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读经】משפטים Mishpatim

本周所读圣经段落是《出埃及记》21:1 – 24:18

作者 拉比约纳谭•杂克斯博士 (英国)
翻译 Shir
编校 邹云鹏,天佑(Amit)

理性、反思、思维能力是人类的独特之处。我们有着与生俱来的同情心。初生的婴儿听见另一个孩子的哭声会随之而哭。我们大脑的镜像神经元使我们看见他人疼痛时也会抽搐。

然而,诸多人类的历史写满了暴力、压迫、不公、腐败、侵略和战争。纵观历史,无论故事的主人公是蛮夷之辈或是上流之人,并无太大差别。

如果知识、情感和理性使我们成为有道义的人,为什么人类还会有仇恨、伤害和残杀?终其一生都难找全答案,但简单来说,因为我们是部落的动物。 我们将自己安置在群体中。道义既是这一事实的起因也是结果。对于那些与我们相关或是感觉与我们相关的人,我们会表现出利他主义精神。反之,对于令我们恐惧的陌生人,那惧怕会将我们转变成怪兽。

在乔纳森·海德的文章中,道义意味着重视与漠视。道义使我们以互利互惠的方式与他人紧密联结,但也令我们对那些存在于此种联结以外的人视而不见。一面重视一面漠视。因为重视所以漠视。道义将自私自利的“我”转化为具有共同利益的“我们”,但是在形成“我们”的同时催生出“他们”——与我们不同的人。

无论是古代希腊的哲学家,还是欧洲启蒙运动的思想家,都没有办法消除人类心灵的阴暗面。这就是为什么这两节经文出现在本周的妥拉段落中:

“不可亏负寄居的,也不可欺压他,因为你们在埃及地也作过寄居的”

(《出埃及记》22:21)

“不可欺压寄居的,因为你们在埃及地作过寄居的,知道寄居的心”

(《出埃及记》23:9)

人类已对寄居者,外族人,与我们不同的人犯下许多的罪行。多数文化存在一个历史性弱点——不承认寄居者的人性。希腊人视非希腊人为野蛮人。德国人称犹太人为寄生虫、虱子、国家身体上的一个毒瘤。在卢旺达,胡图族称图西族(inyenzi)为蟑螂。

若否认他人的人性,即使世界上所有的道义都不能使我们脱离邪恶。知识沉默了,情感麻木了,理性扭曲了。纳粹令自己和他人深信灭绝犹太人是他们为雅利安种族所尽的道义。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深信他们是为上帝的更大荣耀而行动。存在一种利他主义的邪恶。

这就是为何这两个命令如此重要。妥拉强调了一次又一次,拉比说善待寄居者在妥拉中出现了36次。犹太律法在此直面这一事实,即善待寄居者不能倚靠我们的知识、情感和理性之类的道义常识来实现。展现我们最好一面的天性-为我们的朋友和亲人做出牺牲的遗传倾向。在我们面对令我们感到恐惧的寄居者时,也会牵出我们里面最深的恶。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命令是在出埃后不久颁布的。实际其中暗含一个理念,善待寄居者,它是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建立自己的社会与国家之前要先经历被流放和奴役的原因。只有当你感同身受地体会寄居者的感受,且是深入骨髓和肌肤般的,方能在善待寄居者方面有所建树。

免得你忘记,我已命令你每年的逾越节提醒你和你的子孙品尝苦难的滋味。那些忘记作为寄居者感受的人,终将欺压寄居者,如果亚伯拉罕的子孙欺压寄居者,为什么我要与他们建立盟约关系?

我们必须记住我们曾经在等式的另一端。我们曾是寄居者,被欺压的、受害者。铭记犹太人的过去有助于我们进行角色转换。享受自由时我们必须提醒自己身为奴隶的感受。

对付排犹主义的最佳方式是让人们体会作为犹太人的感受。对付敌对寄居者状态的最好方式是记住,从别人的角度看,我们也是寄居者。追忆往事和角色转换是我们所具备的可对抗那阻碍人类灵魂之黑暗的最强大资源。

拉比介绍

拉比约纳谭•杂克斯

拉比约纳谭•杂克斯

拉比约纳谭•杂克斯博士(1948年–)是一位国际信仰领袖, 哲学家, 作家。在1991-2013他是英国最高拉比,2005年得到了下级勋位爵士,在2009年被加入英国上议院。同时,他在英国和其他国家从事跨越宗教的交流。关于犹太信仰在当代世界的重要性,他也撰写了三十多本畅销书籍。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锡安号角”主要发起人为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