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日将迎来一份重要历史文件《贝尔福宣言》的100周年纪念日,这份文件对犹太国家以色列国在巴勒斯坦诞生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而以色列的出现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中东以致世界现代史上一个影响深远的大事件,这一点从几十年来巴以冲突一直都是国际最为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就可看出来。

那么,这份具有历史意义的《贝尔福宣言》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1917年11月2日,时任英国外交大臣阿瑟·贝尔福致信在英国的犹太人领袖罗斯柴尔德勋爵,表明英国对犹太人期待的在巴勒斯坦建国的立场。信中说:“英王陛下政府支持在巴勒斯坦为犹太民族建立一个民族家园,并将竭尽全力,促成这一目标的实现。但不应发生任何可能损害巴勒斯坦现有非犹太人社区之民事与宗教权益的举动,也不应发生任何可能损害犹太人在其他国家享有的权益或政治地位的举动。”信中还请罗斯柴尔德将上述内容转达给犹太复国主义者联盟。

这封信就是著名的《贝尔福宣言》,它是英国政府根据当时世界犹太复国主义发展、英国国内情况和国际形势,经过仔细权衡作出的决定。

古老的犹太民族在2000多年前国破家亡后,逃离耶路撒冷及周边地区,流散到世界各地,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在他们居住的国家里,他们往往被视作异类,时常受到歧视、排挤甚至迫害。1896年,一本由西奥多·赫茨尔所著、阐述犹太人应建立自己国家的小册子《犹太国》出版,在世界各地犹太人中引发巨大反响。从此,以在巴勒斯坦重建犹太国为宗旨的犹太复国主义思潮开始兴起并迅速发展。犹太复国主义者号召犹太人移民巴勒斯坦,并成立“犹太国民基金”和“巴勒斯坦土地开发公司”等机构,购买土地供犹太移民居住生活。同时他们知道光靠犹太人自己的努力,如果没有大国的支持,实现复国的理想也极其困难,因此努力寻求当时世界主要强国的支持,然而都未得到积极回应。

当时的英国虽说是对犹太人最宽容的国家,基本没有象欧洲的许多国家那样反犹排犹现象,但要说到支持犹太人建国,大多数英国人也并不热心。《贝尔福宣言》得以发表,和犹太人活动家魏兹曼(后来成为以色列国的首任总统)在英国多方积极工作密不可分。

魏兹曼是一个信念坚定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同时也是一个化学家,他发明了制作炸药重要原料丙酮的新工艺,为正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英国做出了重要贡献,因此得到英国人民的尊重。凭借良好声望,他大力向英国各阶层宣扬犹太复国主义思想,成效显著。尤为关键的是成功争取了不少政界要人的支持如劳合·乔治、贝尔福和丘吉尔等,这些工作为《贝尔福宣言》的发表打下了基础。正是因为这些受到魏兹曼感召的重量级人物在国会多次辩论中宣扬应当支持犹太人建国,并最终在辩论中获得胜利,才得以在劳合·乔治担任首相时,贝尔福以外交大臣的身份,代表英国政府向全世界公开表明支持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人家园”的立场。

英国此时发表《贝尔福宣言》,固然与贝尔福等人同情犹太人遭遇,希望他们能够实现自己复国的梦想有关,但最根本的还是,这么做正好也是符合英国利益的。

在“一战”的关键时刻,英国首先需要的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尽快打赢这场已经持续了三年多的战争,而散布在世界各地且对居住国在经济和政治上都有相当的影响力的犹太人当然也是需要争取的重要力量。在犹太复国主义潮流日益高涨之际,没有比宣布支持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人家园更能打动犹太人的心的了。而更为长远目标是意图战后对中东尤其是巴勒斯坦地区的控制权,因为这里是守护苏伊士运河这条世界航运要道的战略重地。

“一战”的主战场虽在欧洲,但列强们的眼光始终都盯着中东。在这一地区,主要是同为协约国的英法和同盟国方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争夺。英法占据红海西面的北非,而东面的西亚从阿拉伯半岛到巴勒斯坦的大片区域都在奥斯曼帝国统治之下。在发表旨在争取犹太人支持的《贝尔福宣言》之前,英国已经成功地赢得了中东地区的主要民族阿拉伯人的支持。

