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号称创业的国度。但笔者大概走了一条不同的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去到以色列遍地开花的start-ups,而是去到了一家在传统行业——农业化工的大公司实习。此公司名ADAMA,原名马克西姆阿甘,是世界领先的农业化肥公司,且已被中化收购。

这简直和狂拽酷炫D炸天的IT啦,高科技公司啦八竿子打不着,更不要提start-up的那种将来“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巅峰,成为人生赢家”极致快感。做为一个中国人,一提到农业,就想起中学课堂上老师“谆谆教导”农业是落后的“象征”;做为一个经常流连于A站和B站(请分别搜索acfun和bilibili)的90后,一提到化肥,就自动脑补了“美国圣地亚哥农业集团”的“金坷垃”(请自行百度),满脑子都是地表“两米下的氮磷钾”。

临实习的前夜,我在床上辗转反侧,问自己:“妈蛋难道我就要去卖金坷垃了吗?”

然而结果出乎我所料。

实习第一天,我从商业信息分析小组开始,正式入职公司战略部。第一天,我的经理Inbar小姐不论在开例会还是单独相处是都时常问“你有什么意见?”我吓了一跳,因为我没想到她会问我,而且会问这么多次。她见我不解,就解释说,以色列没有自然资源,有的只有人的头脑,一切都要靠人,人与人的交流其实是双方互相开发大脑的潜力,以色列人必须重视每个人的意见。末了,她看了看墙上的世界地图,叹一口气,说:“我们只有大脑可以依靠”。于是我开始慢慢放松,并从我力所能及的方面提出自己的想法。她仔细倾听,并且很认真地告诉我如何改进。最后她竟然鼓励我要多犯错,因为新人犯的错越多,学得也快,不要因为身在传统行业就有所顾忌。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最后,她又指了指自己的大脑,说:“我们只有这里可以依靠,只有这里。”

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敢小视以色列任何一家传统行业的公司。当战略部的人居然在讨论众筹在农业可能产生的影响以后,我再也不觉得这是一家传统行业的公司。因为“只有人脑可以依靠”,即使是在传统行业,也生来就必须走高科技的路,不论是技术还是理念上,都必须走在前端。

随着实习的深入,我也被赋予了更多的任务和责任,从连杀虫剂和除草剂都分不清的新人,成长为慢慢可以从一堆奇怪的化学英文中找出自己需要的数据和信息的老油条。我很幸运我的实习并不是做做PPT翻译之类的轻松工作, 而是有机会做更多的工作,学到更多的东西。我也开始慢慢习惯公司的各种全球经理(global manager)们穿着沙滩鞋,短裤,牛仔裤,花T-Shirt来上班,虽然他们身在一个传统行业的跨国企业总部,掌管着某个价值若干亿美金的业务。我依然是直男,但我也慢慢开始慢慢适应公司的男前台们。是的,以色列公司,大多聘用男前台,而且这些男前台穿着牛仔裤和T-Shirt就来上班了,完全没有我们中国的前台姐姐迷人和可爱。

之后,我们有机会参观了以色列农业部下属的农业研究中心。中心的副院长接待了我们,宾主交谈完毕,他忽然跟我们讲了下面这段话:

“如果有机会让我选,我一定不会在以色列做农业。因为这里要耕地没耕地,要水源没水源,要稳定的劳动力没稳定的劳动力。总之,对农业来说,除了气候种类比较齐,几乎是要什么没什么。但是我们有大脑,没耕地我们造大棚做无土栽培,没水源我们搞水循环和海水淡化找水源,没稳定劳动力更好,我们就不拘一格,怎么出成果怎么种!”(详见本人另一博客文章:以色列,都是被逼出来的

副院长说完,我忽然想到我的经理,想起她那句“我们只有大脑可以依靠。”此时我已经有点恍惚,直到副院长提及以色列的农产品现在竟然有余力出口欧洲,我才猛然回过神。是的,这个缺乏耕地,缺乏水源,缺乏稳定农业劳动力的国家,不但农产品自给,竟然还有余力出口了!

“我们只有大脑可以依靠。”她的话那么平静,甚至有些无奈,但似乎又威力无穷。也许正是因为“我们只有大脑可以依靠”,这才使得一切形式,过场,仪式,礼仪和教条在以色列统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从而使人类的智慧得以高举的真正原因吧。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