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有趣却不乏真实的故事:四个人站在街角,一个美国人,一个俄罗斯人,一个中国人,一个以色列人。
一个记者走上来问:
“打扰一下……请问你们对肉类短缺有什么看法?”
美国人说:“什么是短缺?”
俄罗斯人说:“什么是肉类?”
中国人说:“什么是看法?”
而以色列人说:“什么是打扰一下?”

这就是以色列人:无视礼节、无惧权威、不加掩饰、挑战传统。也正是这样一群人,才能成就这样一个笼罩在战争阴云中,人力和自然资源极度稀缺,却拥有无数创新型企业的开挂的国度。

从0到1,以色列政府仅用了短短20年时间

除去硅谷,以色列是世界上初创企业最多最集中的地方,也是人均获得风险投资数量世界最高。然而,仅仅是二十年前,事情还不是这样。

早在1993年,以色列政府启动了著名了Yozma计划,为跨国投资的VC提供非常优厚的税务政策激励并且政府出资在每一个项目上翻倍境外VC对本国的投资。经此一役,进入以色列的VC基金总额十年内翻了六十倍,IT领域的总利润翻了近十倍。自从Yozma计划,以色列的VC投资开始一路高歌猛进至今。

除去Yozma Program,以色列政府对创业群体做出的最大贡献应该来自于首席科学家办公室(OCS)的设立。OCS是隶属于以色列经济署的部门,最初是为了培养技术类移民而成立的孵化器。如今,OCS有180多名项目评估专员作为顾问,他们来自于不同的领域有着不同的背景。OCS还运营着二十多个孵化器的项目,每个孵化器都是与市场资本共同运营的,政府在其中不起任何主导作用,政府的职责是把合适的资本资源与创业公司对接起来,形成蓬勃的生态圈,而不是投资项目的成功或者失败。

政府的投入像是个杠杆,每一分投入平均下来会吸引四分的国际资本投入到以色列。如果一个项目死掉,VC亏掉了LP的钱,但是政府完成了吸引四倍投资并且创造就业机会的使命。也正是因为这样,政府不会占公司的股权使得自己与公司的成败有直接的利益关系和动机。

国防部里孵化创业者:在军队里学习商业和技术理念

绝大多数以色列年轻人在18岁时就要进入以色列国防军服役,青少年早早便领会到身上担负的责任,在军队里获得拓展技术和人脉的机会,让他们在以后的创业中如鱼得水。

以色列对军队的技术IP的保护政策自由,从军队退役的年轻士兵们可以自由的利用他们在军旅生涯掌握的技术去创业,而许多创业团队本身就是在军营中相识的,所以是真正字面意义上的 “一起打过仗的团队”。 以色列创业团队在互联网安全、视觉识别、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领域有着天然的优势,国防军的训练和IP功不可没。

以色列军队中最有名的部门叫做8200小队,专注于军队中的科技研发,这个部门产生的百万富翁创业者数量超过了世界上几乎所有商学院。而这个部门所诞生的创业者占整个部门的人口比例,石破天惊的超过了斯坦福大学。

一般说来,当人们想到军队文化时,总是会和严格的等级、对上级绝对的服从联系在一起。但是,以色列国防军不在这种军队之列。美国军队中高级军官占整个作战部队的比例为1/5,而这个比例在以色列国防军中仅为1/9。“这是精心设计的结构,它意味着更少的人发号施令,同时也意味着底层士兵有更多的主动权。”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以色列企业家会形成一种自信与傲慢,挑剔、独立思考与不服从,雄心勃勃、远见卓识与莽撞自大兼具的独特精神气质。

以色列对精英人才的培养:全世界无出其右

还是要从以色列的兵役制度说起,服兵役期间,一些聪明的年轻人会被挑出来进行重点培养,他们接受的学术培训远远超出世界其他国家普通大学生接受的培训范围。

以色列还有很多类似的精英培训计划。比如Talpiot(塔楼)计划,即超级精英培养计划,被选中的军士能顺利通过课程考核,将成为真正的“Talpiot”,这个称号将为他们带来终身受用不尽的威望与声誉。至今,Talpiot仅培养了650多名毕业生,后来都成了以色列顶级的学术专家或成功企业的创始人。

2013年,以色列总理正式启用了培养青少年网络精英的新国家法案,该法案旨在为以色列创建一个“数字铁穹”,保护其重要基础设施免受黑客入侵和病毒骚扰。2015年,以色列为了振兴其钻石业,由政府主导启动了新一代钻石工匠大师的培训计划。

