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见到的《犹太七色光》一书是经出版社大删大改后的版本,下面是该书原始版本的第一章。

古今中外所有国家的国内首要矛盾本质上都是贫富矛盾,唯有以色列是犹太人与巴勒斯坦人的矛盾。不过,按照毛泽东的“民族斗争说到底是阶级斗争”的说法,以巴矛盾似乎仍属于贫富矛盾。需要分清两类巴勒斯坦人。一类是拥有以色列国籍的170万巴勒斯坦人,他们享受以色列的高福利,很少闹事,甚至可以说近乎不闹事。另一类是没有以色列国籍的450万巴勒斯坦人 (西岸280万,加沙170万) ,其中45%的人每人每天不足2美元,真正闹事的是这些巴勒斯坦人。世界各国每年都给巴勒斯坦政府起码10多亿美元、有时甚至近20亿美元的援助(物质援助未计入),可是据《福布斯》等西方媒体报道,这钱约20-30%经东转西转,最后都落入了巴勒斯坦官员的私人账号里,这是公开的秘密。广大巴勒斯坦人对自己政府的不满但却阴差阳错地把怨气撒向了以色列 ……

拥有以色列国籍的170万巴勒斯坦人享受与犹太人同等的待遇:孩子从3岁起免费入托(含免费午餐)、享受到高中毕业的免费教育、享受无休止的失业补助、免费医疗、老年津贴……。以色列议会内有十多名巴勒斯坦议员,甚至在以色列政府里有巴勒斯坦人副部长。这170万巴勒斯坦人没有必要闹事。在本书作者居住的小城、及周边几个小城的眼科巡诊大夫就是一名巴勒斯坦人。他的服务对象近乎100%是犹太人。这名巴勒斯坦大夫工作兢兢业业,赢得了广大犹太人的尊重和热爱。当年他是靠以色列政府的助学金念下了医学博士,如今每月24000谢克尔的工资(1谢克尔 = 1.7元)、是与之共事的犹太护士工资5500谢克尔的4倍多。再有,在我们小城医院拍X光片的一名巴勒斯坦青年的工资是13000谢克尔。这些巴勒斯坦人没有任何理由和动机闹事。在以色列像这样的巴勒斯坦人比比皆是。

说来奇怪,以色列国内的贫富矛盾不是很突出。因即使不工作,从政府得到的救济金足够吃饭、穿衣、住房。据以色列官方公布的数据,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有近一半其贫困原因是因为夫妇都不工作(懒惰),生活全靠政府救济。因懒惰至贫的穷人倒是心知肚明,不怨天尤人,很少因穷闹事。

纵观以色列的国内矛盾,除了以巴矛盾外,还面临其它诸多矛盾,比如左翼与右翼、宗教与世俗等矛盾。

(一)以巴矛盾

这是最主要的矛盾。两个民族厮杀了半个多世纪,积怨难解。严格来说,以巴矛盾不能算作是以色列的国内矛盾,因为真正闹事的450万巴勒斯坦人不具有以色列国籍,他们不是以色列的国民。

2-1

图1-1,当年这张风靡全世界的照片曾给和平带来希望。按照1993年的奥斯陆协议,7年后以方将归还95%以上的领土,巴方将在自己的建国纲领中删除“消灭以色列”的条款。可后来,双方都没遵守协议、反而越打越烈。人肉炸弹满天飞,2000年阿拉法特发动“全民大起义”,武装冲突骤然升级……

2-2

图1-2,”英雄”的巴勒斯坦青年。

2-3

图1-3,两个民族厮杀了半个多世纪之后,一座隔离墙拔地而起(以方称之为是护卫墙),但这墙并不能阻断两个民族的仇恨。

(二)以色列政府与犹太极端教派哈瑞第的矛盾。

不要认为在以色列只有阿拉伯人向以色列军警投石头,经常向以色列军警投石头的还有犹太极端教派的哈瑞第们。以政府与哈瑞第的矛盾由来已久,近些年愈演愈烈。(有关哈瑞第,详见本书第3章《一个怪异的犹太群体-哈瑞第》)。这些人虽数量不多(约占犹太人口的7%),但能量极大。在以色列报刊上几乎天天都有他们闹事的报道。

