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宏观经济数据看来,以色列的经济运行良好,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处于低位,货币保持强劲(是好是坏有待辩论)。一些本土的创业公司也被国际公司看好收购。一个有趣的趋势是,亚洲公司开始在以色列寻找机会。由日本电商巨头乐天耗资9亿美元收购视频和音频即时通讯应用Viber可见一斑。这个增长的趋势还体现在中国公司收购了以色列家喻户晓的Tnuva等品牌。最近,一家新加坡公司收购了Tambour涂料公司。

同时,高科技行业目前的情况却像在某种程度上重演了2000年的泡沫。值得注意的是,那个时候,处于早期阶段的创业公司没有一分钱的营业额却价值至少有数亿美元(你可以称之为“眼球”效应)。这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形成了退出文化现象,在2000年达到顶峰,在崩盘之后,引起了人们对整个商业模式的重新思考。眼球效应很快过时,许多公司重新开始老老实实地开发以基础设施为基础的产品和服务。同时,遵守已经确定下来的公认会计准则。事实上,如果创业公司没有实质性的产品,它们不可能在2000年之后筹集到资金。这个趋势延续了五六年,直到2007年,形势逆转,谷歌、脸书和苹果的移动革命取得非凡成就,登上了中心舞台。

脸书公司的盈利模式主要基于用户,这个行业似乎在脸书的影响下又重新回归到旧有模式。事实上,Waze和Viber等公司能够卖出天价,主要原因是它们拥有数亿名注册用户。所以,毫无疑问的是,移动技术的进步,智能手机的普及正是这个趋势的主要推动力。但是,一个令人担心的明显趋势是,在过去数年,传统风险投资公司无力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大多数处于早期阶段的创业公司都把力量集中在互联网和移动应用上,它们所需要的资金比一些研发尖端科技(比如半导体或者医疗设备)的公司更少。风险投资公司似乎陷入了困境,无法吸引新的投资者来支持现在的投资组合或者为新的项目提供资金。许多投资都转向研发应用程序,投资者一心想着这些程序可能在将来某一天被谷歌或者脸书公司收购。现在存在一个很大疑问,那就是,这样的趋势还能够持续多久。

另外一个现象是网上职位搜索。绝大部分寻找雇员的公司主要集中在“社交”、“游戏”、“移动”、“广告”领域,很少会涉及到其他方面。这是一个真正的转变,一个从早期模式向更好模式的转变或者只是过去模式的重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面并不靠谱。

从正面来看,有积极的迹象表明,部分以色列公司正努力继续发展壮大,而不是选择退出。同时,他们努力朝国际化方向发展,而不是过早把自己出售。这样的公司需要得到支持。负责促进经济发展的政府和企业领导人需要做出迅速行动,支持当地风险投资公司,提高他们在传统型或者非传统型的高新技术行业的投资能力。随着新兴经济体高素质劳动力的出现,这些年来以色列的相对优势将会受到影响。以色列的长处,也就是在高水平研发方面的能力,必须得到维护。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