这些极具特色和针对性的高精尖人才培训计划,是以色列创新创业最为直接、高效的人才输送渠道。

以色列创新能力的源泉:强大的集群效应

在《创业的国度:以色列经济奇迹的启示》一书中,揭示了是什么让以色列具有如此强大的创新能力?——“最明显的答案是集群效应:集群有高密度的名牌大学、大型企业、创业公司组成,还有将它们联系在一起的生态系统(包括供应商、大学、大量的工程师人才以及风险资本)。在以色列集群中比较明显可见的一部分角色是:军队投入大量研发资金用于发展尖端科技,培育精英科技部门。也正是这些实质性投资,大量科技和人才资源溢出到民用经济领域。”

“集群最关键因素不在于创业公司数量,而是各学科、领域的大胆融合,良好的团队合作意识,是独立更是联系,以小的形式存在却有大的发展目标——文化核心。”

在英途7月份组织的以色列医疗科技的考察中,途友们也发出这样的感慨,“有一家公司,创始人对几乎所有的事务包括注册和IP保护都没有经验,周围却有一大群律师帮着做这个事情,说明社会分工是很明确而有效的。很多机构全套服务都帮你挑着了,只要有Idea就能付诸实施,这种系统化让我感触非常深。”这就是以色列的集群效应。

犹太民族经历了2000年的驱逐与苦难,已然形成了独有的核心目标:建设以色列经济,加入属于以色列的集群,把以色列推向这个世界上最辽阔的地方。

以色列的“水秘方”:世界上拥有最多水处理公司的国家

以色列对水的高效利用,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望尘莫及。以色列有一个技术叫做“滴灌”,用一根细细的管子,埋在地下,对准植物的根部,一滴水一滴水地进行灌溉。它将水用到了极致。因为以色列全境约2/3的土地为沙漠,水资源非常匮乏。正是这种残酷的生存环境,令以色列自1948年建国之日起就将水资源的管理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上。

现在,以色列拥有250家水科技公司,是世界上拥有最多水处理公司的国家。全球第二大反渗透法海水淡化工厂——以色列阿什科隆海水淡化厂,每天生产1.18亿立方米饮用水,占以色列年用水需求量的55%,而每立方米成本仅为0.53美元。阿什科隆工厂中使用了多项创新技术,包括其独有的“三中心设计”(泵中心、膜中心和能量回收中心)、三根管路取水和独特的脱硼系统。全自动化工厂使用一流节能技术,工厂由独立联合循环发电厂供电。

低温多效蒸馏和机械蒸汽压缩海水淡化技术是阿什科隆海水淡化厂的运营者IDE Technologies公司首创,这些创新技术的研发让IDE Technologies成为全球最大海水淡化厂的技术提供商。

以色列公司目前占有全球近一半的海水淡化市场,用户遍及中国、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等全球各地。

以色列创造出农业神话:让沙漠开满鲜花

以色列以“沙漠之国”打造“农业强国”奇迹闻名于世,虽然以色列的水和耕地资源极其短缺,它却是世界上农业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它创造的农业奇迹已经成了世界上资源节约型农业的典范——以2.2%的农业人口在养活720万国民的同时,还成了欧洲主要的冬季蔬菜进口基地。

其主要措施之一是发展水肥利用率高的水肥一体技术,使水的利用率提高40%―60%,肥料利用率提高30%―50%。除了先进的节水灌溉技术和设备,更主要的是以色列的水肥研发体系具有完善的规划设计、科研、实验、设备研制、田间测试等一系列的成功运行模式。

当然,人才的培养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以色列教育经费始终高于全国国民生产总值的8%。除了政府外,雇主组织以及各种大小企业都建有自己的职业培训中心,基本形成了一个不同层次、不同门类、专业和技能较为齐全的职业培训网络。农民中大学以上文化程度的占47%,其他至少是高中文化程度,能较快掌握农业新技术,每个农业科研人员都是某一方面的专家。

以色列的崛起:网络安全领域的霸主

作为一个强敌环伺的区域强国,确保自身生存是以色列的第一要务。经历多年的发展,以色列已经成为全球网络安全、杀毒软件等网络防御技术领域的高科技中心。确保本国人民能够应对各种水平的威胁,已经成为了以色列政府的核心战略,也使得网络安全从一个手工作坊式的小产业,逐步成长为该国经济中一个欣欣向荣的行业。

以色列的信息安全生态系统包含很多方面,既有像Check Point这样的成熟企业,也有耶路撒冷创投公司网络实验室这种主要面向网络安全领域的风投公司,此外还有班格里昂大学德意志电信创新实验室这样的研究机构。这种雄厚的技术实力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微软以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以色列安全软件开发商Aorato;英国微芯片设计商Arm Holdings公司将在以色列建立新的研发中心。而就在此前,该公司刚刚收购了以色列的Sansa Security公司……

可以看出以色列网络安全技术的价值有多高,危险四伏的网络世界十分需要以色列这样的领导力。

军队人才与以色列强烈的创业精神结合起来,就是促进网络安全和科技公司不断成长的完美配方。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