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又一次,犹太人受到迫害和恐吓。我自己作为犹太人,经常思考这种无情的痛苦的目的。一些人认为世界二战的暴行在今天是不堪设想的。然而,我们看到犹太大屠杀前的心态是多么容易突然重新出现,而“希特勒是正确的”的呼声更是经常公开响起。

但希望还是有的。我们可以扭转这一趋势,它所需要的不过是我们要开始认识到更广泛的画面。

我们身处何方,我们来自哪里

人类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全球化使得我们互相依赖,但人们却变得越来越憎恨和疏远。这种不可持续的,极易爆发的状况需要我们作出一个有关人类未来发展方向的决定。而为了理解我们犹太人民如何参与此场景中,我们需要回溯到这一切开始的地方。

以色列人民出现在大约4千年前的古代巴比伦。巴比伦是一个蓬勃发展的文明,那里的人们感到彼此连接的团结。在《托拉》中记载道,“整个地球曾是一种语言和一种论调”(创世记11:1)。

但随着他们的连接越来越强,他们的利己主义也增长了。他们开始相互剥削并最终彼此憎恨。所以当巴比伦人感到连接的同时,他们强烈增长的利己主义却使得他们越来越相互疏远。在进退两难之际,巴比伦人民开始寻求解决他们困境的方法。

两种解决危机的方案

寻求解决方案导致两个相互矛盾的观点的形成。第一,由巴比伦王宁录倡导的是顺其自然和本能的方法:即分散。他认为,当人们彼此远离时他们就不会争吵。

第二个是亚伯拉罕即著名的巴比伦圣人所倡导的解决方法。他认为,根据自然的法则,人类社会注定要变得团结,所以该方法致力于团结巴比伦人,尽管利己主义不断增长,也要超越他们的利己主义。

简而言之,亚伯拉罕运用的是一种超越他们的利己主义之上连接人们的方法。当他开始向其民众推广他的方法时,“成千上万人聚集在他周围,而且…他在他们的心中栽培了这个宗旨”,迈蒙尼德(Mishneh律法,第1部分)写道。其余人选择了宁录的方法:分散,正如争吵的邻居试图各自避开。这些分散的人们逐渐成了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人类社会”。

只有延续了大约4千年后的今天,我们才能够开始评估谁的方法是正确的。

以色列人民的基础

宁录强迫亚伯拉罕和他的子弟离开巴比伦,他们搬到了后来被称为“以色列之地”的地方。他们从事着符合“爱邻如己”的宗旨的团结和凝聚的工作,他们超越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进行相互连接,并因此发现了自然隐藏的力量“团结之力”。

每种物质由两个相反的力量,连接和分离,来平衡自己。但是,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只运用了消极的力量——利己主义。根据自然的计划,我们被要求必须有意识地运用积极的力量——团结之力来平衡消极的力量。亚伯拉罕发现了能够获得平衡的智慧,而今天我们将他的智慧称为“卡巴拉智慧”。

以色列的意思是直接通向创造者

亚伯拉罕的子弟按照他们直接通向创造者的愿望把自己称为以色列(Ysrael)。也就是,他们想要发现自然团结的力量来平衡他们之间存在的利己主义。通过他们的团结,他们发现自己沉浸在团结之力——比现实更高的力量,根的力量中。

除了他们的发现外,以色列人还了解到在人类发展的过程中,追随宁录建议的其余巴比伦人分散在世界各地,并成为当今的人类——他们也必须实现团结。通过团结组成的以色列人民,同分离衍生的其他人民之间的矛盾,即使在今天也能感受到。

流亡

亚伯拉罕的子弟,以色列人民,经历了很多内部的斗争。但在最初的2,000多年中他们的团结占了上风,这是将他们凝聚在一起的关键因素。事实上,他们之间的冲突只是为了促进他们加强互相之间的爱。
然而,大约2,000年前,他们的利己主义达到如此强大的程度以至他们无法继续保持团结。人与人之间毫无根据的仇恨和利己主义爆发,并导致他们的流亡。事实上,以色列的流亡,远超过从以色列之地的物理流放,这是团结的流亡。以色列民族内部的疏远使得他们分散到各个民族中。