当时的英国驻埃及高级专员麦克马洪(对,就是那个在中印边境鼓捣出一条“麦克马洪线”、并因此给中印两国留下边界争端祸患的那位兄),建议英国政府向阿拉伯半岛上游牧民族许诺,以支持其在战后建立一个统一的阿拉伯国家为条件,向阿拉伯人提供武器等援助,起来反抗奥斯曼帝国。英政府采纳了麦克马洪的建议,与阿拉伯人达成协议,并派出了英国军官T.E.劳伦斯帮助指挥阿拉伯人作战。这位深通阿拉伯文化和语言的英国军官就是被人称作沙漠传奇的“阿拉伯的劳伦斯”。他一身贝都因人装束,率领阿拉伯部落军队对奥斯曼帝国发起了一次次以破坏铁路和通信设施为主要目标的袭扰战。许多中国观众都对奥斯卡获奖影片《阿拉伯的劳伦斯》中劳伦斯的骆驼大军挥舞着弯刀攻入阿拉伯半岛最北端的海滨要塞亚喀巴的场景印象深刻。隔着狭窄的亚喀巴湾,对面就是毗邻巴勒斯坦的西奈半岛了。

1917年10月底,英国军队向驻守巴勒斯坦的奥斯曼-德意志联军发起了进攻,11月2日,《贝尔福宣言》在巴勒斯坦战役的炮声中发表了。12月10日,英军占领了具有重要意义的圣城耶路撒冷。

第二年,协约国赢得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奥斯曼帝国土崩瓦解。英国凭借《贝尔福宣言》和对巴勒斯坦地区的事实占领,被战后成立的国际联盟授予“委托统治权”。英国如愿以偿达到了控制巴勒斯坦的目的。

在《贝尔福宣言》的鼓舞下,越来越多的犹太人奔向他们心中的家园巴勒斯坦。英国托管当局起初的统治策略基本是朝着《贝尔福宣言》中“犹太人家园”的目标而制定的,但随着犹太移民的快速增加,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不满也在增加,开始袭击犹太人,造成伤亡,双方暴力冲突频发。而作为此地的统治者,但随着阿拉伯人对犹太人的暴力活动加剧,英国一边镇压阿拉伯人的暴力行动,一边开始采取措施严格限制犹太人移民巴勒斯坦,这使得当局成为阿犹两个民族都仇视的对象。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曾经的“日不落”大英帝国已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元气大伤,此时又被阿犹双方的暴力冲突搞得焦头烂额,认识到这块当初费尽心机获得的战略要地已成为自己的包袱。1947年2月,英国宣布放弃对巴勒斯坦的统治,把巴勒斯坦扔给了新成立联合国。

1947年联合国181号决议决定建立犹太国和巴勒斯坦国,阿拉伯方面以协议内容不公为由拒绝。1948年5月14日,犹太国以色列单独在巴勒斯坦成立。

《贝尔福宣言》虽然有明显的利己主义成分,但它客观上的确对以色列建国起到十分巨大的作用。在怀着复国理想的犹太人四处寻找外来支持的时候,来自当时强大的大英帝国的支持(之后协约国方的美国等也予以支持)无疑使他们备受鼓舞,对实现建国更加充满信心。而《贝尔福宣言》也影响着后面一系列事件的发展,从英国获得委任统治到联合国181号决议直到以色列成立。

因此,《贝尔福宣言》一百周年来临之际,已经建国的以色列将会怀着感激的心情与英国共同举办纪念活动。

而巴勒斯坦人则是怀着另一种心情注视着这个日子的到来。对他们而言,《贝尔福宣言》是造成巴勒斯坦人被屠杀、驱逐的根源。巴勒斯坦政府去年就宣布将从11月2日开始到2017年11月2日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为期一年的反对《贝尔福宣言》的系列活动,并提出要就《贝尔福宣言》起诉英国,总统阿巴斯也在联合国大会发言中要求英国应为发表《贝尔福宣言》道歉。巴勒斯坦这样做法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从理性和现实的态度来看,却难以取得实际成效,毕竟巴方的目标早已不是“消灭以色列”,而是争取早日成为拥有自己的首都、确定的边界和完全主权的巴勒斯坦国,并与犹太民族和睦相处。

此外,《贝尔福宣言》虽然核心是支持犹太人复国,但并未说整个巴勒斯坦都归属犹太家园,也不排斥非犹族在巴勒斯坦建国,这些和当今国际社会“两国方案”解决巴以问题的共识何其相似。这么看来,《贝尔福宣言》似乎也并非那么“十恶不赦”了。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