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屠杀纪念日的短短一星期后就是以色列的独立日,我认为这远远超过一种象征性的意味。对我而言,很显然如果不是因为大屠杀的事件,以色列国家就不会以那样的方式在那个时间被建立。然而,在建国67年后,以色列仍然被人们质疑其存在的必要性,因为决定它的独立和安全的因素,和决定其他国家命运的因素全然不同。

之前当希伯来人在西奈山下团结为“一个人一颗心”的时候他们曾经被给予过以色列之地。那时只有当我们维持着我们的团结我们才是主权者。当我们失去团结,我们就被流放到各地。由于毫无缘由的仇恨植入了我们的内心,我们因此失去了以色列的主权,直到1948年前,我们从来没有重获此主权。

经历犹太大屠杀的磨难后,我们在1948年恢复了对以色列国家的主权,然而这并不是因为我们重建了团结而取得的。但是之前只因为我们的团结我们才首度成为以色列的主权者,所以我们的主权独立性取决于加强我们之间的团结的程度而不是分离。

有人说只有当受到一个共同的危险的威胁时,以色列人(及所有犹太人)才会团结。事实上,直到威胁到来前,我们像被捆入一个麻袋中的一堆坚果那样,总是互相挤撞冲突。但在危险浮现首个迹象时,我们就全都排列好团结成一个整体来面对挑战。这种情景几十年来一直如此,但它无法始终照此延续下去。

时代在变化。随着世界对以色列的敌意日益增强,我们需要花点时间来反思我们在这块土地上存在的意义。如今,很多地方认为以色列国家是世界罪恶的元凶。对此我们也许无法理解,但是正如一个反犹主义者近日在Twitter上写的“你们(犹太人)把这称为‘反犹太主义’,世界上其他人把这称为‘常识’”。他们不明白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而且认为我们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抢夺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并剥削他们。

反过来,我们需要证明自己在这片土地的存在是为了一个全然不同的目标——即恢复我们曾经取得的团结,并与世界分享它。在我们团结为“一个人一颗心”后,我们马上就被给予一个任务——成为“照亮各民族的一盏明灯”。也就是说,我们被授以的任务就是把我们特殊的团结带给整个世界。

我们从来没做到这一点。之前当我们在以色列时,我们与世隔离,我们对自己广泛坚守着团结的方法。而正是因为我们失去了团结才导致我们最终四处离散,自此我们再也没有这样的团结可与世界分享。

现在我们回归了以色列之地,我们被要求刷新我们的团结,并分享给世界。世界期望我们信守并落实这个诺言:成为照亮各民族的一盏明灯。这也是证实我们有权在这片土地上存在,而世界能够接受并支持的唯一理由。简言之,当我们团结并与世界分享团结,反犹太主义就会自动终止。

因此,为了保持我们的独立性并巩固它,我们需要致力于我们之间的相互依存,我们的相互责任,这是我们民族的座右铭。当我们建立起团结并努力遵循“爱邻如己”的宗旨,我们就值得在以色列之地上存在。

当谈及团结的好处,即使在《光辉之书》中有史以来可能最被误解的一段文字中也写得很清楚(Aharei Mot)“你们,在这里的朋友们,因为你们之前在互相喜欢和爱戴中,因此你们不会彼此分离…而且因为你们的功德,世界将得到和平。”

所以如果我们想要真正的独立,我们就必须培养我们的齐心协力和团结。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人类历史上最受迫害的这个民族的未来并不取决于武器,而是取决于培养互相责任,致力于实现全民族“爱邻如己”的状态,并将此状态分享到整个世界——所有的民族,种族和宗教。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