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是中东地区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凭借人才、创新和效率打造了高科技经济。

吐故纳新是也。

以色列自然资源稀缺,好在具备创业精神,所以发展得相当不错。如果你在特拉维夫或耶路撒冷的富人区转一圈,你会看到时尚的服饰精品店、高级商店、豪华餐厅、别致的咖啡馆以及新款欧洲轿车,所有迹象都表明这是一个火力全开的经济体。

和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艰苦岁月相比,简直是天壤地别,当时以色列实施财政紧缩政策,陷入发展泥淖。那段时期很多以色列人住的都是破旧不堪的公寓,当局甚至直接把一些新移民塞进摇摇欲坠的帐篷里面。在那个年代,只有极少数以色列人有能力买到一辆全新的轿车或去国外度假。

但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2016年的以色列是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已经摆脱社会主义的束缚,完全接纳了资本主义。生活质量已达到相对较高水平的以色列纵情于肆意挥霍,甚至连基布兹农民也抛弃了他们简朴的生活方式。

但随着以色列大步向前,有相当一大部分以色列人被远远甩在了后面。特拉维夫北部的拉马塔维夫和荷兹利亚一派光鲜亮丽,中部阿兹里利购物中心的摩天大楼繁华闪耀,但根据耶路撒冷陶布社会政策研究中心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盛世背后却呈现了当代以色列一片不同的景象。

2015年,以色列获得两项“殊荣”——经合组织中贫困率最高的国家,收入不均严重程度位列第四。近五年前,数千以色列民众在特拉维夫市中心的罗斯柴尔德大道扎营,抗议不断飙升的生活成本,而陶布中心的报告提醒了我们,以色列亟需大刀阔斧实施改善措施。

毕竟数据胜过千言万语。

2015年,22%的以色列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其中三个以色列儿童中就有一个是贫困儿童。以色列所在的经合组织中,没有一个成员国像以色列一样深陷贫困的沼泽。2011年,以色列的贫困率为21%,当时社会抗议活动进行得异常激烈。

贫困人口绝大部分是常被称为“哈瑞迪”的超正统犹太人和阿拉伯女性,更加令人震惊和无法接受的是,仅20.9%的超正统犹太男性和22.6%的阿拉伯女性进入职场。

太多超正统犹太男性宁愿在犹太学院浪费时间也不去工作,只靠政府救济金糊口。他们这种做法有腐败的体制撑腰,体制中的超正统犹太政党从执政党中攫取巨额资金,以换取他们在组建联合政府时的支持。

学习《托拉》没有罪,但应设定一个上限,严格控制以色列政府支持的犹太学院数量。

因为由来已久的文化压力和缺乏工作机会,大部分阿拉伯女性都待在家里,导致以色列经济丧失了潜在的高效生产者,而这一后果是经济发展无法承担的。以色列阿拉伯群体不能一直活在过去,拒绝脱胎换骨。

超正统犹太和阿拉伯社区都需要进行深度改革。除非大批超正统犹太人和阿拉伯女性进入职场,开始实实在在为以色列做贡献,否则以色列中东经济大国的地位将不保。

这也引出了第二点。以色列的税后收入不均现象一度非常轻微,但那些日子绝对已经成为了过去式。随着以色列逐渐变成一个只有穷人和富人、特权和弱势群体的国家,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大。

也许其中有些现象是快速发展不可避免的产物,但就无业超正统犹太男性而言,问题出在以色列腐朽的联合政府制度上。而阿拉伯群体则是因为传统依然大行其道,对他们的发展百害而无一利。

以色列不能让自己被这些退步势力拖垮。如果以色列还想保住自己的竞争优势,为以色列公民提供平等的丰富人生的机会,那就必须进行一次大胆的改革。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