2-4

图1-4,向以色列军警扔石头的哈瑞第们。

JERUSALEM, ISRAEL ? NOVEMBER 6: (ISRAEL OUT) Ultra-Orthodox Jewish men throw stones during a protest against the upcoming Gay Pride parade November 6, 2006 in Jerusalem, Israel. Religious leaders from both the Jewish and Muslim communities have called out against the parade, due to take place in Jerusalem next Friday. (Photo by Uriel Sinai/Getty Images)

图1-5,向以色列军警投石头的哈瑞第们。

以色列政府与哈瑞第们的矛盾本质上是新与旧、现代与保守之间的矛盾。哈瑞第们极端信教、坚守僵硬刻板的古犹太戒律,经常集会指责政府这么不对、那么不是,指责当今实施的法律不符合古犹太宗教法,他们当中的极端者甚至认为犹太人根本就不应建国。为此,经常与警察发生冲突。

2-6

图1-6,哈瑞第们打出条幅“犹太教拒绝犹太复国主义、拒绝以色列国家”。

2-7

图1-7,哈瑞第们与军警对持。

2-8

图1-8,哈瑞第们中的极端者不满以色列政府,焚烧以色列国旗。

(三)犹太人左翼与右翼的矛盾

左翼与右翼的矛盾由来已久,建国前两拨人曾到了近乎开打的边缘。建国后两拨人在议会中经常吵得一塌糊涂,几乎在所有问题上都有分歧。在重大的问题上,比如对巴勒斯坦建国,左翼支持两国方案,右翼反对。对待约旦河西岸犹太定居点,左翼反对扩建,右翼力主扩建。对待宗教学校适龄青年服兵役,左翼力挺,右翼宗教政党坚决反对。在一些较小问题上,比如对待非洲非法移民,左翼宽容,右翼立主驱逐。

下边介绍2015年组成的第20届议会中的政党。

1)【利库德】

2-10

图1-9

党首:内塔尼亚胡(Benjamin_Netanyahu),美国裔,祖籍立陶宛。

位置:右翼,稍偏中。

政见:世俗(不信教)党。奉行国家自由主义、自由保守主义、犹太复国修正主义。强调定居点的权利,约旦河应是永久边界。巴勒斯坦人在自治的框架内可自由运行,但不作为独立国家,其外交、安全、移民、生态等活动应根据以色列的生存、安全和国家的需求加以限制。主张市场自由经济。反对两国方案,但内塔尼亚胡在2009年的讲话中隐含不反对巴方建国。可是在2015年的竞选演说中,巧用外交词令,强烈表现出只要他当政、巴勒斯坦人休想建国。但赢得大选后他又解释说,他没说过绝对不同意巴勒斯坦人建国,只是目前条件尚未成熟。

2)【犹太复国主义者联盟 】

该党是工党和运动党的联盟。

­   〖工党〗

2-14

图1-10

工党党首:赫尔佐克(Isaac Herzog),北爱尔兰裔,祖籍波兰。

位置:左翼偏中。

政见:鸽派。与内塔尼亚胡的“新自由主义”相反,该党在2006年后一直把国计民生放在首位。奉行民主社会主义、劳工犹太复国主义,支持两国方案。该党是“社会党国际”、“进步联盟”与“欧洲社会党”成员。

〖运动党〗

2-15

图1-11

运动党党首:利夫尼(Tzipi  Livni),波兰裔

位置:中间、偏左。

政见:倡导和谈。和谈应分3步,1)确保与美国协调,2)以欧盟为背景,3)与巴方直谈。不可与哈马斯谈判,除非哈马斯放弃恐怖。早日完善基本法(注,到目前为止以色列没有宪法)。强调环境保护。赞同增值税。取消对约旦河西岸犹太定居点及犹太正统教派的财政补贴。正确对待极端教派人口的过度增长。容忍同性恋。

