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破五个关于犹太人的误解

作者  拉比Benjamin Blech(aish,com),利维,天佑(Amit)

翻译  利维

编辑  天佑(Amit),Paul

犹太人已经存在几千年了,犹太教比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更古老。当然,如此漫长的发展历史,也形成了一些对于犹太人和犹太信仰的误解。接下来,我们不妨列举一些。

误解一:犹太人仅仅只是一个种族

二战时期,纳粹屠杀犹太人,所基于的观念之一就是犹太人是一个种族,而且这个种族必须彻底被消灭。为了做到这一点,纳粹会调查一个人的父系和母系,甚至追溯到无数代人,哪怕一个人沾上一点犹太血统,都会被杀死。但事实上,犹太人的概念,有很多不同的理解。

传统的“犹太”其实更多是一个“族群”概念,是指那些信仰犹太教的人,而并非和生理及种族有关。换言之,任何人,无论是黑人或者白人或者任何种族的,一旦接受犹太信仰,就变成犹太民族的成员之一。

美国皈依犹太信仰的Nissim Baruch Black。

美国皈依犹太信仰的Nissim Baruch Black

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犹太人同样拥有自己的移民融汇属性,那些有着不同相貌乃至肤色特征的其他种族,如果他们愿意皈依犹太教,那么他们也会成为犹太人中的一员。

当然,按照广泛被接纳的一种看法,除了因皈依犹太教而成为犹太人,犹太人也可以指犹太女人所生的孩子,这是犹太人独特属性中的“母系定义”,也就是通过母亲这方面来辨认孩子的宗教信仰传承。同时,随着犹太教的发展,有少数一些派别(比如美国的改革派)也开始接受父系血统。

因此,犹太人可以说是“民族性”和“宗教性”皆备的一个群体,倘若单纯以种族去判断,自然是一种狭隘片面的判断。

埃塞俄比亚犹太人。

埃塞俄比亚犹太人

误解二:以色列人和犹太人是同义词

倘若把这个问题简化,以色列仅仅指现代以色列国,而非几千年历史长河的以色列概念,那么把以色列人和犹太人划等号,完全是一种误解,为什么呢?

我们知道1948年以色列宣布成立,它由流散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创建起来,更是世界上唯一以犹太人为主体民族的国家。但同时,作为一个国家,以色列的公民权对所有人开放,你不必非得是犹太人才能获得成为以色列公民的条件。

事实上,在这个富有朝气的国家里,不但生活着犹太人,还生活着穆斯林,生活着贝都因人、德鲁兹人、基督教徒等。而在犹太人中,他们还分成德系犹太人(生活中欧、北欧和东欧的犹太人),来自阿拉伯国家的犹太人,正统派犹太人也有不同的派别、世俗犹太人等,这些不同族裔、不同宗教信仰、不同程度遵守犹太律法的、不同生活习惯的公民,构成了以色列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

前以色列最高法院法官Salim Jubran是以色列阿拉伯人

前以色列最高法院法官Salim Jubran是以色列阿拉伯人

所以,非犹太人可以是以色列人,而生活在以色列以外的犹太人,也仍然是犹太人,那些生活在以色列之外的犹太人,和以色列国的犹太人一起,共同守护着自己的信仰和文化传统。

误解三:犹太人秉持“以眼还眼”的处世方式

毫无疑问,《希伯来圣经》中的“以眼还眼”是众所周知的,即使没有读过《希伯来圣经》的人都知道“以眼还眼”这个词,人们对它的理解通常是:“别人怎样向你行,你也怎么向他行。”因此,如果你挖了别人一只眼睛,那么按字面意思就是说,你也可以把别人的一只眼睛挖出来。同理,如果别人打碎了你一口牙,你也可以打碎别人一口牙。

因此,很多人觉得,犹太人秉持这样简单粗暴的处世方式。然而,这真的是一种误解。20170816163611

犹太人不仅有成文律法——也即摩西五经,也有口头律法——包括弥德拉熙(Midrash)以及以《密示纳》《塔木德》为主体的文献。为了理解《希伯来圣经》里的一个词、一段话,我们不仅应该按字面理解,更要理解言外之意,而这言外之意,往往要通过犹太教里的口头律法去理解。

如果我们对照《巴比伦塔木德.首门书卷》第83页下(Baba Kamma 83b),你可以发现犹太圣哲们对“以眼还眼”的理解是:你可以拿金钱去赔偿而不是用肉体惩罚。换句话说,如果你打伤了别人的眼睛,那么你只需要赔偿他受损眼睛的同等金钱价值即可。

在《巴比伦塔木德》里,人们会为这个观点进行论证和辩论。例如,我们可以在《塔木德.首门书卷》第83页下(Talmud Baba Kamma 83b)里,读到一位拉比的证明过程。他认为,如果“以眼还眼”是指实际的报复,那么假定一个人眼睛大,另外一个人的眼睛小,那么“以眼还眼”这条原则,就必然会和妥拉的“同归一例”(《利未记》24:22)产生矛盾。

