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并购和投资大幅度下降:2016年中国在全球的投资额高达2240亿美元,而这一数字在2017年仅为1320亿美元。中国对以色列的投资也有所下降,但下降幅度稍小。普华永道2017年并购和投资报告显示,2016年以色列获得的东亚国家总投资额为64亿美元(主要因巨人集团44亿美元收购Playtika),今年则仅为27亿美元。

2016年底,中国政府开始限制私人企业和投资商直接投资海外市场,这一政策变化或许能解释中国投资额下降的原因。中国政府表示,该政策出台皆因投资额迅速增长可带来风险。2017年8月,中国政府重申了这一概念,并出台了一项官方政策,提出了创建多元化、负责任的投资范围所应依据的总体指导方针,以期稳定汇率,平衡银行业的风险。在该政策中,中国政府致力于引导投资者开展低风险投资,使其投资行为与各自从业领域保持一致,且不伤害国家利益。

该政策概述了三大类别的投资行为,定义了禁止投资的领域、国家鼓励和支持的领域以及受到限制、需要特别批准和特殊程序的领域。而由于该政策规定了受限的投资领域,所以在外国运营的中国企业难以开展其业务,其中部分企业还冻结了某些活动,以避免遇到未知且繁琐的官僚程序。

因此,2017年中国在全球投资的下降反映了中国投资监管的不确定性,但这并未表明中国投资者的经济实力或投资兴趣有所下降。

正如此前所言,官方政策是驱散监管阴霾的首个阶段,且中国政府如今正继续制定对外投资政策,努力创建投资秩序。上个月,负责中国宏观经济规划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发表声明称,政府将在各方之间采取新的合作方式,加快立法进程并提供法律解释。这些规定将于2018年3月生效,届时中国政府将加强对投资者把资产和融资转移到外国投资者控制下的投资实体的监督,并将对非法活动进行处罚。另外,这些规定亦将未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以及战乱地区定义为敏感国家和地区,而敏感的投资领域则包括通信、武器和与自然资源有关的领域。

这些政策进程似乎正继续推进,中国政府也似乎正努力落实这些原则。可增加中国投资者在外运行确定性的明确立法将为那些当前不敢采取行动的投资者提供明确指导,并增加投资现金流。

中国与以色列迄今为止开展的交易并不属于敏感领域,继续开展此类交易也将符合中国政府的利益。在那些中国急需发展的技术领域里,以色列是技术出口方,且显而易见的是,中国希望继续与以色列开展成功的合作。所以,随着中国对外投资的限制更加严格和中国投资者的确定性不断增加,中国对以色列企业和技术的投资也将继续增加,这对两国经济均有贡献。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