3)【阿拉伯政党联盟】

该党由巴勒斯坦人的4个小党,阿拉伯联阵、和平与平等民主阵线、国家民主联盟、阿拉伯复兴运动,联合组成。

download

图1-12

党首:奥得赫(Ayman Odeh),他原本是和平与平等民主阵线的党首。

位置:(很难界定,议会中的巴勒斯坦政党与犹太政党完全敌对。如果一定给出一个左、中、右,大概应算超级左。)

政见:立即结束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侵略和占领,无条件归还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巴勒斯坦难民应回归故土,并赔偿损失。

4)【未来党】

2-13

图1-13

党首:拉皮德(Yair Lapidary),南斯拉夫-匈牙利裔。

位置:中间偏左。

政见:应协调不同教派,正统派、改革派、保守派、重建派之间的关系,使犹太教成为多元化宗教。非正统教派的宗教法庭可行使犹太皈依。祈祷时应男女平等,妇女可在哭墙做宗教祈祷。承认同性婚姻。强调民生,反腐,消除贫困。同意两国方案,但要保留东耶路撒冷及较大的犹太定居点。犹太宗教学校的适龄学生一定要服兵役,应把逃避者投入监狱。

5)【全民党】

download (1)

图1-14

党首:卡龙(Moshe Kahlon),利比亚裔。

位置:中间。

政见:经济平均主义。政府应资助小企业与大企业竞争,打破大企业对价格的垄断。首先应降低人们生活成本,其次才是和平进程。在保持疆土的前提下,支持两国方案,反对扩建犹太定居点。支持同性恋婚姻及吸食大麻合法化,

6)【犹太家园党】

2-12

图1-15

党首:贝内特(Naftali Bennett),美国裔。

位置:极右

政见:该党是现代正统犹太教徒的集合体。奉行宗教犹太复国主义,坚持以色列应是犹太人国家,防止以色列成为“公民国家”。加强对青少年的宗教复国教育,给每个孩子平等成长的机会。鼓励自由竞争,减少中产阶级的税收。反对由高等法院裁决国家重大决策。应提升犹太宗教法的地位。反两国方案。应改善以色列的国际地位。绝对不能容忍同性恋。

7)【沙斯党】

2-18

图1-16

党首:戴瑞(Aryeh Deri),摩洛哥裔。

位置:右翼。

政见:犹太宗教法是一切行为准则。领土是小,生命是重,反对冻结定居点,支持大耶路撒冷计划。反同性恋。与巴勒斯坦谈判时,应把1948年前被阿拉伯国家赶出的近50万犹太难民的经济赔偿作为筹码。该党党名是“赛法迪(托拉)卫士”的简称,其成员是周边阿拉伯国家及北非裔。

8)【联合托拉犹太教党】

Israeli Israel Health Minister's deputy, Yakov Litzman during a Discussion about Israel's policy in providing dental care to civilians in the Israeli Knesset on December 15,2009.photo by Abir Sultan/Flash 90 *** Local Caption *** éò÷á ìéöîï áøéàåú ùéðééí éùéáä ëðñú

图1-17

党魁:黎茨曼(Yaakov Litzman)德国-波兰裔。

位置:右翼。

政见:保持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现存状况。对被占领土及犹太定居点未有观点。该党是两个欧美裔犹太宗教党的联合体,但两党意见并非总是一致,不过一直联合竞选。2004年曾分裂,2006年又联合。在政见上与沙斯党有很多相似之处,只是沙斯党是周边国家及北非裔,联合托拉犹太教党是欧美裔。

