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天的媒体头条充斥着土耳其和俄罗斯:土耳其击落俄罗斯苏战机 ── 土耳其称俄侵犯其领空拒不道歉 ── 土耳其态度变软寻求沟通 ── 土耳其固执己见继续不认错── 俄罗斯人在土耳其驻俄大使馆门口抗议其打落俄飞机 ── 俄罗斯对土耳其进行经济制裁 ── 土耳其发现自己玩大了要和普京面谈── 普京就是不接电话,云云。

但其实,愤怒的土耳其人早就在上上周六,也就是土耳其打下俄罗斯飞机的前三天,就率先“蛋洗”了位于伊斯坦布尔的荷兰驻土耳其领馆,以抗议俄罗斯在叙利亚攻击了叙利亚土库曼人── 没错,睿智的土耳其人民搞混了俄罗斯和荷兰国旗。

按:叙利亚土库曼人是中世纪的塞尔柱帝国时期(约宋朝/西夏年间)来(zhēng)到(fú)叙利亚地区的古突厥(九姓乌护)遗民 ── 现代土耳其人认为和他们同是突厥后裔,所以具有亲缘关系,土耳其语里除了叫他们叙利亚的土库曼人(Türkmenler),也叫他们叙利亚土耳其人(Suriye Türkleri)。不过,至于土耳其人究竟自个儿是不是突厥后裔?呵呵呵呵呵呵 ── 他们自己觉得自己是就好。

扯淡结束,谈正事儿。

今天浏览新闻的时候,看到这样一则消息《普京:土耳其总统或将离职 与俄罗斯无关》,配图是俄罗斯人在土耳其驻俄罗斯大使馆外示威。

新闻写道,

当地时间11月25日,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民众当日在土耳其驻俄罗斯大使馆外示威,向土耳其驻俄罗斯大使馆投掷鸡蛋和石块,抗议24日土耳其空军战机将执行对叙利亚境内极端组织实施军事打击的俄罗斯空军一架战机击落。

这则消息本身,还有愤怒的俄罗斯人民,并没有什么看点,但其中一张图片的细节让我突然脑洞大开。

600x450_B9BANJ6F00AO0001

 

再放大一点看,

Screen Shot 2015-11-30 at 16.11.27

 

在图片右边拿着起子的,毫无疑问是的土耳其现任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俗称“二duang子”。可图片左边让我有点纳闷了。

这人谁呀?

看看那黑不溜秋的旗帜和上头的阿拉伯文(估计是乱写的),没错,这应该就是ISIS(“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所以,举着旗子的大概就是其领导人“哈里发”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了吧?埃尔多安用起子修理玩具人巴格达迪,无疑是在讽刺土耳其暗中支持ISIS

好,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ISIS的旗帜上有代表犹太人和以色列的大卫星,以及,为什么巴格达迪被画上了近代反犹主义者常用来妖魔化犹太人的“大勾鼻子”?

Noses_Judensechs

 

按:大卫星自不必多说,而犹太人的“大勾鼻子”,如图1.所示,并非什么犹太人的面容特征,而是反犹主义学说对犹太人形象的刻板化。这11世纪以前并没有任何体貌上的特征,它被纳粹用于宣传画中,其发展的过程本身就是欧洲反犹历史的一部分。欲了解更多的读者请移步研究反犹主义图像学的历史学者Sara Lipton的一篇短文《犹太鼻子的起源》(The Invention of the Jewish Nose)。

另外,巴格达迪长这副嘴脸。

Screen Shot 2015-11-30 at 20.23.43

 

ISIS和犹太人应该八竿子打不着吧?以色列不是它最痛恨的敌人之一么?怎么回事?

百思不得其解,我打开了搜索引擎。

然后,事实证明我错得离谱。当今社会反犹主义的深度和广度再次让我目瞪口呆。不说西文网页里弹出了诸多如“ISIS是以色列秘密筹建的”这类荒唐说法,中文网页里还有好几个。

比如说,「穆斯林在线」的一篇文章称:

据美国“白特伦斯今日网站”报道,“伊斯兰国”首领艾布拜克尔·巴格达迪其实受雇于以色列穆萨特间谍机构 ,他的真实名字叫以理特·西蒙,其父母都是犹太人,以色列培训他是为了在阿拉伯国家从事间谍活动,他被以色列派到阿拉伯国家建立所谓的“伊斯兰国”其目的是为了在阿拉伯国家制造混乱。另外,斯诺登解密网站也披露了美国间谍计划的详情,据透露,所谓的伊斯兰国其实是美国、英国和以色列策划破坏阿拉伯世界的一个布局,其目的是为了把世界上不同的极端组织联合在一个极端组织之下,以便在中东制造更大的动乱。

“伊斯兰国”首领受雇于摩萨德?伊斯兰国是美国、英国和以色列策划破坏阿拉伯世界的一个布局?这等无稽之谈真是让人想吐槽都无从开始。

不过且慢,MSN理财频道的文章显然在受上文影响后,经过几轮“论证”,提出了另一个看法,该文题目已经说的不能更清楚了──《ISIS背后的老板究竟是谁?揭犹太财团石油之争》,自然而然,

ISIS的幕后老板是以美国共和党和以色列摩萨德为首的犹太势力。

我发现这种说法在一些穆斯林群体中并不少见,似乎把“伊斯兰国”和以色列放在一起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众所周知(也许并不众所周知),全世界很多伊斯兰宗教机构都正式声明过“伊斯兰与恐怖主义毫无关系”,“真正的穆斯林绝不是恐怖分子”等等。伊斯兰世界总体上是十分仇视“伊斯兰国”的,因为他们不仅有一个假的哈里发巴格达迪,而且行事残忍毫无人道不符合伊斯兰法理,也对伊斯兰知识也一窍不通。

伊斯兰世界对于以色列的仇恨就是另一回事儿了,它起源于欧洲的反犹主义,加剧于以色列建国进程,之后又一次次被巴以冲突点燃,直到现在还在蓬勃发展。根据“敌人和敌人都不是我的朋友,那么他们俩一定是朋友”的“真理”,“伊斯兰国”和以色列是一伙儿这么可笑的言论,现在看起来并非那么不可能了。

这种说法会蔓延至俄罗斯,其实也不难想像,毕竟从沙俄帝国到苏维埃,俄罗斯都是为反犹主义冲锋陷阵的斗士。

俄罗斯人民即使在抗议土耳其打落其飞机时,也不忘自己悠久的反犹传统,我真是无话可说。看来即使经过了二战屠犹的恐怖历史,反犹主义在欧洲还是可以苟延残喘。也应了那句西文老话,反犹主义乃史上最久之仇恨也

岂不悲哉?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