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大学都在宣传其在推动人类进步方面具备的独特能力。大学创造知识,促进创新,培养人力资本来助力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我从事高等教育工作近20年,其中很多年都在美国声望最高的两所高校任职。在这期间,我一次又一次亲眼目睹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没有什么慈善事业比投资大学更好。但是,自从一年前我担任了美国理工学院学会的常务副会长,我又有了新的发现:如果把钱投资给以色列的大学,那么回报将是大到无法想象的。

以色列大学的特色主要是来自于它的理念。正如以色列的很多机构,其大学真正在思想上做到了与众不同。比如在以色列理工学院的校园里,你可以感受到它对于培养自由精神的热衷,它对于不同思想的接纳,以及它对于突破过去、挑战极限的决心。相比起美国的大学,它们在这方面的投资仅是很小一部分。所以我的以色列同事们总是说,他们知道如何做到“事半功倍”。

拿理工学院的医学院举例来说,在那里全球著名的研究人员和来自不同工科背景的研发团队共同合作来攻克地球上最复杂最致命的病症——癌症。研究团队独特的方法以及和附近Rambam医疗中心的紧密联系使得实验室的成果可直接应用于临床实践。该团队已参与研发了很多扭转格局的药品——如Velcade,它的研发是基于诺贝尔医学奖的获得者阿夫拉姆•赫什科(Avram Hershko)和阿龙•切哈诺沃(Aaron Ciechanover)教授的研究成果,到目前为止已经拯救了无数确诊为多发性骨髓瘤的癌症患者的性命。

相比起美国同样规模的大学,以色列理工学院的预算仅是冰山一角。这种不同之处不单来源于以色列的教职工的薪水较低,或学校基础设施的修建和维护成本较低,同时还源于以色列大学完全不同的运作系统。如其它各项事业,以色列的创新实践都是基于需要而展开。教师们经常会分享一些他们相比国际同行运用较低成本实现创新的方法,而他们的科研质量丝毫不打折扣。以色列具有一套严格的制度淘汰低效运作,谨慎避免不必要或成本过高的实验。他们不断反省自己的工作以确保他们的每一分钱都实现最大化的价值。

以色列的创新实践为那些希望将投资最大化的用于育人和科研的慈善家带来了特殊的机遇。以色列理工学院的本科生的学费仅需几千美元——不到美国私立小学学费的十分之一。据此,经济学家估计,以色列理工学院在学生身上投资的每一美元都会为以色列的经济乃至世界的经济带来三倍到六倍的经济回报,同时还会在知识、创新、就业和治疗方法等方面带来巨大的利益。以色列理工学院每年的研发预算不到一亿美元,远不及美国领先大学,如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21亿美元),杜克大学(10亿美元),斯坦福大学(9亿美元),以及麻省理工学院(8.24亿美元)。但是,在国际大学排名、研究成果、技术专利等方面,以色列的大学丝毫不逊色于美国大学。比如,最近的一项调研就将以色列理工学院列为世界第六位最具科研创新的大学。

“事半功倍”可以用来形容以色列的很多大学。近期一项国际调查显示,以色列大学在世界计算机科学方面排名第二,在太空学研究方面排名第四,在生命科学研究中排名第六。以色列虽然人口仅有800万,其科研基金远低于其他国家,但取得的成就却令人瞩目。

研究表明,以色列的大学每一美元的科研经费会产生的专利申请比美国大学高出52%,比英国大学高出84%。用同样的比较方式,以色列大学可以达成的许可协议数量是英国和日本大学的两倍,是美国大学的十倍。

尽管以色列的高等教育机构在充分利用科研经费方面具有杰出的能力,但他们的成功也离不开以色列政府以及国内外慈善投资家长期不断的支持。比如,美国理工学院学会在过去几十年为以色列理工学院投资20多亿美元。然而,近年来随着以色列发展为教育和科研强国,预算紧张致使政府不得不有时减少对大学科研的资助,而政府的资助恰恰是以色列大学在国内外取得成功、做出贡献的基础。

随着世界各地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们致力于解决当前的巨大挑战,从气候变化到抗击癌症,以色列的大学将会利用政府和慈善家的投资创造巨大的收益。让我们期待未来会对以色列独树一帜的创新有加倍的投资,因为实践已经证明以色列的独特的思维方式已经取得了非同一般的成功。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