9)【以色列我们的家园党】

2-11

图1-18

党魁:黎伯曼(Avigdor Lieberman),摩尔多瓦裔。

位置:右翼。

政见:对巴勒斯坦及伊朗核武等所有方面均持强硬立场,要求拥有以色列国籍的170万巴勒斯坦人做效忠以色列的宣誓,否则自动丧失以色列国籍。呼吁政治改革,立法应与行政分离,加强问责制。虽然不主张宗教与国家分离,但极力倡导世俗。支持民事婚姻(即办理结婚手续无需经犹太宗教法庭)。非正统教派的宗教法庭可行使犹太皈依。安息日可开公交车,一般商店可卖猪肉。

10)【力量党】

2-16

图1-19

党首: 嘎勒-昂(Zahava Gal-On),立陶宛裔。

(由于该党在2015年大选中由上一届的6席减到本届的5席,嘎勒-昂主动承担责任,宣告辞职。到本书脱稿的4月10日,她的辞职未在党内通过。)

位置:左翼。

政见:倡导社会民主、温和、世俗、民间自由。以色列应成为社会民主、福利国家,反剥削。应政教分离,宗教自由。赞同两国方案,应拆除绝大部分犹太定居点。

2015年3月17日以色列第20届议会大选有四大看点:

  • 这次竞选中的两大对手,利库德集团打出“国家安全牌”, 犹太复国主义者联盟打出“民生牌” 。近年来以色列房价疯涨近90%,导致民生问题日益突出,许多选民都对以色列经济甚为担忧。但选民心里清楚,无论谁上台,都很难扭转。利库德集团的胜选 (议席猛增12个) 表明,人们在考虑生活质量的同时,更应考虑生命安全,考虑如何应对像伊朗、黎巴嫩真主党和哈马斯这样的对手。
  • 以色列我们的家园党在这次选举中惨败,议席减少7个。该党主要是前苏联移民。这些移民在前苏联体制下成长起来,其思维模式与西方相距甚远。在对待巴勒斯坦问题上过于强硬,往往遭到犹太左翼政党(比如工党)的严厉批评。这次选举似乎表明该党民众的观念正悄悄向西方靠拢。
  • 这次竞选的另一败家是拉皮德的未来党。在上次2013年大选中,成立仅一年的该党旗开得胜,一举拿下议会中的19个席位。拉皮德得意忘形,一年多来不断挑战内塔尼亚胡,向总理宝座进发,令支持他的选民十分失望。
  • 在这次竞选中,内塔尼亚胡说“右翼政府正处于危险中。左翼的非政府组织正在把阿拉伯选民们往大轿车上招呼,动员他们集体去投票。” 此话的含义十分清楚,即犹太左翼为赢得大选,不惜动用阿拉伯人来围攻犹太人。此话立即招来各方批评,甚至招来同属利库德集团的总统利夫林的指责。当今,拥有以色列国籍的巴勒斯坦人有170万,按人口比例,他们应在以色列议会中拥有24个席位,但他们多年来只拥有11-12个。这是因为多数巴勒斯坦人对选举没兴趣,他们觉得选来选去反正最后都是犹太人掌权。如果巴勒斯坦人真地拥有24个席位,受威胁的不仅是犹太右翼,而是包括左翼在内的整个犹太民族。但是按照人类普适价值,动员自己的国民积极投票,不仅没错,还应倡导。 以色列就是这样一个矛盾重重的国家,当民族矛盾与人类普适价值发生冲突时,作为民主国家的以色列,往往在道义上普适价值占上风。迫于压力,大选后内塔尼亚胡不得不向巴勒斯坦选民道歉。

随着形势的发展,新观点、及利益冲突不断发生。反映到议会中,是新党不断产生、老党反复组合。发生在今年(2015)3月的大选就是因为左翼与右翼的争斗不可开交,政府没法正常运行,被迫提前两年大选(正常情况下每4年一次大选)。起因是在2014年10月以色列内阁通过一项决议,认定以色列是犹太人的国家。内阁中的左翼政党坚决反对,认为这是对巴勒斯坦人权的侵犯,但没能阻挡住。内阁中左翼的部长拉皮德、利夫尼等拒绝参加内阁会议,以示抗议。内阁居然40多天开不起会来。总理内塔尼亚胡被迫解除这两名部长的职务,导致本届政府垮台。在以色列左翼与右翼的争斗反反复复持续了几十年,从民间到议会,又从议会到民间,只要以色列的政体不变,争斗将继续下去。

