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激战正酣,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支持率一度在多项民意测验中大幅落后对手民主党希拉里.克林顿,以至大家已经开始觉得大选已经没有了悬念,但CNN9月9日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却以45%比43%反超希拉里,一下又让人觉得大选又有的看了。CNN这样大机构的民调毕竟不可等闲视之。如果这能代表当前的实际选情,那就又是一场势均力敌的争斗。

除了盯紧本土选票,海外也不可忽视。

根据1975年美国国会通过的《海外公民投票权法》,居住在海外的美国人可以参加在他们最后居住过的选举区的缺席投票(vote absentee )。海外选民中(有600万以上),除了驻外美军士兵、最集中的应该算是居住在以色列的美国人了。据估计目前在以色列的美国公民人数至少有30万之多,这些人要都参加投票的话,那可是个不小的数目。传统而言,在以生活的美国人更倾向于共和党人。在2000年的大选中,选情胶着,一直难分高下,在最后决定胜负的弗罗里达州,直到重新计算完迟到的海外选票,小布什才以930票“比剃刀还薄”的优势最终险胜民主党对手戈尔。这930票中有527票就是海外选票,而据说当年投往弗罗里达支持小布什的海外选票有1500张左右就是来自以色列。因此,希拉里、特朗普发力争夺在以美国人选票当然是他们选战的重要一环,尤其在目前形势不分伯仲之时。

特朗普最近对以色列喊话:奥巴马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将会毁灭以色列,只有我当选总统(才能避免这样的灾难)。

希拉里很快上电视访谈嘲讽说:特朗普的话,你得看是什么时候说的。今天他说对以色列要采取中立立场,明天又说要支持以色列,后天又说以色列应该为我们多年来为以色列提供的保护付费。他说话不着调、毫无根据,还经常变来变去,为的是哗众取宠,这样的人根本不可靠。特朗普有关穆斯林的言论,是给伊斯兰极端分子的绝佳礼物,那些“圣战者”都会向真主祈祷美国出现一位“特朗普总统”。总之,就一句话,各位要小心,特朗普,不靠谱。

特朗普阵营随即在给媒体每日邮件里回击说,希拉里竟然说恐怖分子会祈祷特朗普当上美国总统这样出格的话来—不过(以她的为人)她这么做并不奇怪。

台上两位侯选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甚是热闹,台下却是另一番景象:共和党支持者为特朗普的助选活动搞得红红火火,而民主党方面却好像悄无声息。

9月5日,“海外共和党人以色列”(Republicans Overseas Israel)在约旦河西岸地区设立的为特朗普助选的办公室开张了,此前这个组织相继已在耶路撒冷、特拉维夫等地开设了4个竞选办公室。这个组织并非共和党的海外分支机构,但一直接受共和党和特朗普竞选总部的指导和协调。

开张仪式气氛热烈,西岸地区定居点的主要领导人和当地特朗普支持者纷纷前来为特朗普竞选造势。组织者计划把在西岸的竞选点办成流动的办公室,“海外共和党人以色列”领导人Marc Zell说,美国选民们在哪,我们就去哪,帮他们注册、投票。

“海外共和党人以色列”估计,在以色列的符合投票条件的美国人约30万,其中西岸地区约7.5万,该组织预计其中约20万可能参加投票(是2012年选举估计人数的2倍多),并预计其中85%会将选票投给特朗普,其依据是iVote Israel对2012年对从以色列投出的票数的统计,当时绝大多数人都投票给了当时的共和党总统侯选人前马萨诸塞州长罗姆尼。整个以色列的选票定会对特朗普的选情有很大帮助,尤其在俄亥俄、宾夕法尼亚和弗罗里达这些摇摆不定州影响更大。因此,该组织投入了相当多的资源,在各地开设办事处,并聘用了几十名地区协调员和志愿者参加助选活动,印发希伯来语的竞选资料(为方便英语不太好的选民),以吸引更多在以美国人(特别是年轻的第二代美国人)在投票注册截止前进行选民注册并最终顺利投票。

Marc Zell说,他们在以色列的竞选活动反响强烈,他还从没见过一个美国的总统候选人对这里的人们有如此吸引力。在各地的宣传活动中,特朗普别针、纸贴、T恤常常供不应求。在以色列,无论他走到哪,都有很多以色列人和美籍以色列人争相与他握手、拥抱,赞扬干的好,让他“深受鼓舞”。

不过,还是有不少人对共和党宣传的特朗普在以色列广受欢迎说法有疑问的。民主党海外机构的地区负责人Merrill Oates说,他知道共和党在以色列投入不小,不过,他们恐怕会对结果大失所望,因为大部分以色列的美国人还是支持希拉里.克林顿。其中很大原因是由于特朗普很多言论(如有关穆斯林和墨西哥人的言论等)让人产生反感。而对克林顿,尽管可能对她的政策有不同意见,但觉得她可靠而稳妥,对她执掌政权有信心。

一份由“以色列民主研究院”(Israel Democracy Institute)3月份做的民调似乎也印证了Oates的说法,该报告显示在以色列选民中克林顿以38%比28%的支持率领先特朗普10个百分点。不过,3月份的民调距现在都已半年,恐怕无法说明现在的形势(想想在美国这段时间里对二人的民调都不知做过多少回了)。

两党似乎都有理由证明自己的候选人更能赢得选民的心,但真正的形势如何却很难看清,只有到投票完毕才能水落石出。不过,相比美国本土选民选总统时的各种考虑,从就业、医疗、教育、移民到控枪、反恐、外交以及候选人品德等等,以色列的美国人需要考虑的则简单得多,那就是,谁入主白宫对维护以色列的利益(尤其是安全利益)最有利。

如此看来,在以色列对奥巴马与伊朗签署核协议以及批评以色列扩建定居点等做法极为不满的情况下,以继续推行奥巴马对以政策为基调的希拉里.克林顿比起其共和党对手特朗普来有着天然的劣势。

希拉里阵营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寄希望于极力为奥巴马的政策辩护,塑造“没有哪一届政府比奥巴马政府对以色列安全做的更多”的形象,尽力化解以方的疑虑和担忧。如对伊朗核协议,她说在伊朗仅有“几周”就可获得核武器的当口,美国和几个主要世界大国逼迫伊朗接受了限制其核活动的协议,她坚信正是这份协议将伊朗的核武器计划关进葫芦里,封紧了盖子。让以色列和本地区更安全了,也防止了核武竞赛。然而,她的这些解释以色列人能否听得进去就不一定了,因为类似的说法白宫方面多次向以方表达过,但并未减少以色列方面对美方的不满。

希拉里方面还集中火力猛轰特朗普的口无遮拦,“疯话”连篇,以此说明对手根本没有资格当总统。但这点对支持特朗普的人并不是问题。就像一位西岸定居点居民所说,你不需要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才能当总统,重要的是,特朗普不象希拉里那样不诚实,他是个“实在人儿”。

这话让人想起迪斯尼动画里的唐老鸭。这只也叫“唐纳德”的敦厚而搞怪的鸭子,在动画世界里常常是被人捉弄的对象,他那著名的嘎嘎叫声不仅给人带来欢笑,有时也有忧愁和思索。现实中的这位唐纳德也不断发出率真的嘎嘎叫声,但却招来各路媒体和对手的口诛笔伐。

美国大选的海外战场已摆开阵势,究竟“当纳叔叔”和“希拉里大婶”谁能把以色列收入囊中,大家拭目以待吧。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