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几年,以色列的贪污腐败丑闻不断。当丑闻一个接着一个曝光,我和我最好的朋友就腐败问题又一次进行了讨论:现在腐败真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重吗?或者只是因为我们现在知道的更多?我们经常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地讨论这个问题。他在以色列的经验比我丰富,在政府的官位也比我高。相比之下,我对美国政治体制了解得更多。然而,我们每次讨论都明确得出同样的结论:我们也不确定。直到上周,我们才得出了一个不同的答案。当最新的政治丑闻在上周曝光时,我们一致认为这场辩论的结果已经水落石出了:以色列腐败问题真的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重。

当然,这个结论也引出了第二个和第三个一直困扰我们的问题:为什么以色列的腐败问题看起来这么严重?还有为什么过去几年的情况看似越来越糟?我对犹太群体或以色列曝光贪污腐败并不陌生,我在很年轻的时候起,就已经开始接触到官员对民众的剥削和欺诈。18岁时,我成为了所谓犹太事务局(其实是世界犹太复国组织的一个独立部门)一个小部门的主管。在那里,我亲眼看见一位和老板有染的秘书很快就被升为了助理主任。我看到,很多决定的初衷都不是为了组织着想,而是为了做决定的人的一己私利。我看到制定旅游计划的目的通常不是为了把经费减至最低,而是为了尽可能地延长飞行里程。十年后,在另外一家相关犹太组织工作的我甚至看到一位官员以娱乐性消费的名义提交了一份报销表格和一张收据,而收据内容竟然是在家得宝超市买的一把“螺丝刀”。如果这些例子还不具备足够的说服力,我母亲的表兄弟还和我分享了其在犹太事务局工作时目睹的渎职,而这一现象还在继续发展,他们也无法(出于政治原因)采取任何改善措施。还有很多很多类似的例子。当时,我就发誓不会步入以色列政坛,除非我自己是个富翁。

但是,上述欺诈的例子和上周曝光的贪污丑闻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我在年轻时首次见到的欺诈案例是权色交易,这一行为无疑早在大卫王时期就已经存在。此外,我还见过众多资金分配不当的案例。但我们今天要谈论的不是这个,而是整个利用政府中饱私囊的体系。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是什么导致以色列出现严重贪污?而且以色列还是经济与发展合作组织(OCED)的成员国之一。我认为有两个相互联系的原因导致了这一现象的出现。第一个原因是由于社会价值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1980年之前,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是以其成就来衡量的。然而不久之后,这一标准就开始发生变化,变化之大乃至财富几乎完全变成了当今社会衡量成功的最重要标准。在这一社会风气下,一个人如何获得财富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获得了多少财富,后者才是关键因素。我住处对面的街道一头矗立着一座大厦,那是特拉维夫众多华丽的大厦中的一座。我们的街道可以通向大厦的停车场,我现在还会惊叹一些经常出入该停车场的私家车的奢侈程度,包括奔驰、保时捷以及很多绝不会在30年前的以色列出现的车。过去,即便有人买得起那些豪车,他也会因为被人看到开着豪车而感到尴尬。如今,在通向停车场的转角处就有一间劳力士高端展览厅。难道没有其他更好的摆阔方式了吗?

社会观念的改变大大影响了政治体制。以色列很多政客一生都混迹政坛,除了少数职业军官外,以色列大多数议员从年轻时就成为了政客。埃胡德•奥尔默特(Ehud Olmert)和阿维格多•利伯曼(Avigdor Lieberman)都是从学生领袖开始他们的政治生涯的,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停下成为政客的脚步。他们还怎么去实现“新以色列梦”?这也是众多以色列政治精英需要思考的问题。美国的政客都是在收益颇丰的职业上取得成功后才步入政坛的,相比之下,以色列大多数政客通常是在年轻时就已经步入政坛。虽然大部分以色列人都认为议员的工资高得让人激动(为3.8万元,比全国平均工资的五倍还多),但说实话,一个人靠议员工资是不可能变成富翁的。

然而,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导致我们的政治体系成为了贪污的温床。由于以色列政客不用直接对其选民负责,于是出现了任人唯亲的现象,进而导致贪污腐败泛滥成灾。如今的以色列政客是通过一个人、一群拉比或少数政党活跃分子提名的,因此无需对其选民直接负责。恰恰相反,每个议员唯一需要负责的是讨他们政党领导者的欢心,至多就算上党内活跃分子。其他受命于特定政党的政客也是如此。我们的政治体系甚至都没有需要严格遵守的预算计划,有的只是一声令下就可以动用大笔资金的少数人。以色列政治就其本质而言,一直都存在或多或少的贪污腐败现象。如果说40年前的以色列政治只是小贪小污,那么今天迥然不同的以色列社会催生的腐败则给政府每个部门都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以色列的政治体系亟需改变。也许这次贪污丑闻的巨大数额会促使改变发生,但随着选举即将到来,而参与选举的又是那些老面孔,我担心改变很有可能在一时半会是不会发生的。改变是必须的,否则我们不需要外部的攻击就会自动崩溃了。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