2-20

图1-20,2013年11月23日,右翼(左)与左翼(右)活动分子在东耶路撒冷争吵。

2-21

图1-21,2009年8月19日,犹太左翼活动分子到西布伦,反对犹太右翼分子在那里修建犹太定居点,遭右翼分子(左)的撕扯。

2-22

图1-22,犹太左翼分子与巴勒斯坦人联手反对修建隔离墙。

(四)贫与富的矛盾。

虽然以色列国家统计局给出以色列全国有近1/4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有10%的人在挨饿,但实际状况远非中国人想象的那么严重。单从这两个数字上看,按照中国人思维,以色列人的生存状况甚至不及非洲的一些极贫国家。其实不是,以色列的贫困线是按照西方国家标准划出的,国家把接受食物援助的人统统划入挨饿人群。

本书作者退休以后,每天在依希瓦(宗教学校)学习塔木德,我的学习伙伴(哈夫卢萨)是一名42岁的哈瑞第,6个孩子,夫妇都不工作。每月从政府拿3200谢克尔的补助(以下数字均为谢克尔),从学校拿1200的补助,总共4400的收入不及政府规定的8口之家贫困线10402的一半,但他一家的吃穿住都没问题。住90多米的廉租房,租金120。水电煤气享受优惠后总共近300。若面包、青菜、肉、蛋奶全家吃足约3500。这样算下来,最后只剩近500来维持吃住以外的花销,显然远远不够。所幸的是每月好几个救援组织给他送基本食品,主要是面包、青菜,有时还有肉鱼蛋。这样他花在吃上的钱每月可省下近2000,有这2000应付日常花销,日子虽不富裕、但完全过得去。说来滑稽,由于好几个组织给他送食品,他的青菜吃不了,常把多余的菜送给我。

在繁华的大街上偶见个把乞丐(在62万人口的耶市,乞丐总共不过3-4名),其实政府给他们的补助足够基本生活,他们行乞、为的是要些零花钱。

2-23

图1-23,一名在耶市中心市场行乞的乞丐。

People waiting in line for food packages at a distribution center for needy in Lud on September 11, 2012, ahead of the Jewish holiday of Rosh Hashanah. Photo by Yonatan Sindel / Flash90

图1-24,领取节日救济食品的人大多是前苏联的老年移民。节日救济食品比平时的救济食品质量高得多,肉、蛋、奶制品量很大。

多年来,大约平均每5-6年就涌现一次较大规模的抗议高物价、要求涨工资的游行和罢工,最后政府做些让步、劳方降低点要求,都和平解决了。

2-25

图1-25,2011年7月30日大游行,抗议高物价。

2-27-1

图1-27-1,在特拉维夫中心火车站外的草坪上,反腐败静住已持续3年了。本书作者在这里询问一对约40来岁的夫妇,他们住这里的帐篷已两年多。我问他们干什么工作,他们说没工作。我说“No work,no money”。他们说“政府天天偷我们的钱,我们就偷政府的钱。”我问他们怎么偷政府的钱,那男的眉毛一扬、嘴角一撇,冲我神秘地一笑。

2-27-2

图1-27-2,静住。

自上世纪80年代初一直到本世纪初的每次罢工,最后代表劳方与政府谈判的都是一个叫佩雷茨(Amir Peretz)的人,其间他一直是以色列劳工联盟主席(Hstadrut),相当于中国的工会主席。

2-28

图1-28,佩雷茨(Amir Peretz)

