飒爽。众所周知,以色列军队的装备精良,他们是世界上实战经验最丰富的军队,国民也是安全意识极强的民众。在以色列,人人都需服兵役,男性三年,女性两年。这些年轻人大大方方地与游客合影留念。当晚,我的电子邮箱里也收到了其中一个小伙子发给我用他的手机自拍的合影(如图)。

33

44(耶路撒冷西墙广场,与以色列学生士兵自拍合影)

55(手托耶路撒冷金顶清真寺)

三、宗教圣旅之收获

此次以色列圣地之旅的确让我们见证了很多古迹,从圣母玛利亚“圣灵感孕”的天使报喜堂,耶稣诞生于马槽的主诞堂,耶稣的故乡拿撒勒到耶稣的埋葬与复活之地花园墓等。对于我这个对主耶稣了解甚少的人来说,算是一次扫盲游览。这9天的行程里,我个人收获了许多来自导游,领队和队友们太多的知识和感动。上海出发前,我就从心里默默地提醒自己,不用刻意拍照,好好用心去体会。但还是有太多的美景,让我不得不频频举起手机拍照,导致手机因内存不够而数度死机。

来到以色列的第二天,阳光明媚,对中国人来讲,更要命的是空气还异常清新。我们在海拔零下213米的加利利海上包了一条船。大家一上船,只见船夫和地接导游露露女士就忙着要给我们惊喜。接着,中国国歌响起,国旗升起,令人倍感亲切。然后船上就响起悦耳律动的拉丁音乐,让人不由得踏着节拍起舞。众人疯了一会儿之后,Lulu小姐拿出事先准备的一大袋面包,漫不经心地向空中抛散着楸碎的面包小块。数分钟,或者十来分钟过后,成群的海鸥前来“聚餐”嬉戏。它们一看就很老练,有相当多的一部分都可以在空中叼住下落的面包屑,而不必等它们落入水中。个别海鸥还会因为挣抢而不慎成对跌入水中,当然很快它们又腾空而起,投入下一轮娱乐似的夺食大战中。是人娱乐了海鸥,还是海鸥娱乐了人?同喜同乐,不亦乐乎。

我特别注意了一下,船上的一个小柜子里还收着很多其他国家的国旗,以色列人的周全和秩序感又一次一览无余。

不知什么时候,在我们乘坐的大巴车上响起了动听悠远的赞颂主耶稣的歌声,车内不少人跟着哼唱。哦,顺便交代一下,我此行的20人当中,除了我和另外一位,其他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傍晚时分,大巴行驶在蜿蜒起伏的高速公路上,当刚转了一个弯之后,突然大半个天空的火烧云映入眼帘。车内欢呼声迭起,如果还是在船上,船一定会因大家都涌向一则而翻船。还有那红彤彤的落日,这一切的一切和着悠扬的歌声:“……. 我知道,这是最美的祝福”。相信不止我一个,兴奋喜乐地落泪。那一刻起,我心里知道,我将会开始读《圣经》了……

随想

与约旦相比,我个人更喜欢以色列。听当地的导游Lulu讲,宗教路线的资源也就只占到了以色列旅游资源的30%左右,其他的还有农业和文化时尚资源值得期待。

怎么样,看完这篇观感与随想,想不想赶紧行动起来? 有句话说得好,有钱就去旅游,有时间就该读书。

– 去哪里呢?
– 以色列呀。
– 读什么书呢?
– 圣经呀。

(注:本文首发于“雅歌爱之旅”微信公众号)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