回到现在,今天的人类和古代巴比伦人经历的状态是相似的:相互依存伴随着彼此的疏远。但是因为在我们共同的地球村中我们完全相互依存,所以宁录分道扬镳的解决方法已不再适用。现在,我们需要使用的是亚伯拉罕的方法。这就是为什么此前实施亚伯拉罕的方法并互相连接到一起的犹太人,必须重新燃起他们的团结并将此连接的方法教给整个人类。我们犹太民族必须同意自主地去实施它,否则世界各民族将通过施加压力,迫使我们不得不去做。

关于这一点,有趣的是阅读福特汽车公司的创始人亨利•福特,他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反犹太主义者,在他的书籍“国际犹太人—— 世界上最重要的问题”中的讲述:“社会对他(犹太人)的巨大要求是他……开始履行……古老的预言,通过他地球所有的民族都应受到祝福。”

反犹太主义的根源

经历数千年来通过运用宁录的方法致力于建立成功的人类社会后,世界各民族都开始明白解决他们的问题的方法既不是技术,也不是经济或者军事。在潜意识里,他们感到解决的办法取决于团结,也就是存在于以色列人民中的连接的方法,并因此认识到自己依赖于犹太人。这使得他们在世界的每个问题上都指责犹太人,认为犹太人拥有通向世界幸福的钥匙。

事实上,当以色列民族从爱他人的道德顶点坠落时,在各民族间对以色列的憎恨就开始了。因此,通过反犹太主义,世界各民族督促我们揭示连接的方法。以色列的第一名首席拉比库克,用他的话指出了这一事实“亚玛力人,希特勒等等,唤醒我们走向救赎”(Raiah文章,第1卷)。

但以色列人民没有认识到他们拥有通向世界幸福的钥匙,而且那个反犹主义的根本源头恰恰就是犹太民族在其内部承载着连接的方法,即通向幸福的钥匙,它就是卡巴拉智慧,但是我们没有为全世界的人们揭示它。

揭示智慧的强制性

世界在两个相互矛盾的力量,全球连接的力量以及利己主义的分离压力下呻吟着,我们陷入了古巴比伦崩溃前所处的状态。但今天,我们不能推开彼此来平息我们的利己主义。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从事我们的连接工作,从事我们的团结工作。我们被要求为我们的世界添加积极的力量来平衡我们利己主义的消极力量。

以色列人民是追随亚伯拉罕的古巴比伦人的后人,他们必须实施连接的智慧,即卡巴拉智慧。他们必须以身作则,成为整个人类的榜样,并因此成为一盏 “点亮全民族的灯”。

自然的法则指示我们全体将会达成一个团结的状态。然而有两种方法去到达: 一条路是世界遭受痛苦的战争、灾难、瘟疫和自然灾害;另一条路是逐渐平衡利己主义,即亚伯拉罕的道路,亚伯拉罕在他的子弟中栽培的道路。后者是我们建议的方式。

团结是解决的方案

光辉之书中写道“一切都基于爱”(章节VaEtchanan)。“爱邻如己”是《托拉》中最伟大的宗旨;这也是卡巴拉智慧提供给人类进行改变的实质。犹太人民的职责就是团结,以便同整个人类分享亚伯拉罕的方法。

根据《阶梯——对光辉之书的注释》的作者拉比耶胡达•阿斯拉格(Yehuda Ashlag) , “这取决于以色列民族要使自己和世界上所有的人合格……要发展,直到他们自己进行爱他人的崇高工作,这是通向创造的目的的阶梯。”如果我们实现这点,我们就会找到解决世界上所有问题包括消除反犹太主义的方法。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