或者,我们换个例子说,假定一个矮子杀死了一个巨人,或者一个巨人杀死了一个矮子,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判决呢?妥拉说,你们应该执行“同归一例”这一原则,意思就是说在一切场合都可以适用这一原则。但显然,我们发现这很难真正实现,除非我们把“以眼还眼”理解成“你只需要赔偿他受损眼睛的同等金钱价值即可”。

所有这些注释、论证和辩论,都是拉比文献对圣经文献的补充和延续,更是一种诠释《希伯来圣经》的传统。

当然,“只需要赔偿他受损眼睛的同等金钱价值”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可以随意用金钱购买伤害另一个人眼睛的权利,犹太人的成文律法和口头律法,即要确保公平正义在现实的可操作性。同时,又要确保我们内心对自己的尊重和对他人的尊重。归根结底,我们既要立足于大地,又要敬畏于上帝。

误解四:Kosher食物是指那些被拉比祝福过的食物

确保鸡蛋里面没有血的犹太监督者

确保鸡蛋里面没有血的犹太监督者

不,Kosher(Kasher,כָּשֵׁר)食物不是指那些经由拉比祝福的食品。Kosher是指洁净的、合适的。Kosher食品的基础建立在妥拉明确给出的犹太饮食律法上(《利未记》第11章和《申命记》第14章),什么是可食的,什么是不可食的。这些律法被犹太口传妥拉解读,也包含比字面涵义记载的多和复杂。同时也规定食物该如何取得和处理。在现实生活里,一般能够处理辨别、加工(分拣、屠宰或其他处理)食物的人,必然都需要具备一定的专业背景,例如Kosher食品里很重要的屠宰条例,律法要求以最迅速无痛以及最人道的方法来宰杀可食用的动物。因此,屠宰本身自然是要由受过专业训练的人(shochet,שׁוֹחֵט)来操作了。要强调地说,Kosher食品不一定更干净,这一点取决于其他因素。

有趣的是,犹太饮食律法(Kashrut)建立起来的根源,并非单纯是基于健康,或者说为了防止疾病。妥拉里明确地说,这些法律应该遵循,以便“你们要成为圣洁”(《利未记》11:44)。我们关心我们所吃的食物,并不是仅仅为着我们的身体,更是为着我们的灵魂。与此同时,也有其他看法说,Kosher食品从健康的角度来说有好处。

误解五:中国人对犹太教育的误解

在中国,很多人一听到谁是犹太人,就会说:“犹太人,一定都很聪明吧!”人们会将犹太人联系到爱因斯坦、弗洛伊德、马克思,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的确都是犹太人。同时,人们也会很自然觉得,犹太人必然都有善于经商、积累财富的基因。而犹太教育,在很多人看来,就是如何教人赚钱、获取功利的教育。

这是一个巨大的误解。

的确,相对于其他宗教而言,犹太人对经济问题的态度,更为包容甚至说是活跃,这反映在《塔木德》《密示纳》里非常明显。同时,不可否认的是,在近现代的历史里,许多犹太人在经济方面都很成功,而且他们声名远播,带动了人们对犹太人的崇拜。但无论是在历史上哪个时期、哪个地区,犹太人的“犹太教育”都从未以“你要赚钱”为核心主题,或者以“成功学”为目标的。

更为讽刺的是,作为一个受迫害的族群,犹太人有很多时候往往是和贫穷、闭塞、落后联系在一起,诸如东欧的犹太社群,包括波兰犹太社群,在很长时期里是非常贫困的。包括在当代的以色列,很多只学习《塔木德》的人,不去工作赚钱的,生很多孩子的,也是很贫穷的。20170816163704

用金钱和表面来评价世界也是很可悲的可怕标准,忽略其他很多因素,盲目崇拜金钱。按照一些中国人的道理来看,如果赚的钱多,卖地沟油的也是成功的,而一些努力而诚实的人可能被看成是失败者。

再说,不存在唯一一个或者同一的所谓的”犹太教育”。犹太人有世俗的,不信教的、无神论者,也有不同程度遵守犹太信仰的,严格的,温和的,来自不同国家背景的等,包括也有信神的但是不信犹太教的,或者只遵守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传统。大多数中国人崇拜的犹太商人,应该没有读过《塔木德》也没有研究过犹太教,可能恰恰相反。

这就是为什么实际上我们无法谈同一的犹太教育,而是要看具体什么人,什么家庭,什么时代的,什么地方的等许多问题。所以,其实也无从去谈一些系统化的“秘诀”。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几千年的历史里,占据犹太经典最核心的主题之一,乃是教导孩子以及大人学会积极提问,保持好奇心,并且有胆量和勇气发出质疑和怀疑来进行有知识的辩论,而不盲目接收老师和别人的观点。正是这一点,应该成为人们彼此借鉴的一个积极方向。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锡安号角”主要发起人为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