这位佩雷茨1952年出生于摩洛哥,1954年举家移居以色列,没受过系统、良好的教育。年轻时在基布兹里种花多年,后投入工运,成为一名工党成员,在工党内,慢慢升了上来。2005年9月,在工党内意外地击败了老牌政治家佩雷斯,成为工党主席。2006年与奥尔莫特的前进党组阁,出任国防部长。是年爆发了第二次黎巴嫩战争,在这次战事中,以军的应对遭到了全社会上上下下的严厉批评。特别是身为国防部长的佩雷茨视察前线时,居然举着镜头盖没打开的望远镜,装模作样地瞭望,遭到全社会的嘲讽和谩骂。当了不足一年的国防部长很快被轰下了台,并在工党内名落孙山。

2-29

图1-29,这张风靡世界的照片,成为人类战争史上永恒的笑柄。

(五)世俗与宗教的矛盾。

当今以色列的多数犹太人不信教,信教的犹太人只有37%-38%,多年来这两拨人一直在斗。信教的人指责不信教的人违背犹太民族传统,不信教的人指责信教的人僵化保守。在20世纪上半叶,这两拨人近乎到了战争的边缘。以色列建国后,两拨人的矛盾有所缓解,但仍摩擦不断。在不信教群体中,当今常向信教群体发出挑战的领军人物是当今的外交部长黎伯曼。在信教群体中,回击黎伯曼的领军人物是前塞法迪派最大的拉比奧瓦迪亚·约瑟,这位拉比把黎伯曼称为“恶魔”。

作为犹太教徒必须严守犹太戒律,犹太戒律有613条,在现代社会守这些戒律非常困难。其中有3条守起来最困难。(有关犹太的613条戒律,参见《生活在约旦河西岸》一书附录四)

1)守安息日。在安息日有39类禁做的工作,单从不能生火这一项就衍生出不能坐汽车、不能使用所有电器等几十种不能做的工作。

2)不吃不符合犹太标准的食物,只能吃有“柯尔”标记的食物(柯筛尔一词见本书“犹太人的信仰及习俗”一章)。柯筛尔标记分为两类,一类是有拉比委员会认证的柯筛尔标记,一类是无拉比委员会认证的柯筛尔标记。一般教徒认为只要有柯筛尔标记就可食用,但极端信教的人只食用有拉比委员会认证的柯筛尔食物。

3)夫妻生活互洁。妻子行经期间认为是不洁,夫妻不仅不能同床,甚至连妻子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不能触碰,更有甚者,连妻子触碰的食物都不能食用。

在现代社会,守住这些古老的犹太戒律非常困难。尽管如此,但据以色列国家统计局给出的数字,信教人数在缓慢增加。在现代社会,各类矛盾和冲突越发激烈,许多人试图用回归传统的办法寻求解决。

2-30

图1-30,一名袒胸露背不信教的妇女斥责一名哈瑞第。哈瑞第们往往指责闯入自己聚居区的过分裸露的妇女着衣不当。结果往往招来一通训斥。在现代城市、比如特拉维夫的大街上袒胸露背的妇女比比皆是,哈瑞第们没有胆量到那儿去指责。

2-31

图1-31,在以色列,所有的神圣场所都要求着装一定要整齐。图为在哭墙的入口处,一名工作人员(白上衣、黑裙、戴草帽者)要求一名上臂裸露的妇女(穿白背心者)着装要整齐。工作人员身后桌面上的朔料袋内是专为裸露妇女准备的黑披肩。

2-32

图1-32,这名上臂裸露的妇女拿着工作人员送上的黑披肩离开

2-33

图1-33,一名上臂裸露的妇女边穿黑披肩、边嘟囔,有点不情愿。

(六)犹太人内部,欧美裔与周边国家裔的矛盾。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融合,至今在以色列上层社会欧美裔仍居多,底层大多为周边国家裔。在海法理工大学、特拉维夫大学等名牌大学,绝大多数教师和学生都是欧美裔。据2014年的统计数据,欧美裔有42%的人高于以色列平均工资(9018谢克尔),周边

