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原文 www.Aish.com
翻译 Yaakov Akiva Friedman
审校 Amit(天佑)& 邹云鹏

很多人听说过的犹太典籍《塔木德》,实际也就是附于《妥拉》口传的部分中,是在《妥拉》成书之前授予犹太人的。

对于口传妥拉的角色,一个最常见的误解是认为口传妥拉是针对成书《妥拉》的事后解释。这里我们必须澄清的是,口传妥拉实际上要先于成书《妥拉》——也就是我们现有的《圣经》。

在3300年前,全体犹太人矗立于西奈山下聆听神颁布给他们的613条戒律。与此同时,神针对人们如何遵守这613条戒律给予了详细并切合实际的解释。而当时,所有这些教导都只存在于口传形式。

直到40年后在摩西临终之前,也正当犹太人受命进入以色列地时,摩西通过神的口授,写下了整部成书《妥拉》并授予全体犹太人。这也是我们把成书《妥拉》称为“摩西五经”的原因。

我们为什么需要口传妥拉?

让我们先来读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小伙子到一家久负盛名的投资银行应聘。面试官问:“我看到你是从哈佛商学院毕业的。好极了!你是哪一届的毕业生?”
“1990年的毕业生。”小伙字回答说。
“1990年?那你选过斯蒂夫教授的课么?”
“斯蒂夫?没有。”
“好吧。那飞利浦教授的课呢?他可是哈佛最受欢迎的教授呢。一个头发灰白的老教授,你见过他么?”
“没有,从来没有听说过。”
“你从哈佛商学院毕业却对那里两名最受欢迎的教授一无所知?我很不明白。你到底有没有上过哈佛商学院?”
“好吧,我想我不得不对你坦白了。其实我没有上过哈佛,但是我的室友曾经在哈佛商学院读书。我每天都会读他带回来的课堂笔记。他后来成功毕业,所以我想我也算从哈佛商学院毕业了吧。”

这个面试官显然没有被这个理由说服。那个“哈佛毕业生”显然也没有成功应聘。如果他真的得到那份工作,我们反倒有足够的理由怀疑这个投资因银行是不是早该倒闭了。

为什么我们都认为一个只是阅读了课堂笔记的人完全不足以被称为毕业生呢?因为他需要亲自到课堂听课,学习。教授们永远都会在每个知识点后添加大量的信息和知识,而课堂笔记却完全不可能记录下所有信息。那么如果我们想要对一段文字有一个全面深刻的理解,我们又该如何呢?我们会去咨询一个专家,问:“您能帮我解释一下这段文字么?在这段文字背后有什么深刻的含义呢?”

以书面形式出现的信息永远是二手的,并存在着巨大的局限。这也是为什么口传妥拉的容量是成书《妥拉》的50倍的原因。而本质上,口传妥拉却是无限的。因为它源自于神的无限话语,包含了妥拉的全部。

22

口传妥拉的优势

如果口传妥拉存在着如此优势,为什么全部妥拉没有以口传形式存在?那是因为成书妥拉提供了最必须的基础。如果所有知识都只是存于记忆,便失去了参照点。那些精要的部分必须从浩如烟海的妥拉知识中总结而出以便形成整个犹太学系统的脊骨。

拉比卡普兰在他的《犹太思想手册》(Moznaim 1979)中解释道:
口传妥拉的本意在于让知识通过老师到学生口口相传。每当学生有所疑问,便可直接向老师提问得到解释,从而避免出现歧义和误解。而另一方面,当知识以文字方式出现时,无论其精确程度多高,总是存在着被误读误解的可能。这也是一种相当常见的现象,而且其中不乏蓄意之举。

更进一步地说,口传妥拉本意在于涵盖后世出现的无限可能性。于此,口传妥拉便彻底失去了完全成书的可能性。正如经上所记:“著书多,无穷尽”(传道书 12:12)。于是神便授予摩西一系列核心原则。只要恰当地应用这些原则,妥拉的准则便可以精确地应用于任何可能出现的情况。

假若妥拉的口传部分和成书部分完全以文字形式出现,直接的结果便是每个人都可以按其意愿随心所欲地诠释妥拉。如此,便会造成每个人学习的妥拉存在天壤之别,人群间的巨大分歧和混乱随之而来。与此相反,正因为口传妥拉的传递方式是老师对学生口口相传,历代的老师们便成了维护口传妥拉传递的精确性和对其解释正确性的中心权威。以色列人民的团结也得以确保。

口传妥拉帮助记忆

你是否有一部大百科全书?你是否依旧记得上次你在何时打开其中一本?现实中,几乎没有人会时常打开一本大百科全书来阅读。更常见的是,只有当你非常想要了解一个具体问题时才会拿出相关的一部,找到对应的要点来阅读。除此之外,大百科只是在你书架上陈放的参考书。

犹太学不是一部在书架上积攒尘土的参考书。这也完全不是神制定口传妥拉的本意。神的要求在于人们要内化妥拉的精神,并活出妥拉教导的生活。如果一个人想要把妥拉内化并使其指导生活的每个细节,他需要对妥拉熟记于心。这也是神之所以授予我们成书妥拉和口传妥拉的直接原因。

精要和基础记载于成书《妥拉》,而其他却必须口传,并鼓励每一个犹太人坚持不断地学习、探讨,和记忆。而当妥拉是以口传形式存在时,人们便必须以老师对学生,长辈对晚辈的口口相传的形式来传递和延续妥拉。在这种传递和延续的方式下,讨论和学习便会成为一种常态。而其中各种概念也会相应地在讨论和学习中变得更为明确。

塔木德陈述了如下概念(Eruvin 54b)。

拉比艾利艾泽理解:把每一课讲解四遍给他的学生是每个老师的义务。这一规定源于如下,神将知识授予摩西,摩西将其授予亚伦。而亚伦每每将所学再学四次。亚伦尚且如此,更何况普通的老师教导普通的学生呢?

拉比阿齐瓦说,我们如何得知老师必须一直重复讲解学习材料直到学生完全掌握?因为妥拉说“你要教导所有以色列子民”(申命记31:19)。而我们如何得知老师必须教导学生直到学生熟练掌握所学知识呢?因为妥拉说“将其置于他们口中”(申命记31:19)。我们又如何得知老师必须为学生解惑,分析因由呢?因为妥拉也说:“这些便是你要展示给他们的律令”(出埃及记21:1)

犹太人的历史一直动荡不安,先贤们恐于神的妥拉有所损失,只得将部分精要成书。而直到如今,更广深的口传妥拉依旧只留存于口传形式。

神以其无限的智慧运筹帷幄,制订了一套完善的系统以确保妥拉可以代代相传。它即不完全是一套成书律法,也不完全是一部口传律法。而是二者兼备。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

关于博主: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目前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希伯来语部就职。他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是“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