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以色列回来。去一趟实在不容易,因为转机、安检,一路上颇费周折,加上自己一个人去,人生地不熟,还要遇上刁民的纠缠,处处需要随机应变。人出门在外,是很需要胆量的,也很能锻炼一个人的意志的。

这次去以色列,从耶路撒冷特拉维夫,从南部到北部,几乎踏遍了。由于是自己去,很容易深入百姓生活中,和形形色色的人聊天,比跟旅行团式的走马观花更能全面了解这个国家的总体面貌。

我对以色列形成了一个大概的印象,在搜索欧美各地游客对以色列的评论后,发现他们和我的看法几乎完全一致。

首先,以色列和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差距巨大。如果从人均GDP上来看以色列勉强算是发达国家,那么它也一定是发达国家里最穷的。整个国家城乡破败不堪、杂乱无章,虽然也有较好的区域,但是凤毛麟角,从城市面貌上来看和印度孟买、埃及开罗属于一个水平线上。特拉维夫号称是“中东的香港”,太言过其实,我觉得号称是“中东的曼谷”都略有夸大。特拉维夫确实有曼谷的特点——虽然也有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但是也有更多的典型的第三世界景象,那是一种丑陋的、无秩序的乱象,拿起手机要拍照,取景器里始终找不到一个和谐的镜头。这里的生活水平并不高,我相信肯定有收入高的人,但是明显可以看出大部分人生活是比较艰难的,这从百姓民居就可以看出——那晾晒的长短衣物、擅自搭建的窝棚、窗内简陋的家居摆设、阳台上杂七杂八的堆放,这一切和欧美发达国家的诗情画意形成鲜明对比,它代表着一种依旧在为生存而挣扎、尚未进入欧式闲情逸致的生存状态。

第二,以色列虽然看上去很“第三世界”,但是消费之高是很离谱的——在诗情画意上和瑞士是两个世界,但是在消费上与瑞士比肩。虽然公交比加拿大略微便宜一些,但是旅馆、饮食基本上比加拿大高出不少。特拉维夫的酒店每晚均价超过200美元。耶路撒冷的私人小旅馆,总共七个房间,较为简易,也需要70多美元。在耶路撒冷下饭馆,一个炒素菜居然要13美元,一小碗米饭约2.5美元。在特拉维夫,一家餐馆菜单上我看见一小碗汤居然要15美元。在耶稣故乡拿撒勒地区的一家简陋餐厅,吃一份素菜沙拉居然要20美元,而且是先斩后奏。在机场,一个小钥匙链要11美元,一个冰箱磁铁纪念品要10美元,一份泰式炒河粉要将近15美元。服装、书本、旅游景点门票价格基本和美国、加拿大持平。

第三,以色列没有媒体宣传的那么危险。电视上给人感觉以色列天天打仗,全民皆兵,戒备森严,民族矛盾激化,但是到了那里,走遍大街小巷,处处一派和谐景象——犹太人、阿拉伯人、西方游客,都相处十分融洽,甚至比新疆汉维之间还和谐。虽然偶尔看见扛枪的战士,但是以色列的百姓已经习以为常,没见有什么紧张之感。城铁上乘客和持枪士兵摩肩接踵,也没有人刻意躲闪。机场安检没有网上描述得那么可怕,只是多问几个问题而已,人家也是为了所有乘客的安全,所以我也没有什么抱怨——如果有抱怨,那就是我觉得安检应该更严格一些,他们不翻查托运行李,也不要求脱鞋,问的问题也都是很容易回答的,充其量就是例行公事,没什么太大意义。

第四,以色列没有它自己标榜的那样西方化,我在这里似乎感觉到和其他中东乃至大多数亚洲国家一样的文化习俗。在零售业和服务领域,先斩后奏、强买强卖、价格不透明、价格不统一、言而无信、见利忘义比比皆是,也许不是主流现象,但是发生几率明显高于西方国家。在交通上,随时可听到乱按喇叭的,经常吓我一跳,这一点和中国很像,和西方国家差之千里。

总之,来到以色列之前因为长期受到中国媒体对于以色列的正面宣传的影响——如,犹太人有钱,以色列高科技很厉害,等等,总觉得理应和加拿大在一个水平线上,但是此行才知道并非如此。以色列更接近中国,而不是加拿大。虽然如此,以色列还是每个人一生必须去的地方。如果一个人一生都没有去过耶路撒冷,那真可是枉来这世上了。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