国家裔只有9%高于以色列平均工资

2010年6月17日,10万多名哈瑞第(基本上是东欧裔)分别云集耶路撒冷、布内-巴拉克(紧靠特拉维夫的东边)、拉姆累监狱(离特拉维夫东南不远),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抗议以色列高等法院的裁决。

起因是周边阿拉伯国家裔子女想入读欧美裔学校,学校拒绝。事情闹了很久,最后闹到了以色列高等法院,法院裁决学校无权拒绝、必须接收。学校继续抗拒,法院于6月16日下令逮捕35名欧美裔家长,投入拉姆累监狱,于是引发了欧美裔哈瑞第们的抗议。

这所名为“伊马努埃尔”的女子宗教学校,由立陶宛裔的斯罗尼姆(Slonim)创立于上世纪80年代。为什么周边阿拉伯国家裔的人想入读这所学校?原因很简单,欧美裔学校教学质量高。

示威的哈瑞第们当然不敢亮出“种族歧视”的底牌,他们面对电视镜头慷慨激昂地说“我们不是种族主义份子,我们的子女绝不能与‘安息日冒烟’的家庭子女坐在一起学习。”所谓“安息日冒烟”是指在安息日点火,即不守犹太戒律。其实,那些想入伊马努埃尔女子宗教学校的家庭不仅都信教、而且还都严格信教。把她们斥为不信教,站不住脚。

?????????????????????????????????????????????????????????????????????????????????????????????????????????????????????????????????????????????????????????????????????????????????????????????????????????????????????????????????????????????????????????????????????????????????????????????????????????????????????????????????????????????????????????????????????????????????????????????????????????????????????????????????????????????????????????????????????????????????????????????????????????????????????????????????????????????????????????????????????????????????????????????????????????

图1-34,一名示威者把自己拷起来,抗议逮捕欧美裔学生家长。标示牌上写道“我宁愿为我女儿的教育去坐牢。“

??????????????????????????????????????????????????????????????????????????????????????????????????????????????????????????????????????????????????????????????????????????????????????????????????????????????????????????????????????????????????????????????????????????????????????????????????????????????????????????????????????????????????????????????????????????????????????????????????????????????????????????????????????

图1-35,军警与欧美裔示威者。

2-36

图1-36,一幅讽刺周边国家裔子女想进入欧美裔学校的漫画。

(七)信教群体内部的争斗

犹太教的一些教规明显地带有性别歧视,比如,女教徒不可披祈祷大披肩,不可戴菲林(犹太祈祷方盒),不可抱托拉卷轴等。一些勇敢的女教徒冲破禁锢,向陈腐的犹太教规挑战,结果引来男教徒们的咒骂。

2-37

图1-37,一名男教徒指责一名披祈祷大披肩的女教徒。

Religious Jewish women which are part of the Women of the Wall organization wear tfillin (prayer shawls) and tallit as they read from the Torah and pray at Robinson's Arch, near the Western Wall in Jerusalem. The WOW organizes women's prayer groups at the Western Wall at the start of every new Jewish month (Rosh Hodesh). Jewish ultra orthodox communities oppose women's singing in the presence of men, reading from the Torah, and wearing the ritual garments and objects traditionally associated with men. March 12, 2013. Photo by Miriam Alster/FLASH90 *** Local Caption *** ðùåú äëåúì èìéú ðùéí úåøä

