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随着十九大关于一带一路重要国家发展国际倡议的提出,在二十一世纪,中国与中亚以及中东各国的各方面交流逐渐显得越来越重要。不仅是在国家的外交战略以及对外政策方面还是大小企业进行商业往来的方面,详实准确的对于中东各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以及学术的研究逐渐变得越来越重要。中国在中东地区的研究事关国运,各类经济社会文化研究的学者在进行中东研究的过程中,该以一个什么样子的视角,何种方向以及方式来研究?这篇文章将从以下方面对此进行一个简要的,方向性的讨论。

1.西方政治正确问题

由于现阶段中文的关于中东研究的资料还比较欠缺,现代大量的细化研究大多都以英文为主,在英文世界由于受政治正确影响,绝大多数在公众发表的中东研究文章都会进行“政治正确”的审查,从而删减掉许多核心内容以及关键信息。我们中国大陆没有大量的中东裔和能左右国家意志以及对外政治的移民群体,同时我们社会社会不存在西方英文世界的需要保护的多元化以及文化多样性。因此,西方的政治正确在中文世界不适用。政治正确并非事实正确,其原则主要在于言论上不去影响以及伤害社会内部任何各个群体的团结。所以,在研究中我们大可不必遵从西方的政治正确原则。而是完全以我们中国各族人民的现实利益出发,为广大亟需中东第一手资料的同仁的利益为出发点。同时,在查阅英文的,受政治正确影响的研究报告时,也需要对此有比较敏感的鉴别能力,进而从因政治正确而省略掉的缝隙中获取到真实,第一手的信息。

2.不可武断概括归纳

阿拉伯世界历经西方英,法殖民,是属于直接从部落氏族社会过渡到现代社会的。事实上中东地区虽然为阿拉伯主体,但是内部教派繁多,派系复杂,各个部落之间存在跨越国境,散居的现象。比如,在沙姆地区单基督徒就分为马龙派,天主教,希腊正教,希腊天主教,亚述人,亚美尼亚基督徒,科普特东方教会等,各个教派之间互不通婚,关系以及冲突与合作历史错综复杂。逊尼派内部也有高加索人,突厥人,库尔德人等少数群体。常常一个国家内的人民对于自己部落以及教派认同感远高于国家认同感。作为中国人,生在拥有几千年中央集权民族主义历史的社会,常常很难体会到阿拉伯地区各个政治派别山头林立,祖国认同较弱的现实。所以,在研究中东以及伊斯兰世界的政治经济等课题时,切记不要将自身的民族主义思维方式带入中东地区的人民,不可武断概括归纳,一定要细分以后分别做比对研究,尤其是其中各群体之间关系的研究。此外,在对外宣传的工作中,以民族主义为切入点有可能适得其反,需要谨慎。更多的,要以文化认同,宗教共性等方向进行切入,从而达到 ”顺着毛捋“的作用。

3.谨慎对待来自于阿拉伯学者的第一手资料

阿拉伯社会内部言论自由不存在,教权势力压迫思想非常严重,除此之外,阿拉伯社会政治煽动,圣战文化横行,醉心于昔日伊斯兰世界的辉煌但社会浮躁,人民习惯于言论天花乱坠,不切实际。在西方的阿拉伯学者用英语写下的资料常常会有以下两方面的问题:

一,收到自己族群内部政治正确的影响,刻意回避对于其群体内成员显而易见而外部对此一无所知的问题以及事实,进而造成对研究者来说难以意识到的研究偏差。

二,对于那些学术生涯在西方国家,用英文进行研究的阿拉伯学者,很多时候他们内心里的阿拉伯世界变成了一种浪漫化的意象和情怀,并且为了取悦西方听众而可以以西方价值观以及标准对其文化进行美化以及在创作,进而产生从根本上的与事实的偏差。我曾经参加过一个在美国的阿拉伯学者的讲座,他的研究方向是所谓的“伊斯兰世界的性少数群体以及同性恋受犹太复国主义迫害的研究”的政治洗脑风格的荒唐题目。所以,一定要谨慎对待,批判吸收来自于阿拉伯学者的第一手资料。除此之外,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学者背后的政治势力,从中分析出更多的信息,从而了解“屁股在哪里坐着”的重要问题。

4.阿拉伯历史观的偏差

由于无可避免的文化中心主义(ethnocentrism)以及变幻莫测的政治气候的影响,阿拉伯历史观多变,伪造历史横行。从古代历史的“伊斯兰中心主义”到现代阿拉伯世界的“反西方反犹太复国主义阴谋论”历史观,很多历史事件以及历史名词被曲解修正多次,其中意识形态灌输的“正义邪恶对比”色彩强烈。伊斯兰历史观意识形态灌输以及感情色彩强烈,关于事实受政治影响扭曲严重,偏离客观,常常使用“二分视角”。对于伊斯兰以前的灿烂复杂的古代文明几乎不倾注任何注意力,并很多时候否认历史事实的真实性。其中,在古代历史中因为挑战了伊斯兰世界观而不被承认的腓尼基字母学说,以及对二战中犹太人大屠杀历史事实的否认。我们站在中国人的视角,应该始终作为旁观者,不宜将自己的感情带入他人历史中,进行善恶站队而让自己的朴素的正义观以一种廉价的方式被剥削,进而影响我们的判断能力。应冷眼旁观,从各方视角接触历史事实,避免被阿拉伯视角的历史偏差蒙蔽真相。相对的,国内许多中东研究学者,因为过多的将自己的视角放在阿拉伯的叙事方式(narrative)里,进而忽视了作为中国主体在中东研究上面的需求以及利益点。

5.实事求是,务实为主

自古以来,学术为解决政策问题服务,为解决我们实际遇到的问题而服务。而非一味的为追求“无用而有趣”或者“学术的清高”而学术的清高不食人间烟火。不做只懂钻进故纸堆,而没有实际解决问题能力的学者。在中东研究以及其课题上,应该与研究对象地区政治经济学进行结合,做有利于商业,以及政治开发的研究课题。西方人类学学科的起源就来自于自十六世纪开始的西方对世界进行的殖民活动,通过对西非部落的研究,进而通过其中各个部落敌对的关系发展出了臭名昭著的奴隶贸易。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下,对于中亚以及中东的研究,中国学者应该站在自己国家,政府,以及所服务的企业利益出发,抓住要点,进行研究,方便他人从中寻找机会。

7.正确分析被采访对象的公众言论内容

因为西方的政治正确以及阿拉伯世界的政治正确界限,很多时候人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时都会非常顾及不去触碰言论禁区。阿拉伯社会内各个权力派系势力错杂交融,各派政治纲领不同,个人在教派复杂的地区机会没有表达自身想法的自由,在采访时很难了解被采访者的私下真实想法。所以,通过许多蛛丝马迹,分析出他人真实的需求与想法,进而满足他人,是非常重要,需要谨慎考虑的。在不稳定且压抑的政治环境中,人常常顾左右而言他,不会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所以,在这一点,正确分析被采访对象的言论内容。

——————————

铁一 2017年12月初 初稿

第二次修改,2018年1月12日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