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迈克尔:

我是迈克尔·莱特曼,一个生活在以色列的犹太人。你讲述的有关你的儿子在欧洲南部遭受到的经历深深触动了我。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你揭示了很多人害怕公之于众的问题,你的名望更提高了这个需要密切关注的敏感问题的重要性。

作为出生在俄罗斯的犹太人,我也遭受过反犹太人的经历。和你一样,这些没有让我变得软弱,而是帮助了我去塑造自己的犹太人身份,并最终导致我移民到了以色列。可以说正是反犹太人的存在推进了我的犹太复国主义。

我对科学、哲学、卡巴拉和本体论的研究,构筑了我基于犹太人根源之上的世界观,这些都扎根于现代科学。我研究反犹太主义为什么存在,以及它为什么不仅从未完全消失,还不停找着新的托辞浮现出来的原因。我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两篇文章“你是谁,以色列人民”和“犹太人亏欠世界什么”中,讲述了我正要和你分享的观点。

在所有不同类型的妆饰下,其实反犹太主义只有一个根源。无论犹太人还是那些反犹太的人都不知道这根源。正如其他潜意识的冲动会驱使我们做出似乎毫无意义的事情,同样反犹太主义的浮现也不需要依据。在社会或者金融危机冒出首个迹象时,反犹太主义就会开始浮现,反对犹太人的“指责游戏”就会开始。

医治反犹太主义的唯一方法是从人类社会彻底根除它。令人惊讶的是,受害者同时拥有治愈的方法。 我们所有人,无论男人、女人还是孩子,出生起都带着对和平、安全和快乐生活的渴望。人们的潜意识中深藏着这样的概念,即这种生活只有当人们彼此善解人意,互相关心才可能实现。就像一个家庭自然地以造福其成员为目标,只有当我们互相如同家人般彼此对待而不是彼此为敌,人类才能兴旺。

很多世纪以前,在圣殿毁灭和以色列之地的流亡之前,犹太民族曾建设过这样的一个社会。因此,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存在这样潜在的品质,如果它被唤醒,将使我们恢复那种亲人般的相互关系。我们已经忘却了它存在过,而非犹太人对其存在毫无头绪。然而很多犹太人和非犹太人都本能地感觉到犹太人拥有其他人没有的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对每个人的生存至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尤其在困难的时期,人们就会将矛头指向犹太人。他们在愤怒和沮丧下,往往动用暴力。

他们感觉到的“一些东西”正是我们拥有的坚不可摧的团结的方法,我们维持一个基于团结、同情和关心他人的社会的能力。我们用两个字“互相担保”来表述它。古代犹太社会建立在“爱邻如己”的宗旨上。这个宗旨是我们极度自私自利的社会中迫切需要的,但怎么植入这个宗旨我们没有线索。

因此,很多人讨厌犹太人,但没有人能够解释这种厌恶,更别提减轻这种仇恨。但是正因为在我们内心中身不由己地拥有着这种互相担保的品质,唤醒它并和世界分享它是我们的责任。如果我们实现这样的分享,不仅反犹太主义会消退,仇恨的所有表现同样会消退。

由于大多数犹太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潜在品质,他们还不愿承认其存在。然而,如果你被告知自己口袋里有着瑰宝,你只不过需要触及口袋里面去发现它,你还会犹豫吗?正如这样,我们的内心中沉睡着被称为“互相担保”的一个可改变人生的宝藏,但我们拒绝深入到内心中去触及它。只要我们打开自己的心扉一点点,就会发现它就在里面。我们一发现它,就马上和世界分享它,因为普享是它预期的目的。这种品质存放在我们内心中是为了整个人类的利益,而不只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

尊敬的迈克尔,为了我们自身以及所有其他人的共同利益,我期待你能帮助我们把团结的信息传播于众。它将为所有的犹太人和整个人类的未来带来一个安全和幸福的生活。

敬上!
迈克尔

—————————

迈克尔·莱特曼是本体论教授,他拥有卡巴拉和哲学博士学位,及生物控制论硕士学位,他是书籍《如同绑在一起的一捆芦苇》的作者,这本书揭示了反犹太主义的原因和解决方法。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