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1日,噢,应该是12日,因为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此时的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大厅,仍是灯火通明,出发和抵达的航班有序起降,不时划破宁静的夜空。

准时坐上飞往莫斯科的飞机,等待起飞,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出访以色列的旅程终算尘埃落定、正式启行。这比原定的日期整整提前了8天。

这是一年之后的五月再次访问以色列,主要任务是举行浙以科技合作对接活动,省长高度重视,要亲自出席。近2个月,厅里作为一件要事,做了认真的组织,得到各方响应。原定计划是5月22日举行对接会。可是五·一当天,告知我省长的访以行程要提前成行。怎么办?随行的队伍人数可有60多人,日期的变更意味着所有的邀请、签证、机票、旅馆,等等,一切都要重来。此事非同小可,迅即同外办主任、秘书长电话沟通,商量对策,寻求帮助。国际合作处和对外交流中心同志马上向出访人员说明情况,征询意见。考虑到大多数人的意愿和调整的可能性,决定对接活动时间提前举行。这对境外组织的活动来说,无疑是一个较大的挑战。在外办、领事馆和有关领导的大力支持下,终于今日成行。我是下午5点多临行才拿到签证,其他人员几乎也是这样。可以想像,这段时间相关同志的工作着实忙碌,用马不停蹄、日以继夜形容,恐怕不为过。

去年,也是五月,我率团首次访问以参加以色列创新周活动,並受省政府特别委托,同以色列政签署了浙以科技合作协议,一些企业也同以方达成了若干合作意向。从反馈情况看,大家认为,浙江同以色列的科技合作有很大的空间和潜力。最后,这次随行的队伍还比去年扩大了一倍,主要来自科技型企业、科研院所和创投公司,还有市县科技部门的同志,有的还是老熟人。看来,浙江产业界对向以色列的科技合作交流具有浓厚的兴趣。

因为出访团队大、人数多,临时改签,同一个航班没有座位,只能分成两路人马,一路飞莫斯科转机,另一路再飞首尔转机,目的地当然,是特拉维夫。已近午夜时分,看到大家精神面貌不错。我问带队同志下午的行前会议开的怎么样?她说很好,先是就日程的临时调整向大家表达歉意,再就出访相关要求和纪律作了强调。我说,大家出去一次很难得,我们一定要尽最大努力,搞好服务,让大家有收获,留下难忘记忆。

随团的浙江医高专党委书记沈赤,曾担任过绍兴市科技局局长,他对国际科技合作的重要性和难度有实际的感受。他说,这么短时间作出大的调整,并能如愿顺利成行,表明工作基础和应变能力。这当然是鼓励的话。我们应当这样做,因为我们是科技“店小二”。

(注:本文作者为浙江省科技厅厅长周国辉,本文首发于由周国辉亲自运营的微信公众号“沧海一舟”。以色列时报获得周国辉授权刊登其记录以色列之行的系列文章。敬请持续关注。)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