图1-38-1

2-38-2

图1-38-2,勇敢的女教徒冲破禁锢,披上祈祷大披肩、佩戴台菲林、怀抱托拉卷轴,在西墙祈祷。

2-39

图1-39,一名男哈瑞第在西墙、跳上男女分界区的护栏,斥责冲破禁锢祈祷的妇女,受到军警的制止。

(八)以色列与非洲非法移民的矛盾

自2007年、特别是2010-2013年,涌入了大量非洲非法移民,主要是苏丹人和厄立特里亚人。他们跨越以-埃边境的铁丝网,进入以色列,目前已达6万多人。起初以色列政府的态度是默许,这些人穿过铁丝网后,以边防军只对他们进行简单的登记,就放进来。结果犹如滚雪球,铁丝网外人潮滚动。以色列被迫加强防备,加高、加固边界铁丝网。以埃边境绝大部分处在沙漠之中,滞留在铁丝网外的非洲人生存困难,以色列边防军不得不隔着铁丝网给他们送水送饭。以色列的一些左翼民间组织也自发来到边界,给境外的非洲人送水送饭。

以色列最初为什么允许他们进入?原因有二,1)苏丹国内发生战乱,南苏丹要求独立,出于人道,接受难民。2)以境内的一些脏苦累的活原本基本上都是由没有以色列国籍的巴勒斯坦人干,苏丹人进入后可以顶替巴勒斯坦人。

人们不会忘记以色列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在上世纪70年代曾接受了270多名越南难民,要知道当时以色列的犹太人口只有200多万(日本作为一个有一亿多人口的大国只接受了500多名越南难民,瑞典接收了约4000多名越南难民)。许多以色列左翼人士对涌入的非洲人十分同情,他们说“当初我们都是难民,我们最能体谅难民的艰辛”。特拉维夫中心汽车站外的大草坪成了这些非洲人的聚集地,本来绿油油的清洁草坪,如今变成了黑压压的一片,黑人们懒散地或坐或躺,每到饭时都有以色列的一些左翼民间组织给他们送饭。黑人们也不知道珍惜粮食,饭菜扔得到处都是,甚至随地大小便,臊气熏天,卫生状况极差。当地的以色列店铺纷纷关张、转移。麻烦还远不止这些,在黑人聚居的南特拉维夫地区犯罪率大幅上升,偷窃、抢劫、甚至强奸时有发生。2013年初的大选期间,南特拉维夫的当地居民举行声势浩大抗议游行,砸毁苏丹人开的店铺,高呼“南特拉维夫已变成了南苏丹!”,要求政府驱赶非洲非法移民。政府不得不出动大批警察维持秩序。2013年12月,以色列议会通过一项决议,认定这些非洲人绝大多数都不是难民、而是非法的经济移民,以色列国家不能接受。但以色列政府并不强行驱逐他们出境,而是规劝离境。以色列议会的决议激起了这些非洲人的抗议,在2014年1月,非洲人先后在特拉维夫的拉宾广场举行近2万人、在耶路撒冷的总理府外举行6000人的抗议集会,抗议以色列政府未给予他们作为难民的合法权利。本来以巴冲突、伊朗核危机等就够以色列政府挠头的了,如今又来了个非洲非法移民问题。若以色列不是民主国家,本不会有这问题。即使有了,也容易解决,比如强行遣送、严惩雇佣非法移民的雇主等。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全是以色列的“民主”惹的祸。

2-40

图1-40,在以色列-埃及边界的铁丝网外,伺机越境的苏丹及厄立特里亚人。

2-41

图1-41,越境。

2-42

图1-42,哇,黑压压的一片!近2万非洲非法移民于2014年1月6日在特拉维夫的拉宾广场集会,抗议以色列政府未给予他们作为难民的合法待遇。

2-43

图1-43,非法移民示威游行。

尽管以色列国内矛盾重重,但总体上却是一个十分和谐的国家。在犹太人内部尽管有世俗与信教、新与旧等矛盾,但多数人能把握住自尊自律的原则。在坚持自己信仰的同时,不强迫他人遵从自己的信仰,甚至尊重他人的信仰。

2-44

图1-44,犹太正统教派中的极端者,妇女无论结婚与否都要把身体包裹起来。

2-45

图1-45,更有甚者,男人也要把脸遮住。

2-49

图1-46,现代与保守、世俗与宗教擦肩而过,和平相处。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